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女婿?
    尽管越千秋心里打鼓,可余大老爷都已经说出口,他唯有象征性地客客气气推拒了一下,随即就大大方方地在这位江陵余氏下一代当家人的身边坐了下来。『可看到死小胖子竟是也涎着脸凑了过来,他心中一动,却是袖手旁观看起了热闹。

    “余大人,小王也凑个同席,如何?”

    见下头十几个小孩子全都眼巴巴望着自己,其中有些是好奇、疑惑,可也有些年长的显然带着权衡和算计,余大老爷便笑吟吟地说:“英王殿下,君臣有别,我又忝为主人,您突然过来,这座次可就不好排了。您若不是独占一席,传扬出去,还道是我江陵余氏不敬皇子。”

    李易铭顿时变了脸色。他在宫里蛮横惯了,哪怕知道江陵余氏这种世家门庭连父皇都不得不给几分面子,可他还是眼露凶光,一下子就想作。可当他看到越千秋端端正正坐在那儿,与他对视时还眨了眨眼睛,他顿时不情不愿地暂时按捺了火气。

    “那好吧,客随主便。”小胖子很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声,终究还是回到了自己那单独的一席。等到接下来婢女们送上八个白玉瓷碟装的蜜饯和点心,继而又是两个梅花攒盒,看着精致,每样东西都是不足一口的分量,他顿时更加不痛快了起来。

    什么世家门庭……小气!

    越千秋却没留意一道道上来的,看似琳琅满目的吃食。没有死小胖子在旁边,他的全副精神都放在余大老爷身上,应付着对方仿若闲聊一般的问题。

    起初不过是年纪,读书,喜好,起居之类问题,渐渐的,余大老爷就拐到了某个话题上。

    “听说两天前,贤侄在长公主府开了个生辰宴?”

    注意到一堆小孩子们全都往自己看了过来,虽说不明白余大老爷到底是什么意思,越千秋还是满脸疑惑地点了点头:“是啊!可这次生日又不是我的整寿,不过一件小事而已,余大老爷您不是刚到京城,怎么知道的?”

    余大老爷顿时有些哑然。难不成他要说,你这生辰宴上,一群朝廷官员死掐一场,最终越老太爷和严诩挥了强大的战斗力,出人意料地坑了一个刑部尚书,一个刑部侍郎,满朝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就算刚到京城,又怎会错过?

    可当着一群孩子的面,他总不能把这种成人圈子里的事拿出来说,正想打哈哈岔开,底下却传来了一个不大和谐的声音:“呵,谁不知道越府九公子是越老太爷抱回来的,什么时候就突然把生日定在五月初二了?”

    瞅见说话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俊秀归俊秀,顾盼之间却自有一股傲气,那一张石桌分明就在最靠近余大老爷的这一圈三张桌子中,应该家境非凡,而其他人也因为少年的话而面露讥诮,颇有把他当成众矢之的的意思,越千秋就呵呵笑了一声。

    “我是爷爷抱回来的,所以生日定在哪一天,当然是由爷爷做主。从前我都是在爷爷抱我回来的那天,下碗长寿面,可这一次,爷爷说我也七岁了,不妨在长公主府好好热闹热闹,养恩如山如海,我当然就听爷爷的。”

    别人若是抱养来的,先天就会低一头,可此时越千秋却爽快明朗地承认自己只是养子。余大老爷没在意下头那些孩子们的嗡嗡议论,心中想起近日传闻,不得不承认越老太爷这个自己曾经瞧不起的暴户,确实在教导孩子上有一手。

    当然,如果他曾经看到越千秋那时候在大街上“拐骗”周霁月回家时,也曾毫不在乎说自己是爷爷抱养来的,那就肯定不会这么想了。

    他打死也想不到过生日只是越千秋当初灵机一动,很自然地认定那一日的生日宴是越老太爷的蓄谋安排,当即冲着刚刚那难的少年喝道:“絮儿,你比越贤侄足足大五岁,应该懂得避讳才是,怎可随便揭人伤疤?”

