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能修炼至尊 > 第135章 今夜,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求月票!

    此时的黑夜是如此的平静,姜小白已经进入睡眠之中,这九天的时间之中,他也没怎么休息好,早就想要休息了。

    而在姜小白休息的时候,在王都的各处都不太平静,而对于越家来说,今天无疑是一个头痛的日子,是让他们大感不该当初的事情。

    此时,就在越家一个房间之中,越家大老爷二老爷都在其中,同时越人豪与越人杰也是一样在其中,还有一些人,算是两家的小团体,现在围坐在一个圆桌的边上。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干嘛?”越人杰直接就开口问道,他本来还在和朋友在游玩,被叫过来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有点不爽。

    “你就知道玩,知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一件惊动了天的大事。”二老爷没好气地拍了自己儿子的脑袋一下,此时的他直感叹,为什么我的儿子是这样的,人家的儿子可以做出惊天之事。

    “惊动了天?你是说城外那件事情吧,那的确很惊人,没想到我们蜃龙国还有这样的机关武器,以后我们去别的王国,就有资本耍威风了。”越人杰说道,今天他们也在讨论这件事情,就是以为这是天机殿所为,是蜃龙国的一种行为。

    “的确可以耍威风,要是你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那你就不好意思耍这个威风了,甚至,你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二老爷越荣盛没好气地说道。

    “为什么?做这个事情的人是谁?听你这样一说,好像是我认识的人一样……”越人杰开始思索身边的人,怎么想都没有这样的牛人。

    “是你认识的,还是你从小就认识,但却被你从小欺负的人!”越荣盛点着头感叹道。

    “我欺负的人多着呢,从小就欺负的,也有好几个,等下,该不会是那个拖油瓶吧?”越人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姜小白,仿佛这事情也只有姜小白可以做到一样,或许这也是因为姜小白已经不止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还叫人家拖油瓶,老子宁可要那样的一个拖油瓶,也不要你这样的龟儿子。”越荣盛越想越羞愤,直接就吼道。

    “到底是不是他啊,不会是他找到了什么机关器献给国家吧。”越人杰猜测道,这个也是一种可能,也是城中所有人猜测比较多的一种。

    越荣盛看了看越人杰,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是这样就好了,找到一个机关器不过是一时的幸运,我们就不用头痛与他的关系。”

    “不是一时幸运的,难道还是他制造出来的啊,从小到大,他对机关术是一窍不通的,这是不可能的。”越人杰直接摇着头说道。

    “你说的这一点我们也很奇怪,我们从来也没有见过他学过机关术,但那个飞火流星他就是修复的,据说他是一个天才,师从偃师阁的凰月英,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偷偷在学的,这个说不定是你三姑安排的。”越荣盛皱眉道。

    “如果是三姑安排的,那还不好说,让三姑来啊,姜小白是她的继子,反正有她在的话,还怕那拖油瓶不靠向我们越家啊。”越人杰虽然有些不爽,但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你以为我没有叫过啊,现在你三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说有事情,不回来,不过我相信她收到现在的信息,会立刻赶回来,这件事情如果把控不好的话,对姜小白来说,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一点相信她会明白的。”越荣盛回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是商量等那小子回来,我们该怎么对他吗?”越人杰问道。

    “……”

    众人沉默,这个事情还真的就是如此,现在他们就是要商量这件事情,要怎么好好地对待姜小白,最好是恭恭敬敬的,把他当老爷一样供起来。

    这算什么呢?

    用一句老话来说,以前对他是爱搭不理,现在是有点高攀不起!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众人是无法说明这样的感觉,他们只知道现在的心情就是五味杂陈的,那个酸爽的感觉,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说的清楚。

    这不是他们的错,错只是错在有人太妖孽了,这一炮轰下去,那是震惊朝野。

    ……

    某处,阴影之中,一个“小黑人”出现,随后又是一个小黑人出现。

    “今晚行动!”

    “是!”

    “今夜,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

    白鹿王府,门口的卫兵,突然被一阵风吹过就倒地不起,而他们倒下的地方,已经开始出现扎眼的血红色,那边鲜血染红的颜色。

    此时,天空之中的那轮明月,似乎也变成了血色,在白鹿王府之中,一个个卫兵下人倒了下去,一个个小黑人悄然地出现在各处,收割着生命。

    其中一个小黑人出现在一间客房,而此时睡在这一间客房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姜小白,这个时候,他还在熟睡之中,一副不知道有人进入的样子。

    小黑人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出现那邪魅的笑容,手上的短刃无声无息地刺向了姜小白的颈部侧面。

    短刃一点点接近目标,而姜小白还是一副熟睡的样子,小黑人不由得露出轻蔑的微笑。

    突然,小黑人发现自己的手腕好像铁钳夹住一样,无法再移动半分,他用惊恐地眼神看向了自己的手腕处,发现一只如星兽一般长着细小火红色鳞片的手抓住了自己。

    然后,小黑人感觉自己的胸口一痛,看到半把刀在自己的胸前,而为什么是半把,这个答案他已经很清楚的明白。

    姜小白拔出刀来,看着那已经躺在地上的小黑人,这家伙还真的可以称作小黑人,全黑色紧身夜行衣,戴着黑色的头罩,这个头罩还很精致,恰好只露出眼睛,嘴巴部位和鼻子部位似乎也封闭着,不过这个头罩的透气性与柔软性都是很高的,能直接呼吸与说话。

    为什么姜小白会知道这个,因为他现在就把这个头罩戴在脑袋上,而同时,也扒了小黑人的夜行衣,穿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