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八十六章 交易(7)
    ps:祝各位端午节快乐!

    在伊诺努总统还没有想好怎么回复德国外交代表团时,情报系统传来最新消息,大批俄军开始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进入波斯,从兵力来看似乎不少于10万,而且情报系统显示这些部队不是常年与土军对峙的一批,大概是从高加索方向增派过来的。

    “这消息可不太妙……俄国人不要顿河前线了?”

    “抽调10万兵力而已,俄国人还是拿得出的,德国人不也抽调了10多万部队入中东?单纯从兵力对比来说,俄国人还可以抽调更多。”

    萨拉若卢皱着眉头问道:“俄国人这是在推波助澜,他们在想什么?单纯为了保波斯?英国人都保不住波斯,现在靠俄国兵能管用?”

    “没你想得那么远,他们只要一部分波斯就够了。”伊诺努摇了摇头,用手比划了一下地图,“从摩苏尔出发去巴库只有700多公里,从我们这里走比从波斯走还方便,否则你以为德国飞机不断越境在干什么?”

    萨拉若卢惊呆了,他立即扑到地图前查看情况——显然,总统说的是对的。他忍不住冒出这一句:“派飞机轰炸?他们不要巴库的油了?”

    “有了伊拉克,或许还有波斯、沙特,德国人今后还会缺油么?”伊诺努冷笑道,“只要炸了巴库油田,俄国会损失一半以上的石油来源,一下子就会掐断他们的能源供应。而且700公里很远么?只要坦克打到距离巴库还有300公里的地方,俄国人就必须自己琢磨炸油田了——就像英国人在波斯那样。”

    “这么说,这次德国人对我们是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伊诺努苦笑道,“还有一个情况也必须考虑,从我们这里出发去巴库的路上还有大量山地土耳其人……”

    萨拉若卢没法接下一句,所谓山地土耳其人其实就是库尔德人,库尔德人聚集区跨土耳其、伊拉克、波斯、叙利亚四国,又以土耳其境内人数最多、面积最广,一直以来都在谋求或民族自治,甚至不惜用武力对抗,20多年来已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起义,每次都要费很大力气才能镇压下去。现在德国人已控制了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境内的库尔德人一定会谋求德国支持——换而言之,如果德国在土耳其得不到他所需要的结果,很可能会转过头扶持库尔德人。对德国来说,这样的举动和他们在俄国境内扶持乌克兰、哥萨克等没有明显区别。

    想象一个在德国武装扶持下的库尔德地区,萨拉若卢就不寒而栗,德国能送土耳其人这么多军火,就能送库尔德人更多的军火,反正他们缴获的东西多的是,这基本意味着库尔德人立于不败之地——一旦有风险,库尔德武装直接往伊拉克或叙利亚一躲就是了,难道土军还敢越境去打德国人不成?如果土耳其有这样的魄力和水平,早就接受美国人的援助对轴心国宣战了。

    “明天一早他们就会来拜见您,怎么办?”本来根据外交礼节,像凯特尔、里宾特洛普这个级别的外交特使当天晚上就应该由总统设宴款待,但因为德国方面声明是秘密出访,土耳其人也不想扩大事态,所以只由军方出面招待凯特尔一行——人员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他们今天还说了什么?”

    “凯特尔总长没多说什么,倒是里宾特洛普外长口无遮拦地说奇怪于我们对俄国人的态度,举了芬兰的例子、举了罗马尼亚的例子,暗示我们可以借机收复领土——甚至不必对英美宣战。”萨拉若卢苦笑道,“怎么办,这话连我都有点动心了,今天他们见了军方高层之后,一定会拼命怂恿他们——我又不能拦着不让见。”

    “美国人的5亿美元你不动心?”

    “动心,怎么不动心?可与国土比起来,5亿美元什么都不是,如果俄国人肯将领土还给我们,我情愿把5亿美元给他们,别说5亿,给10亿都行。”

    “让我好好想想。”一想起美国和德国的态度,伊诺努就觉得非常苦恼。

    在下榻的宾馆里,醉醺醺略带几分酒意的里宾特洛普问凯特尔:“您觉得我刚才说的他们听进去了么?”

    按照当初分工,由里宾特洛普负责为德国的战事进展和伟大胜利吹牛,然后肆无忌惮地拉拢土耳其军队高层投入对苏作战,而凯特尔的态度则相对“务实”,总用恰到好处的例子与事实来证明德国外长不完全是吹牛——德国确实在这么考虑,不过具体方案还有待于协调。这既充分表达了意图,又不会让土耳其人觉得很狂。里宾特洛普的酒没少喝,而凯特尔基本没怎么碰。

    “当然听进去了,没觉得他们之后的眼神都不一样么?”凯特尔笑道,“我们的坦克出现在伊拉克、出现在叙利亚就是最好的说明,这比什么样的言语都有说服力。”

    “您觉得元首的第一方案会有用么?”

    “有没有用接触一下就知道了,而且元首没指望一次就成功,我们给土耳其送点军火只不过是拉拉关系,如果土耳其人真这么廉价,他们早就下水了,好歹上次大战我们还提供了一艘战列巡洋舰呢……”凯特尔笑道,“再说第二方案不也在准备么?”

    里宾特洛普大笑:“现在形势很好,如果叙利亚这张牌再打出来,我不相信土耳其人能招架得住。”

    “听了我们的话,拿了我们的礼品,会有人给伊诺努总统施加压力的,有些话让土耳其人自己想比我们说更有用。军人和政治家考虑问题的立场不一样,军人总要冲动一点,伊诺努总统现在是政治家了,他不在这个行列。问题是他首先是个军人,没军队的支持,他就什么也不是。”

    “元首现在的外交策略真是出神入化啊。”哈哈哈哈,两人一通大笑。

    “不过,我倒担心土耳其人会狮子大开口。”里宾特洛普比划道,“如果他们尽提些我们没法答应的条件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但不严重,关键是土耳其人必须先表明立场。”凯特尔微笑道,“立场有了之后就不容土耳其人瞻前顾后了,给或者不给以及给多少的问题只是个技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