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浮空城 > 第五十六章 祭献3
    黑暗中。

    一阵古怪的悉悉索索声传来。

    这声音突然间变得越来越刺耳,古怪的音波让人头疼欲裂,一股令人疯狂的暴戾情绪浮现,转眼间两个猎魔人的眼睛内便布满血丝。此刻他们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得如同地狱,到处都是墨绿色的浓稠液体,地面上流淌着暗红色的鲜血,四周不再是阴暗的地下室,而是一个更加广阔更加邪恶的巨大宫殿,整个宫殿由无尽的累累白骨铸成,墙壁上雕刻着无数的恐怖浮雕,全部都是各种各样扭曲的怪物,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一些巫师的身影,他们被邪物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屠杀。

    铿锵!

    一道血红色的火光浮现。

    老猎魔人手中的斩魔剑燃烧起暗红色的火焰,仿佛是鲜血燃烧后的颜色,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沉声道:“小心!……全是幻术!……”

    “这头邪物蒙蔽了我们的感官!……”

    一点诡异的动静传来。

    伴随着暗红色的鲜血涌动,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在血肉的浇筑下那些恐怖浮雕上的怪物居然一个个活了过来。

    它们挣扎着咆哮着嘶吼着从墙壁上爬了下来!

    “我的眼睛看不到祂在哪!……”炀略带痛苦的低语声响起,自从那个可怕的邪物降生后,他脑子里面便不断响起让人头疼欲裂的嘶鸣声,一股贪婪疯狂的意识正在渴求着他的眼睛,仿佛是想要将它吞噬。他的双眼被某种邪恶无比的力量干扰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扭曲的,仿佛是幻境、迷雾、黑暗被揉在一起的色调,这是邪物的力量已经压制了他的眼睛,已经让他的双眼彻底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能力。

    碰!

    一头扭曲的噬魂魔跳了下来,它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头剥了皮后的人形蜥蜴,此刻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咆哮着扑了过来。

    “你来找它!”

    “我拦住这些怪物!……”

    炀从衣角撕下来一块黑布,接着将自己的双眼蒙上,沉声道:“老伙计!接下来就靠你了!……”

    视野陷入了黑暗。

    可是耳朵和内心对于外界的感知却被强化了,同样的邪物那可怕的低语与嘶鸣声也愈发让人变得头疼欲裂,炀以惊人的毅力对抗着这种痛苦折磨,同时亮出来了他腰间的第二把刀,缓缓地将手掌按在了刀柄了。

    盲战!

    只有极少数的高阶猎魔人知道炀不但拥有一双奇特的眼睛,同时还是精通盲战和双武器战斗的高手。

    这种强大的能力是过去无数次的战斗中磨砺出来的。

    “交给我吧。”

    老猎魔人缓缓地点头,随后也闭上了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幻术,白骨王座上的梦魇之蛹只是一个幻象,他们本身应该还在地下室内,必须要找到邪物所在的位置才能消灭它。刚刚降生的它应该还没有恢复实力,甚至不敢跟他们正面战斗,只能用这种真实的梦魇来对付他们。在鸦巢最古老的卷轴上,记载着一些非常可怕的古代邪物,它们被巫师们封印在梦魇之境的最深处,那层强大的封印至今都还保留着,眼前的邪物明显是钻了其中的空子,以某种特殊的方式降临到了物质世界。

    这意味着它非常的狡诈危险,同样此刻也是它最虚弱的时候!

    当闭上双眼时,老猎魔人其他的感官顿时便灵敏许多,来自斩魔剑的血肉精华强化着他的感知能力,但同时邪物那无处不在的嘶鸣声也严重干扰着他的意识,他隐约能够听到各种细微的动静,可是却根本无法分辨位置的所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砰。

    一声充满痛苦的闷哼声传来,伴随着两道寒光划过,噬魂魔的尸体被直接斩成三段,而炀的胸口上也多出来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暗红色的血肉蠕动着。

    一个个可怕而扭曲的魔物咆哮着不断地从墙壁上的浮雕内挣扎出来,它们并非是完全的幻象,而是某种介于虚实间被召唤出来的怪物。邪物的力量正在不断增加,它似乎在汲取这个城堡内的血肉精华。

    第二声压抑的闷哼声传来。

    老猎魔人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同时还有刀剑劈砍在骨骼上的声响,炀的状态明显很不好,他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

    无所不在的低语呢喃声让老猎魔人的情绪越来越暴戾,而同伴的伤势更是让他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刹那间!

    仿佛是做出了某种决断,老猎魔人从身上摸出来了两根纤细的好似针一般的暗器,他直接将其刺入了耳朵内,伴随着一股剧痛传来,所有的声音都彻底消失了。

    “找到你了!”

    老猎魔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瞳孔遍布血丝,因为痛苦表情略微有点扭曲,耀眼的光芒在他掌心的长剑上浮现,刹那间将四周所有一切都照亮。

    “誓约!”

    “炽焰灵光!”

    一阵充满恐惧的嘶鸣声响起,四周的幻象逐渐崩溃,在黑暗中一个肥大的好似蛆般的蛹状怪物浮现,它疯狂地蠕动着想要逃跑,但却在老猎魔人的怒吼声中,被猛地高高跃起的老猎魔人直接用剑钉死在了地上。

    滋滋滋!

    诡异的嘶鸣声疯狂响起,炀的眼耳口鼻都在不断地往外渗出血丝,可是死死压在邪物身上的老猎魔人却是纹丝不动,他仿佛对一切都毫无知觉般地将长剑猛地一绞,随后连续挥出十多剑劈砍在了邪物的脑袋。

    所有的一切逐渐归于死寂。

    在一片黑暗的地下室内,死去的邪物尸体已经在不断地抽搐,大股大股墨绿色的鲜血涌出。

    扑通!

    老猎魔人的身影突然倒下,旁边的炀飞扑了过去,将他的身影托住。

    “没事吧?”炀咳嗽着,一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老猎魔人艰难地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接着摇了摇头,仿佛是心有所感般道:“还死不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

    留守在外面的猎魔人迅速赶了过来,在看到地下室内惨烈的一切后他们都不由大吃一惊,纷纷聚集到了老猎魔人的身边。

    “虚大师来了吗?”

    老猎魔人喘息着道:“邪物没那么容易死!……我们只是杀掉了它的一具躯壳!……想要彻底干掉它必须要虚大师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