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一章 爱娃(上)
    ps:本章写一下元首的感情生活,如不想看完全可以略过,不影响后续情节推动,谢谢支持!

    霍夫曼在最后时段的心不在焉很多人都看到了,普通随员认为是专家们讲得太枯燥了,不光是元首,连他们也听得哈欠连天,而凯特尔和施佩尔认为他是过于疲劳了,元首以前对技术问题是很关注的,有自己的主见也善于发现其中的问题,很少被专家们带到沟里去,今天的表现确实有点出人意料。不过考虑到他已连续高强度地工作了几个月,内要处置叛国集团,外要与盟军斗智斗勇,还要与盟友勾心斗角,最远甚至还到了埃及,这份辛劳他们都表示理解换一般人早就崩溃了。

    再说元首几天前就宣布要回贝格霍夫去度几天假放松一下,凯特尔和施佩尔都体会过临近放假时内心的渴望与焦躁,所以并没有多想什么,一个劲地劝元首好好休息放松现在战争形势很好,别说凯特尔与施佩尔这等铁杆心腹,连容克集团中向来对元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异议分子也不得不承认元首干得不错。

    不过霍夫曼没这么想,截击jw-51船队的事还牵动着他的心,他反复对凯特尔交代:“您要记得,一旦北极战事打响,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告诉海军司令部,不要胡乱给前线下指令,任何命令必须通过最高统帅部认可后才能下达否则我回来撤了雷德尔的职!”

    凯特尔眨着眼睛,不明白元首为什么忽然对海军元帅的火气这么大,但还是认认真真地答应了下来,然后目送着元首在警卫旗队护卫下登上了南下专列。

    霍夫曼今天流露出来的心不在焉并非人们猜测得那样是疲倦或者感觉枯燥,而是他心头压着更大的石头他要返回贝格霍夫别墅去见爱娃-布劳恩,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反复考虑、综合权衡之后的结果。

    爱娃几乎不到柏林来,也几乎不在公共场合露面,不是特别核心的高层根本不知道有这号人存在,但霍夫曼不可能真的对她不闻不问。事实上从8月末穿越算起来,除偶尔打打电话元首通常在上午8点到10点间给爱娃打电话,告诉她自己一切平安。如果电话打晚了,爱娃会非常担心。对她来说,元首每隔几天给她打一次电话,那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她除了想“电话什么时候会响?”之外,对正常的家庭生活几乎是一片空白。1940年代的长途电话效果可不怎么好,还有接线员在旁听,所以两人通常也说不了几分钟就匆匆结束了。

    元首已5个月没见爱娃了这创造了一个记录!各项工作紧张是霍夫曼不去与爱娃会面的理由,但更关键是他没在思想上做好准备。他接受了元首的地位、权势和政治,接收了元首的牧羊犬,但一直没想好该怎么面对元首的女人,以至于圣诞节、新年这些重要的日子他都奔波在外,躲在克里特岛指挥也好,在埃及访问也好,首要目的当然是为了国家大事,但未尝没有躲避爱娃的意图在里面。

    但现在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如果再不去见爱娃,他不知道爱娃会做出什么举动来爱娃曾因希特勒的冷落而两次自杀,他可不想听到第三次自杀的消息。虽然在理智上他认为接受爱娃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感情毕竟是一道难过的坎,身体是元首,灵魂却是霍夫曼,他不能无动于衷地顺其自然,他必须好好思考妥善办法这一思考就用了5个多月。

    他在反复考虑,爱娃毕竟很熟悉元首的人,而且还熟悉元首的一些私密,他不能露出丝毫破绽以免带来麻烦,同时现在他已有了改变,比如他开始尝试牛排与其他食物,他的副官和心腹手下已接受了这些改变,他必须要让爱娃接受这一点同时还不能起疑心爱娃对元首的认识可能还停留在5个月前,只有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他最后一点后顾之忧才能解脱。至于德国战败与纽伦堡审判什么的,他现在已无所谓了。

    在反复考虑的过程中,他的脑海里又情不自禁浮现起爱娃的点点滴滴来,这个为元首三度自杀(最后一次终于成了)的女人,他究竟该如何面对?

