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八十九章 交易(10)
    按工作条例,重大信件应该先由组织过目再转交本人,虽然一封日本回信说明不了问题,但既然要当小林光秀是自己同志,就不能不予以信任。最后太岳军区集体讨论后并经安子文拍板,决定打破惯例,回信先不拆封而直接交给小林光秀,由他看后再向组织汇报。

    “负责华北方面军后勤与辎重事宜的军官名叫大角中荣,他是东条一系的军官,东条内阁倒台后他也受到了牵连,意志十分消沉,现在他通过国内的大肆活动才保住了目前职位,不用去南洋送死。在参谋部工作时,我不但能了解到一些秘密情况,还知道他长期插手军械与辎重的黑市交易。”看完信后,小林光秀笑眯眯地说道,“信是他写来的。他不是反战同盟的人,他对钱更感兴趣,他只是高级军官们在台前的一个代表,身后有一张庞大黑网,所以才有人保他。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他不仅是我的学长,和我同是一个县出身,还有一点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因此,我对他有一些影响力。”

    “你不怀疑他告密或牵连到他?”

    “告密?有什么好告密的?反战同盟当中有人当了叛徒,组织破坏很严重,我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所以我才冒险借扫荡的机会脱离,否则一定会留下来多做点工作。所以大角犯不着来指正我,至于牵连,只要他没公开表示,光凭我的事是牵连不到他的,我在参谋部第二课的上级才会有麻烦。”小林光秀笑眯眯地说,“回信上说,他们内部通报我是不慎迷路后被俘虏——不算主动投诚,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也是要面子的人。”

    “你说日本内阁的首相换了,然后新首相在清洗旧首相的部下?”

    “东条当首相虽然只有一年,但在日本不算短,决定与中国开战的日本首相离职都好几年了。这次内阁变动与前几次还不一样,现在首相已被彻底架空,目前是陆海军‘举国一致’体制,任何决定只要大本营点头,政府部门必须无条件配合。这次上台的陆军高层是东条英机多年来的反对派——多田骏大将和石原莞尔中将,他们在大肆清洗东条一系的军官……所以应该说是军内一派在清洗另一派,而不是新首相清洗旧首相。”

    其他人听得云里雾里,深受党指挥-枪教育的安子文却是知道其中厉害的——现在日本可是枪指挥政府,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了。

    小林光秀递上回信,平静地说:“大角在信中提出要和我们做生意,可以卖军火给我们。”

    “卖军火?”安子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个人行为?”

    “华北方面军的组织行为,一批军官在想办法搞钱——如果都像现在这样,大本营领导换一下就要清洗一部分人,那这些高级军官必然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没钱他们是过不下去的。”小林光秀笑道,“日军的体制决定了军官吃不了空饷,但可以在军火上动脑筋——这事情和军阀卖军火给我们的性质一样。”

    “能搞到什么军火?”其他人急切地问了起来。

    “一般军火都可以,为让我们放心,他提出可以先收货、验货再付钱——他们和阎锡山也在交易。安书记,这么重大的行动,没有一群高级军官插手参与,您认为光凭一个后勤军官能干成什么?”

    安子文深以为然,从其他渠道传递过来的消息也是如此,日军确实又在和阎锡山在勾勾搭搭,后者一直号称要在三个鸡蛋上跳舞,与日方联系一直藕断丝连,现在看来,军火交易的可能性很大。

    太岳军区第一批交易的军火是步枪,大角开价1条中正式步枪配300发子弹大洋100个,如果一次性买100条,可以打9折,日本方面会负责送货,前提是要八路军保证送货人安全,可以收货后满意了再付钱。虽然也有人提议将这笔军火吞了了事,但安子文的目光显然要远得多——如果真能稳定交易,吞掉这批枪支只是蝇头小利,源源不断获得军火供应才最要紧。

    在收到100条步枪和相应子弹再加3挺捷克式轻机枪后,太岳军区咬咬牙凑了价值1万大洋的现洋和黄金送了过去。第一次交易成功之后,第二、三笔交易很快就顺理成章地达成了,中正式、三八式、掷弹筒、迫击炮、轻重机枪等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只要太岳军区开口,没什么是大角搞不到的,有一次大角还送了一堆破枪,告诉太岳方面算赠送的零件,喜得八路军上下合不拢嘴——加上手里的烂枪,拼拼凑凑也能折腾出几条好枪来。

    而几个主要领导对这种交易也十分放心,情报显示,阎锡山方面交易的力度更大,晋绥军掏不出更多的贵金属,干脆将粮食、棉纱、煤炭运过去交易,甚至都变成半公开买卖。

    但这一次交易显然不一样,日本要卖的不是军火,而是县城和伪军。

    “卖?”安子文疑惑地问道,“不是说日军很快要退出一些县城么?”

