<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二章 爱娃(下)
    “我最近吃过牛排与红肠,感觉味道还不错……”霍夫曼笑道,“人是会变的,我小时候吃肉,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吃,现在又开始吃,你不会觉得接受不了吧?”

    “不!当然不!”爱娃高兴极了,“你的选择和决定我都能接受,只要你喜欢就好。”

    “或许还可以来一点红酒。”霍夫曼知道元首不给自己的女人讲太多政治上的事,但他能略微提一点,“现在我那些习惯察言观色的随从们总结出了规律能留下来陪我用餐的,是一等要员;如果同时还能陪我一起喝上几口啤酒或红酒,顺便还能开开玩笑,那是最红的要员!当然,我还是极端讨厌吸烟。”

    “阿道夫,你比以前更有人情味了。原来很多人都觉得陪你用餐是件苦差事,现在好了,估计挤破头都想留下来陪你用餐。”爱娃大笑起来,笑声很放松,“你能改变,我也能改变,我决定从明天起开始戒烟,不管你在不在场,我都不碰那个玩意了。”

    清晨醒来,霍夫曼感觉如释重负:他不敢说自己已爱上了爱娃,但至少已初步接受了他她为元首付出了全部,他不能对她不负责任,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更重要的是因为爱娃很好地接受了自己,丝毫没察觉出问题来或许这样子才是她希望的爱人吧?

    当他走入餐厅时,他的随员和秘书们已在餐桌前坐得整整齐齐恭候着他,他的位置在餐桌中间,恰好对着窗户正面,可以眺望着远方的群山现在一片白雪皑皑。在这里用餐时,左手始终是爱娃-布劳恩的位置,右手的女士每餐会轮换一次,女秘书都包括在轮换的范围内,今天坐在身边的是荣格夫人。

    元首的女秘书很多,但大家都知道元首在男女关系上是个正人君子,没什么绯闻,爱娃也不会这上面吃醋,况且大部分人爱娃都认识。不过出于敏感,她还是发现了好几个新面孔,比如科尔等几个副官。9月之后,元首副官群几乎换了个遍,同时还多了一个似乎有点脸熟的女子,当达尔格斯告诉她这是元首的新秘书兼数学助理海伦时,她惊讶了半天,最后终于记了起来,她看过报纸上登的照片,确切地说,很多时候她同别人一样只能通过报纸才知道元首在干什么这不就是霍夫曼去巡查防空基地时一起合影的那个小姑娘嘛!

    霍夫曼和众人打了招呼就随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早餐伺弄得十分精致,这也是霍夫曼第一次在别墅享用。白色的细瓷器上全是手工绘制的阿尔卑斯山花,如龙胆花、杜鹃花和欧洲构兰等这些都是根据希特勒的设计制造的。盘子中间是烫金的国徽和展翅的老鹰,左右两侧是用拉丁体写成的“a”和“h”,旁边配有闪闪发亮的银餐具也是按照元首的设计制造的,同样标有老鹰并镌刻着拉丁体的“a”和“h”。他的内心无限感慨,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坐在德国第一人的位置上,是欧洲最有权势和地位的领袖权力的感觉真好,习惯这种日子后如果再让他穿越回去过一名21世纪学者的生活,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失落感。

    除精美的餐具之外,餐桌中央还摆放着鲜花,全是柏林和慕尼黑的第一流花店提供的,且通过空运过来,在这样的寒冬里显得更是珍贵。当霍夫曼看到用长柄玫瑰、稀有兰科把餐桌装饰起来的场景时,他有深深的感触。更让他震撼的是,此刻在别墅周围,共有2000多名官兵在不分昼夜地守卫着(分成4班,每6小时轮换一次),而且还不能露出太明显的痕迹,为的就是在确保元首安全之余能让他享受一个放松的假期这才是独裁者的真实世界,他已经度过了最初的局促不安,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些在外人看来完全是正常的待遇。

    仆人们很快就把早点送了上来,品种很丰富,霍夫曼选了一些白面包和几片培根,要了一个煎蛋和水果沙拉,另外又选了一杯牛奶马丁-鲍曼当初在营建元首官邸时在山上建造了一个温室,每天都可提供新鲜蔬菜,还包括牛奶、鸡蛋、红醋栗和黑茶槽子汁以及葡萄和苹果汁,都是从农场运来的,蜂蜜是由上萨尔茨堡林区和克尔施泰因的蜂场分别提供的标准的特供产品。

