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修炼至尊 > 第279章 那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各位公子,我要下单了,你们确定吗?”一位俏生生的侍女问道,这凤凰楼伺候客人的伙计清一色的都是这样的侍女。

    “就这样,去吧!”箫堂堂淡淡地说道。

    “好吧,你们稍等。”侍女微微躬身,然后离去,在她离去转身的那一刻,她的眼神与嘴角处都露出一种鄙视的表情。

    “我说堂堂,你就这样请我们?”箫堂仁眉头有点皱起,他都已经准备好出场了,要和才女展现自己的才华,要和姑娘展现自己的花言巧语,结果等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就是啊,堂堂,你就算没钱请花魁过来陪酒,普通的姑娘来几个我也不介意啊,就算姑娘也不叫也好,你也应该请我们吃点好的,上个雅间什么的,你倒是好,在大厅里,菜也就点了三个,还是三个一样的最便宜的花生米,酒也不叫,我们五个人吃三盘花生米,你好意思吗?”箫堂迈也开口了,这实在太丢人了,还不如直接走了。

    没错,这就是那侍女鄙视的愿意了,这箫堂堂竟然只点了三盘花生米,这还是在大厅里啊。

    “有点就不错了,要不是这里必须要点三个菜,我就点一盘就够了,你知不知道这一盘花生米要多少钱,要一千星力啊。”箫堂堂没好气地说道。

    “不是吧,就这一盘花生米要一千星力?”箫堂仁呆呆地问道。

    “不对吧,我以前来过啊,没那么贵啊。”一直没开口的箫堂乃说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自己偷偷来的,也不叫上我们?”箫堂乃开口之后,箫堂堂三人就为了上来,对他进行讨伐。

    “还以为你小子老实,没想到最鬼的就是你啊……”

    “就是就是,我真是瞎了眼了,还以为带你过来见识一下,没想到你已经是个中老手了。”

    “……”箫堂乃表示沉默。

    在吵闹了一会之后,箫堂堂开口解释道:“以前的确是没有那么贵,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是凤凰阁选花魁的日子,所有菜肴酒水都翻了三四倍。”

    “选花魁?”

    “是啊,选花魁,凤凰阁每年都会选一次花魁,凤凰阁有信心的姑娘都会参加,到时候就会有一个排名,进入前十的就是十大花魁,这会让这些姑娘身价飙升。”箫堂堂说道,这就是名人效益,到时候第十一名和第十名如果只是差一点点,那结果相差也是很大的。

    “你好像对这个很了解啊,不过,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你在这里都只能点花生米,就算是排名在最后的花魁,你都点不起。”姜小白很是直接地说道。

    “我说老弟啊,做人不能这样直白,这样实在太讨厌了。”箫堂堂拍着姜小白的肩膀,最后手上一紧,想要捏住姜小白的肉转一下,可惜,他捏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捏不住啊,那皮肤直接就滑了过去。

    “看你的花魁去,别动手动脚。”姜小白移开了一下,离箫堂堂有点距离。

    “你刚刚不是说来找人的,找什么人?你在这里有相好的吗?”箫堂堂随口问道。

    “当然是最美的花魁了,我要找就找最好的,对了,一年之前的第一花魁还在不在。”姜小白笑了笑,顺便问道。

    “要说去年的第一花魁,那简直就是一个传奇,那个第一花魁长得简直就是祸国殃民啊,身上还有一种出尘的气质,当时让城中无数公子都疯狂的追求,据说,她最终看上了一个中年的有妇之夫,这让人觉得她都疯了,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就不见了,从此没有她的任何音讯。”箫堂堂说道这第一花魁的时候,似乎整个人都沉醉其中,那表情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哦,没人知道吗?”姜小白问道。

    “反正我是不知道,可能她被一些不得了的人看中了,就被金屋藏娇了,这种事情很平常。”箫堂堂不是很在意地回道。

    “哦……”姜小白应道,好像在想些什么。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难道说,你认识去年的那个第一花魁吗?”箫堂堂开玩笑道,这个事情,他就是开玩笑而已。

    “我不确定,也许认识吧。”姜小白回道。

    “哈哈,我还以为我会开玩笑,没想到小白弟你也喜欢开玩笑啊。”箫堂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姜小白的,拍着姜小白的肩膀说道。

    姜小白摆摆手,也不再说话了,他本来想要问最近一年,你们城中是不是有一个机关天才出了事情,他想想,这样简单的信息,直接去打听就可以了,不需要说出来让人怀疑。

    今天就看看花魁了,这种消遣,我还是很喜欢的!!

    “呦,这不是箫家的几位公子,怎么这么寒碜啊,竟然只点了三盘花生米。”那个玄家三十七少又过来了,他已经知道箫堂堂下的单子,这样的机会,他能不来打击吗?

    此刻,那些不是很关心别人吃什么的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关心了一下姜小白等人,那些神情都有些鄙夷,就差没有说出来,没钱就不要来这里。

    “我们刚刚吃过家宴了,肚子饱着,今天就是来看花魁赛的,怎么了,难道不可以吗?”箫堂堂一副理直气壮地问道,气势绝对不低于人啊。

    玄家三十七少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说道:“果然不愧是箫家的人,即便是如此没落了,依然还是如此有骨气,佩服,佩服啊!”

    他这个话谁都能听出来是在说反话,是在赤裸裸的讽刺。

    “哎,一个娘娘腔怎么会明白骨气的意思,本来好好的一句夸奖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是一种侮辱啊。”姜小白在这个时候说道。

    嗯,就是啊,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是侮辱啊,等下,不对啊,人家本来就是在侮辱你啊,并不是在夸你。

    而被你这样一说,那娘娘腔都被搞愣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话了。

    “再怎么能说会道,也改变不了你们的可笑,就算饱了,你们也可以点茶。”玄家三十七少在过了一会说道,这才是正题,和他们吵什么其他的,真笨。

    “我对茶的要求很高,没有达到我标准的,我不想喝!”姜小白淡淡地说道。

    “……”

    此时,整个凤凰阁都安静了,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姜小白,就连箫堂堂等人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