    话音刚落,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的小胖子就用力一拍石桌道:“就是,太没教养了!”

    这太没教养四个字一出,那倨傲少年顿时面色白,而余大老爷也有些下不来台。

    那孩子本就心直口快,可若是就此传出如此名声,日后怎么做人?

    就在这时候,越千秋却使劲咳嗽了一声,等到众人目光全都再次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扭头看着李易铭道:“英小胖,别乱扣帽子,人家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本来我就是爷爷抱来的,说这事的人越多,越是能告诉别人爷爷慈善温厚,我还求之不得呢!”

    余大老爷虽说对越千秋开口解围如释重负,可听到最后一句,他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越太昌慈善温厚?

    且不说那老头子当缉盗的县尉时何等凶神恶煞,宵小闻风丧胆。

    也不说人当县令那会儿,为了收复被聚众作乱的山民占据的州城,一头安抚,一头杀人,四座城门挂着的众多人头,到现在还是当地不少人的噩梦。

    就说人当户部尚书这些年,捏着朝廷的钱袋子,多少伸手要钱的官员快被逼得疯了?

    而在余大老爷暗自腹诽时,越千秋已经是站起身来。充分吸取从前挤兑人太多,于是恶名昭彰的教训,他决定换个虚怀若谷的怼人新招,此刻就笑着冲刚刚那说话刺自己的少年拱了拱手道:“所以说,我要感谢这位兄长,给我大庭广众之下替爷爷宣扬名声的机会。”

    那少年名叫赵絮,正是余大老爷的外甥。刚刚挨了余大老爷的训斥和李易铭的讽刺,他本来就面上下不来,又气又急,此时被越千秋这么一说,他非但没觉得受到安慰,反而越气急败坏了起来,一时竟想都不想地迸出了一句话。

    “不用你做好人!筱筱是我舅舅的独生女,绝不会便宜你的!”

    越千秋本来只是懒得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打嘴仗赢了也没什么成就感,可此时此刻,他还是傻了眼。

    难道今天这真的是相亲大会!不是吧?

    这一群小屁孩最大的距离结婚年龄都还有两年,至于他,至少还得等个七八年吧?

    没等余大老爷有什么反应,他便急中生智,霍然站起身来。他这次就不装什么大度了,直接嚷嚷道:“今天不是余大老爷下帖子邀请大家游园吗?怎么你好像比余大老爷这个主人还要了解内情?筱筱是谁?什么叫便宜,什么又叫不便宜?”

    说到这里,他就犹如个负气的小孩子,朝着余大老爷直接拱了拱手:“余大老爷,既然人家都已经指着鼻子骂我了,我也没脸再留在这,告辞了!”

    虽说他不大相信江陵余氏会看中他这个越府养孙,但为了终生幸福,赶紧溜吧!

    越千秋说完就快步往外冲去。仗着身材矮小灵活,他直接避开了那些石桌,径直往竹林中冲去,根本不顾身后的叫声。

    一口气冲出去老远,他这才从竹林中拐回了之前来时那条路,可他还来得及舒口气,背后就传来了安人青的声音。

    “九公子,英王殿下好像追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安人青心中不无惋惜,可想想余大老爷今天如果真的是相看女婿,来了这么多人,越千秋这个越老太爷抱养的孙子希望本来就不大,她也就只能暗地叹了一口气。

    越千秋之前故意让余大老爷的人听去他和小胖子是面和心不合,此时根本不想继续与其多做牵扯,当机立断地对安人青说:“不理他,你拽上我,继续跑!”

    安人青可不像严诩又或者越影那样,随随便便就能抱上越千秋飞檐走壁,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一把拽上人跑得飞快。即便如此,一大一小仍然轻轻巧巧就把英小胖给撇下了。

    等出了这片占地颇广的竹林,一路无视众多来往下人的目光继续飞奔,眼看快到二门口,越千秋还没来得及平复呼吸,就只见那边厢正有一行人进来。

    两厢一打照面,他就傻眼了。就算来的是之前那揶揄自己的少年口中的筱筱,余家某个小萝莉,他都不会觉得意外,可这几个来人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