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八十八章 交易(9)
    ps:本段为中国相关内容,不喜者勿看,本来不放在这里,考虑书评区争论较多,提前放出来给大家看,本书后续和隐含推演我都想好了,但不方便剧透,请自行脑补,有关帖子我不满意会删除或锁定,谢谢理解。|

    1943年1月11日,中国山西省。

    “小林同志,您是说鬼子有意退出沁源县城?”太岳军区区委书记安子文用难以置信的口气问道。

    太岳军区成立时间不长,1940年1月,为巩固太岳区,加强该地区的军事力量,八路军第386旅总部特务团进入太岳区开展对敌斗争。6月,根据北方局黎城会议决定成立太岳军区,由八路军129师386旅兼军区领导机关,对外称太岳纵队,由陈赓兼任司令员,军区归属八路军129师指挥,下设3个军分区,安子文担任区委书记。

    “是的,不仅会退出沁源县城,还可能要退出更多县城……”坐在他对面,身着棉军装、带着眼镜,一副标准八路军打扮的小林光秀点点头,走到地图前比划道,“日军最新方针是收缩兵力、重点防御,在近期会主动退出山西西部、南部等一批县城,数量当在15个以上,具体名单、撤退时间表我目前还不清楚。”

    小林光秀是个神秘人物。1942年12月,日军在占领了以沁源县为核心的太岳军区大部分区域后,立即发动了针对性大扫荡,出动日伪军兵力高达2万余人,但就在大扫荡过程中,一个40多岁日军中佐突然脱离部队,并在半路上被太岳军区一支武工队截获。

    最开始时他是被当作俘虏看待的,由于他的军衔和身份,武工队连夜将他往上级机关送。然后,所有关注该事件的人都得到了一个令他们无比震惊的消息:小林光秀非但没有被俘虏的沮丧和动不动就像其他日本俘虏那样闹自杀,反而兴高采烈地宣布找到组织了。

    中国全国性的抗战如果从1937年开始算起,已过了5年半,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别说日本军官,就连普通士兵都没能抓到几个,而中佐级别的日本军官投诚,更是全国少有,在移送太岳军区时,安子文第一时间就审讯了他。

    “你是说,你是日本反战同盟组织在山西的骨干成员?”

    “是,确切地说,我是反战同盟在华北方面军的最高领导。”小林光秀能讲比较流利的中文,汉字也写得非常好,有些话说不清楚的时候他经常用文字来说明。他洋洋洒洒地介绍了日本反战同盟的历史与来历,并重点说明了目前开展的一些工作,还向安子文介绍了尾崎秀实与中西功的事迹,听得对方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日本?”

    “确切地说我不是,我只是日共的同情者和支持者,但不是日共,而且短期内也不考虑加入日共。”

    “为什么?”

    “我对日共的许多政策表示怀疑,日共反对大资本家、反对军国主义我是赞同的,但我不赞同拥护苏联。”小林光秀的口气很平淡,“在我看来,日本首先是日本人,其次才是。苏共为自己的利益要求各国听命于其毫不奇怪,也符合苏联人民的利益,但这不一定符合各国人民的利益。”

    在这一点上,自身政治水平不算差的安子文摆出了无产阶级利益一致性的理论,但几乎不可能说服小林光秀,因为对方提出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中东路事件。

    小林的问题是这样的:“中东铁路完全在中国境内,是沙俄帝国通过不平等条约从贵国手中取得的,苏联通过继承获得了相关利益,只问一句话,在看来,让苏联控制好,还是让奉系军阀控制好?我的答案是——奉系控制为好!奉系再怎么坏,也是中国人,苏联再怎么好,也是外国人。如果今天苏联为自己的利益而谋求控制中东路,将来就能谋求控制满洲——在国民党控制全国政权的情况下,如果有一天苏联占领了满洲,您认为满洲是继续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好还是作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好?”