    火车开得很快,还没等他完全梳理清楚就已抵达了目的地,出于安全起见,负责安全的警卫旗队只告诉别墅方面这两天元首会回来,并没有明确通知时间,霍夫曼特意交代不要安排爱娃来迎接。

    进门之后,被惊动的爱娃下了楼,看到霍夫曼突如其来地站在面前,她怔住了,然后不顾一切地飞扑过来,首席副官达尔格斯立即屏退了所有人。

    “阿道夫,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爱娃的言语中有激动、兴奋还有隐约的哀伤。

    “这个……怎么会?”霍夫曼尴尬不已地笑笑,一边抱着爱娃,一边宽慰她道,“我的工作实在太忙了。你看,内部有人反对我,要暗杀我,外面有敌人虎视眈眈,我去了北非,去了埃及,还指挥部队……现在……”

    他本以为爱娃会有抱怨,没想到她一句话也没说,只说:“我知道,我知道……报纸我都看到了,当听到戈林是叛国集团的头头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很多年前就知道他有野心……”

    “这个……”霍夫曼宽慰他,“没事,这些都过去了,戈林也没你说的这么坏,他不过是被人利用了,但是……”

    “政治就是这样。”爱娃的语气开始平静下来,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这句话霍夫曼想了好久,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他在猜想这或许是希特勒当初清除罗姆与冲锋队时对爱娃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你太伟大了,那些关于你在埃及的报道和照片我看了很久,连标题都还记得。”

    “报纸怎么说的?”

    “不知道是哪个记者写的,写得很有趣,完全和别的报纸不一样《特大喜讯:德意志人民又添旅游好去处》,然后是一张你和意大利领袖两人在金字塔下的合影……”

    “哈哈哈。”连霍夫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有点意思。”

    “非常抱歉这么久都没来看你,作为补偿,我……”霍夫曼还没往下说,他的嘴已被爱娃封住了,然后是一顿热吻。

    缠绵好半天之后两人才分开。

    “我不要什么补偿,我只想要你陪我……也不用很久,只要几天就可以了我知道你的工作很忙。”

    面对这个通情达理的女子,霍夫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深深为自己对她的冷落而感到内疚。

    “你看,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了么,或许我应该放松一下,作为补偿,我打算明天陪你去滑雪……”

    “真的?”爱娃惊讶得合不拢嘴,“你说要陪我去滑雪。”

    霍夫曼知道元首不太热爱体育运动,爱娃却十分热爱,尤其是滑雪和跳舞,他当然要投其所好。就摆弄政治来说,十个霍夫曼或许都不是希特勒的对手,如果不是在1942年而是在1932年穿越的话,就凭霍夫曼那点政治手腕,他觉得别说摆平戈林与罗姆,能不能当上总理都是大问题,但在对付女人方面,他却有充分的经验,至少他谈过几次恋爱,和自己的太太相处得很快乐,也知道该怎么哄女人开心。更重要的是,爱娃在嘴角之间与自己的太太居然有几分想象,这让他的抵触情绪少了很多。

    “真的,现在这天气正是滑雪的好时候,你不是一直渴望去滑雪么,我们明天可以去尝试一下,也许这能让我放开工作彻底放松一下。”

    深夜时分,激情过后,爱娃趴在霍夫曼的胸口,说道:“阿道夫,你比以前厉害好多……”

    “是么?”霍夫曼尴尬地笑笑,“最近我的身体确实有点进步。一方面是埃尔温给我的建议,他说要多锻炼身体他的体格也不是很强壮,但身体很不错,就是一直锻炼的缘故,另一个原因是我上次受伤以后……”

    “你受伤了……”爱娃惊讶地掩嘴道,“我从来都不知道,厉害么?”

    “8月下旬时,我在东线摔了一交,没有伤口,只是昏迷了两天我没让他们告诉你,免得你担心。”

    “我记起来了,我记得你有半个多月没给我打电话,后来给我打电话时也心不在焉、语无伦次,我很担心你,很想问问原因直到发生叛国集团的事……”霍夫曼一句话也没多说,爱娃已自动把这些事情全给补上了。

    “其他医生也说我需要运动,我辞退了那个庸医他总给我注射莫名其妙的药物,现在每天我都出去跑跑步,另外……”霍夫曼沉吟了片刻,“为了改善营养结构,我开始吃肉了!”

    爱娃不知所措地瞪大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