    “是要退出,但嫌伪军转移起来麻烦,他们不打算一起带走了——没有日军压阵,伪军只怕一个冲锋就会投降。”小林光秀解释道,“对日军而言,退出县城很简单,但对我们来说,由谁占领却是一个大问题。如是阎锡山占了县城并接收了伪军,在现在的统一战线体制下,八路军还能再去夺过来么?”

    “这个……”安子文迟疑了,“小林同志的想法是?”

    “阎锡山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他占了地盘之后具有天然优势,我们还能轻而易举地行动么?”

    其他人笑了起来:“那些地方就算鬼子交给阎锡山他能守得住?”

    “深入我方根据地的县城他当然守不住,如果处于两军交界地带呢?除了山西,还有河北、河南……”

    众人的神情严肃起来了,交给阎锡山还是小事,反正阎老西的力量也不强,可如果眼光放远一点,日军交给国民党军呢?

    “难道说,前段时间国民党吹嘘的大捷有很多水分?”从12月份开始,国民党报纸一个劲地宣称大捷,号称收复了20多座县城——如果大角的通报为真,莫非国民党已开始这么办了?

    “这么大的决策,我们没法定,必须请示上级,但可以委婉地把意见告诉中央。”安子文想了想,“其实花钱买个别县城吃不了大亏,光里面的辎重与伪军手里的那批军火就值这个价,我们也不需要都弄下来——只要把关键几个县城占住,军区在晋西、晋南的根据地就能连成一片了,对延安也是一个有力屏障。”

    正在众人热议间,有人匆匆忙忙进来,说道:“安书记,小林处长,我们刚刚又收到一封信。”小林光秀的正式职务是太岳军区联络处处长,所以有此称呼。

    “给我的?”小林光秀疑惑地问道,“处理信件的时间还不到啊?”

    “是。所以不是从指定渠道送来的,是通过我们在沁源县的紧急渠道过来的,标注十万火急。”

    小林光秀拆开一看,脸色微微一变,然后递给安子文:“是大角给我的私人信件,说有一批坦克要处理,问我们买不买?不买的话他全部处理给阎锡山了,如果我们要,可以给我们留5辆。”

    “坦克也卖?”包括安子文在内的所有太岳军区高层感觉跟不上思路了——日本人疯了吗?

    “这玩意他们卖了没问题么?这大角将军胆子真大啊……”

    “简单……弄个军火库大爆炸就行。”小林光秀面无表情地说,“不然您以为他怎么销账?”

    “快,立即发电请示上级。”

    就在太岳军区热烈商议的时候,北平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内,日军中国派遣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正和参谋副长中西贞喜少将正在悠闲地下棋,而大角中荣少将在一旁观战。

    “卖战车的信发出去了?”

    “是。”大角应了一声,“长官,我不明白,卖一般军火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战车也一起卖出去?我们方面军战车本就不多。”

    “大本营来了调令,让战车部队准备集结到菲律宾去——可能在那里接收新战车。”

    “纳尼?”

    冈村宁次淡淡地说:“你没留意看海军战报?”

    “这个……粗粗扫了几眼,没关心。”

    “联合舰队在印度洋大捷,前前后后弄了1400辆战车,几乎都比我们目前最好的97战车要好,大本营准备给战车部队换装,而这次要卖的94式豆战车大本营压根就看不上,用来当培训坦克都嫌差,干脆处理掉算了。”

    大角一惊:“这么多?德国人送的?”

    “大部分赠送的,小部分是联合舰队缴获的——听说缴获物资就价值10亿日元,用海军的话说,顶7艘大和号战列舰或20个甲等师团的装备。”

    “10亿。”两人眼冒金星,海军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