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修炼至尊 > 第276章 嫌疑
    “哈哈哈,你说的是这个乳臭未干的的小子吗?”

    在听到箫玉诺介绍姜小白的时候,那人就笑了,觉得箫玉诺也太搞笑了。

    “就算是你的孙儿也好,你也太看得起他了,这么多年没见,看来你的智商都已经倒退了。”那人继续笑道。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眼前的这个人是箫玉诺啊,自己这样说话的话,一定会被她给。

    果然,箫玉诺一掌拍了过来,他是立刻起手防御。

    “轰!”

    他倒退了五六步,这让他感到震惊的同时,也觉得幸运,震惊的是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自己所想象的,而觉得幸运的是,他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了。

    “大胆……”边上的箫家子弟就冲了上去。

    “你们都给我站住!”那人是立刻喊道。

    “可是……”

    “不用可是了,她是你们的前辈,她是金龙长老的女儿箫玉诺,我们不过是切磋一下而已,就算我被打了,那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出手。”那人呵斥道。

    “明白了!”那些萧家子弟退到了一边,知道箫玉诺是自己箫家之人,倒是也让他们少了一些敌对的态度,而箫金龙长老在现在的箫家是很重要的。

    “玉诺啊,不过就是开个玩笑而已,需要这样认真吗?”那人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你是在开玩笑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在笑我,那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让我去见见箫玉飞,我家孙儿要给他看看他还有没有救。”箫玉诺笑着说道。

    那人听到前面的话还有点怨念,你这明明是看出来了好不好,我和你有没有多大的恩怨,就算针对你,那也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我都已经儿孙满堂了,我还会和你斗来斗去的,累不累啊。

    而他在听到后面的话之后,他就不由得微微皱眉,严正地说道:“玉诺,这个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确定你的这个孙子可以吗?”

    “当然不能确定了。”姜小白直接说道。

    “你看看,你孙子都这样说了,别闹了。”那人立刻说道,仿佛觉得姜小白这个说话,是因为信心不足的缘故。

    “就是啊,祖母大人,我们还是走吧,把人治好对你和我都没有好处,还要被人质疑,这么犯贱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做了。”姜小白摆摆手说道。

    “你说得对啊,让他躺着更好,我救醒他也就是为了更好的嘲笑他,但嘲笑他,哪有让他躺着痛苦啊。”箫玉诺点点头,然后就带着姜小白走了。

    虽然那人有点怀疑,怀疑姜小白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但这也就是怀疑而已,最终他的内心告诉他自己,这个事情是不可能的。

    “玉诺,你就这样走了吗?”刚刚赶过来的箫玉树看到这个情况,有些愣了,合着自己跑过来是白跑的啊。

    “他们不相信我们就算了,难道是我求他们啊,最后受罪的反正是箫玉飞,关我什么事情啊。”箫玉诺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这个……”箫玉树有些说不出话来,想想也是啊,这个事情好像本就不是箫玉诺又没有救箫玉飞的义务,本来只是好心,现在被人阻挡了,他们自然就不管了。

    “三哥,这里有没有房子让我们住的,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就住在外面。”箫玉诺很快就将那件事情扔在后面,询问与自己有关的。

    “这个自然有,这些年我们其他的没有多起来,空房子一直在多,你就住在老爷子的客房里,虽然我的院子也有客房,但你又不是回来看我的。”箫玉树有些自嘲地说道。

    “切,我还不知道,你的客房肯定已经满了,过几天老爷子百年大寿,你的那几个女儿,还有外孙,不都要过来。”箫玉诺直接说道。

    “哎,不孝女又不止你一个,并且箫家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她们来了,那些女婿也不会来,并且也不让我那些外孙来,这次能来一个女儿就不错。”箫玉树摇摇头苦笑着说道。

    “好吧,我刚刚说错了。”箫玉诺很干脆地承认错误,在这个时候,箫家得罪了一个星帝,这的确会让人很多人划清界限,包括箫家的女婿们。

    星帝都是帝王级的人物,都可以与帝国皇帝平起平坐了,虽然没有那么多的实权,但影响力是巨大的。

    “那这一次老爷子的大寿你们准备怎么办呢?”箫玉诺过了一会问道。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在家办了,自己箫家的人吃吃热闹一下就好了,其他人就算邀请,他们也不会过来。”箫玉树说道。

    “也只好这样了!”

    箫玉诺点点头,有点叹息,但对此也无能为力,她现在还是六级星王,并且基本上已经突破星帝无望,在有生之年能爬升个两三级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因此,她对星帝自然也没有脾气了。

    “那个,我能不能看一下那个配方,按理说,一个星帝不应该对这样的东西出手,哪怕这个东西是一棵摇钱树。”姜小白在众人沉默了一会之后问道。

    没错,就算星帝想要钱财,那还不是简单的事情,何必要这样,就算是为了家族抢资源,也不应该抢这个啊,有比这个更好的。

    再说了,能进入星帝这个境界,怎么还会为这样的东西来放下自己的身架。

    “我们也在奇怪这一点,觉得应该是我们得罪了什么人,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但我们实在是找不到可疑的人,与神鹤天武有关的人,我们都暗中查过,好像都没有嫌疑,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要不是对方藏得太好,就是我们搞错了方向。”箫玉树点微微皱眉道。

    “你们给我看看配方先,最好是要原版的。”姜小白说道,他总觉得这应该是和这张配方有关。

    “原配方早就被那神鹤天武拿走了,不过我们有拓印的副本,你想要看的话,我可以拿给你,这并不难……”箫玉树说道,而最后那句话,他只想说这本来应该是很难的,就是因为箫家都不能做这个药剂,这配方对与箫家的人已经没有意义了。

    “好,那就拿给我看看!”姜小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