    这问题安子文是不敢回答的,因为说了恐怕就有路线错误的嫌疑——现在可是整风时期,他不敢冒这个险。

    除中东路问题外,有关中日战争的事情双方也展开过激烈的辩论。

    用小林光秀的话说:站在日本的立场,其实很容易理解战争这件事。中国地大物博,资源应有尽有,人口不过4万万5千万,当然用不着也不想打仗,最好自己关起门来安安稳稳过日子。日本人口有8000万,却只能龟缩在小岛上,什么资源也没有,养活他们很困难,所以日本会不断发动战争夺取生存空间——中国一句古话叫官逼民反,日本很多农民的生活甚至还赶不上中国,放在世界范围内考虑,日本其实也是被环境所迫。

    他用一句俏皮话阐述了很多日本人的想法:“狼吃羊是不人道,可如果羊都保护起来不让狼吃,狼就饿死了,千万别告诉我说狼也可以改吃草……”

    在1940年代,大体也谈不上科技大发展,用技术进步来解决人口与生存问题这种思路,只能在既定框框里打转,所以就日本生存发展的问题,双方辩论过很多次也没法说服对方,小林光秀自己认为,中日两国之所以现在进入战争状态,是因为双方实力不对等,如果中国和日本一样强或日本和中国一样弱,就没有战争这回事。前者必然是双方联合起来共同反对欧美,后者必然是双方一同沦为欧美殖民地。如果有一天中国强而日本弱,中国也许不会打日本,但日本一定会派人向中国学习,正如“遣唐使”那样。

    在相关情报上报后,很多人都怀疑小林光秀是日本特务,但无论是李克农手下的干将深入调查还是向已在延安日共主席野坂参三(化名林哲)打听,都无法坐实特务这个身份。野坂参三在日本一直负责工人运动,理论水平比较高,同时还有共产国际背景,但他从没在军队服役的经历,因此他尽管能在整体层面上说清楚日本国内的情况,对日军内部情况却是两眼一抹黑。

    小林光秀却是个很实在的军人,日本整体情况他说不清楚,但日军内部的机密信息他却能娓娓道来,包括军队的编成、组织、装备、士兵训练、军官培养、后勤辎重等一系列工作洋洋洒洒写了几万字——他交代自己在华北方面军参谋部工作,因为懂中文还负责收集有关中国情报,这次就是利用战场督战的有利时机投奔过来的。

    随着调查深入,有关问询的主动权已掌握在了延安派来保卫干部身上,问题也越来越尖锐。

    “杀过中国人么?”

    “杀过……”

    “几个?”

    “不多,3-4个。我是中佐,而且大部分时间在参谋系统工作,基本碰不到直接杀中国人的事。让我直接开枪杀人的,也就3-4个,而且还是在支那事变(七七事变)以前,我在满洲担任中队长清剿游击队时候的往事,但我可以保证,我没杀过中国平民,也没有其他犯罪行径——再怎么说,我也是士官学校和陆大毕业的军官。”

    小林光秀的态度让大家很满意——这些问题一开始认为他会遮遮掩掩,但他很爽快地承认了,不但交代了有关时间、地点,还从侧面展示了东北抗日联军最终失败的过程。

    在扭转有关偏见和立场之后,八路军上下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参谋功底突出,步兵基本技能非常扎实。他的枪法很准,手榴弹投得非常远,太岳军区缴获了一些日军掷弹筒,能打准的士兵很少,但在小林光秀手中简直就是指哪打哪,目视范围内的固定靶4发内必然命中。在拼刺技能上,尽管已是40多岁的中年人,但对上三个八路军战士依然游刃有余。

    这种精湛的技能加上他在历次辩论过程的表态,使太岳军区上下认为小林光秀不是日本特务,如果是特务的话,应该是怎么低调怎么混入,而不会用如此激烈的争论引起争端。更重要的是,小林光秀很有本事——他能搞到八路军急需的军火。

    在沁源大扫荡过去之后,日军出来扫荡的日子就变少了,下乡频率越来越少,只龟缩在几个县城中,几乎对外面广阔的乡村地带不闻不问,任由大片“治安区”变成“准治安区”,再从“准治安区”变成“非治安区”,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蓬勃发展的抗日根据地——军火成了最急需的东西。

    在初步解除嫌疑后,为继续观察他,小林光秀就地分配在太岳军区工作,主要承担培训教育工作,负责开展全军区的正规化教育、帮助干部提高有关军事能力,他不但出色地完成了工作,还说能给根据地搞来军火,安子文虽然对此将信将疑,但也没有拦着,任由他给日军写信并索要10条步枪和2000发子弹,还规定了运送地点。

    到了指定时间,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和目标,八路军果然挖出了军火和回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