    爱娃的嘴角抿着笑,她看到霍夫曼将培根全吃了下去,其他秘书或随员也没露出惊讶之色。而且霍夫曼在餐桌上话不多,不太像以往那样唠唠叨叨地发表演说,她笑得很开心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她确信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有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先生们,女士们……现在宣布一个决定,今天上午我会陪布劳恩小姐一起去滑雪,如果你们喜欢就一起同行,如果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

    霍夫曼的话音刚落,大家就一起欢呼起来难得有陪同元首一起放松的好时候,不管会滑不会滑,都愿意一起去开开眼界。

    霍夫曼原来的滑雪水平不算差,不过元首这具身体可不行,结结实实摔了好几次,让爱娃笑了老半天,好在一旁有根舍少校贴身保护,摔跤的样子虽然狼狈却丝毫无碍。当他终于掌握诀窍,顺溜地滑行起来时,所有人都兴奋地为他拍手叫好。

    只是没过半小时他就只能喘着粗气坐在雪堆上感慨:“看来确实要加强锻炼,才进行了这么几分钟就感觉体力吃不消了。”

    “哈哈,可能是因为你还没掌握诀窍,所以体力消耗很快,滑雪其实不算特别费力……”爱娃笑盈盈地坐在霍夫曼身边,“亲爱的,我今天特别高兴。”

    “因为陪你滑雪?”

    “不是因为滑雪而是因为今天你眼里全都是我,我很久没看你这么放松了,我由衷为你感到高兴。”

    “为德意志人民我付出太多了,不过现在好了,帝国的局势还不错。”说这话时,霍夫曼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如果是原定历史,现在已是兵败斯大林格勒、北非彻底失败的局面,自己不但成功稳住了东线的局势,还在北非和中东开辟了新局面,同时缓解了(如果不能称解决的话)制约德国最深刻的资源问题,无论当前也好、潜力也好,第三帝国的力量都不可同日而语,对元首这个位置他越干越有信心了不管将来如何,起码他不会在1945年5月失败。

    “这都是因为有了你。我前几天还看了报纸外面在分战利品,要么是女士睡衣,要么是尼龙袜,大家都很开心……”

    “你没分到是不是?其实我有铁十字勋章的……”霍夫曼哈哈大笑,“我让人给你准备了礼物。”

    “是什么?”

    霍夫曼让根舍拿了过来,一架最新的卡尔-蔡司照相机元首与爱娃最初是在照相馆认识的,而且爱娃非常喜欢照相。

    看到这个礼物,她兴奋极了,当场“咔嚓咔嚓”照了好几张周围景色,在熟悉摆弄之后,又将镜头对准了霍夫曼,示意他摆出滑雪的姿势来。

    这是热恋的男女经常干的事,霍夫曼微笑着照办了,然后爱娃又将相机递给根舍,示意他为两人一起拍几张照片,快门声中定格了爱娃歪着脑袋依靠在霍夫曼肩膀处、脸上满是陶醉表情的镜头。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10时许,就在爱娃意犹未尽地招呼休息完毕的霍夫曼再滑一轮时,达尔格斯却尴尬不已地站在元首面前汇报最新收到的电报:“统帅部和海军司令部报告,9时许,u-354潜艇发现了敌人舰队的踪迹,大致位置在熊岛正南方100海里处,天气比较恶劣,海面上能见度偏低,暂时无法进行空中打击,提尔匹茨编队已扑过去了……海军司令部准备启动‘彩虹’计划,根据您的要求,他们询问下一步行动指示。”

    “谁在一线指挥?”

    “库梅茨海军中将。”

    一听这个名字,霍夫曼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历史上断送雷德尔前途的就是因为失败的巴伦支海战役,而指挥战役的恰巧就是库梅茨。

    “告诉库梅茨,大胆且细心一点,不要太过于害怕损失军舰这是难免的,他的使命是想办法找到舰队并收拾他们。”霍夫曼想了一想,说道,“准备一下,2小时后回柏林去。”

    达尔格斯知道自己此刻一定很招人恨,所以不敢看爱娃的脸,只低头说了一声:“是!”

    霍夫曼这时恢复了果断,他知道巴伦支海战役有多么要紧,更不必说后面还牵涉到“海啸”计划的执行,于是他站起身来,搂住爱娃轻声说道:“我有重要的任务,必须赶回柏林去。”

    泪水已在爱娃眼眶里打转转,但她还是坚毅地说:“你去吧。”

    霍夫曼想了想,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爱娃耳畔悄悄说道:“等着我,过些天我要去意大利访问,到时候你可以一起随行以元首女友的身份……”

    爱娃的眼神中猛然绽放出异样光彩:“真的?”

    霍夫曼重重的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