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八章 图穷匕见(中)
    尽管今天这戏台子是越千秋串联搭起来的,借口也是他用自己过生日找的,可此时此刻,眼看这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不禁赞叹起了他开头之后,爷爷和长公主准备的后续剧本。

    戏台子搭好了,要演员配合,要一幕幕上演大戏,没有剧本怎么行?

    而爷爷和长公主的剧本里,那些原本觉得自己只是看戏的观众,却也是演员!

    比如眼下这个刑部侍郎高泽之。

    当然,越老太爷也好,东阳长公主也好,严诩也好,就算之前再疼爱越千秋这个小小晚辈,也不至于真的就全盘告诉他当年之事背后的隐情,越千秋是知道会有这么一个黑手存在。至于剧本,那几个小气的大人也只告诉了他几个阶段性节点,余下的他就一点都不知道了。

    可毕竟,他还是串场的重要角色,不是龙套。

    趁着严诩正如同不会武艺的书生似的拼命掐着高泽之的脖子,一群老大人们在发呆之后,正以裴旭为首上前劝架,越千秋趁机悄悄上前,拉起了刚刚已经出场过,风头却被苏十柒盖过的周霁月,随即退到了一边。

    他倒没觉得周霁月有什么可遗憾的。小丫头身为白莲宗暂时硕果仅存的苦主,只要露个脸,表个态就够了。反正在那位无法乾纲独断的皇帝面前留下深刻印象,也未必见得是好事。

    可作为今天这一环中,同样重要的刘方圆和戴展宁,这样连番大戏唱过之后,他又怎么能让两人继续当这看客?

    此时此刻,他看到苏十柒也已经退到了东阳长公主身边,再旁边一点则是今日恰逢其会却完全只是看热闹的齐南天和齐夫人,他就轻声对周霁月吩咐,支使她去东阳长公主和苏十柒那边,不拘说点什么。

    周霁月一过去,立时就分去了别人关注严诩和高泽之事件之外剩下的注意力,毕竟白莲宗最后一个明面上的孤儿,比刘方圆这个也许是出身玄刀堂的弟子更重要,毕竟这会儿众人聚焦的是身为玄刀堂掌门弟子的严诩。越千秋暗庆得计,当下不动声色地来到刘方圆的身侧。

    瞅见刘方圆双拳紧握,牙关紧咬,又瞥见戴展宁面上不见往日斯文,只有赫然怒气,他就知道自己来对了。他不由分说一手一个拽住了两个人,在他们反抗之前就低低说了一句。

    “师父盼这一天,已经盼很久了。”他把声音维持在不但旁边两人能听清,其他人也能听见的程度,“咱们别在这儿碍事,到后头去听着。”

    戴展宁本要反对,可听越千秋的意思是避开别人,还能继续看这一场对峙,他瞅了一眼很可能随时要露馅的刘方圆,最终点了点头。有他出手帮忙,越千秋轻轻巧巧就把两人带到了水云天后头的角门,隔着屏风继续偷窥这场大戏。

    而这时候,刘方圆还在咬牙切齿,戴展宁却忍不住低声问道:“九公子,你是怎么拜在严……严公子门下的?他真是玄刀堂掌门弟子?”

    终于来啦!

    越千秋心头一松,嘴里却说道:“说起来,我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师父,实在也挺巧的。”

    越千秋用最言简意赅的语句,说了一下当日在同泰寺中找到严诩时,严诩巧言令色诳人入门的落魄,这才唏嘘不已地说:“等到我拜师之后,知道师父心心念念惦记着复兴玄刀堂,我心里总有些埋怨长公主,心想她既然是皇上的妹妹,又那么大名声,怎么连把玄刀堂留在武品录这么一点小事也做不到。”

    戴展宁见刘方圆满脸赞同,尽管也是同样的念头,可话却不能这么说:“也许长公主也有她的苦衷。”

    “是啊,后来我听她说了才知道,她不是不想,竟然也是没办法。”

    他把东阳长公主当初旁观那一场风波不断的刑场杀人时,感慨玄刀堂最后一任云掌门的话复述了一遍,随即看也没看两个孩子是什么表情,立时非常痛快解气似的笑了起来。

    “没想到爷爷和长公主都那么厉害,竟是在今天给师父找了这么好的机会!”

    仿佛是映衬着他这句话,严诩已经把高泽之掐得进气少出气多,眼看快不成了。不但如此,严郎君还凶猛地将两个偷偷摸摸拉偏架的官员给甩到了一边,随即又大吼了一声。

    “高泽之,你当巡武使的时候和吴仁愿一样,没安好心!想让玄刀堂武品录除名,却又生怕地方官提供得证据不够,就把主意打到了大石寨!你知道你兄长看不惯大石寨那两个玄刀堂出身的武将,却又架不住他们屡有功勋,就趁着北燕入寇,扣下求救的信使,不派援兵!”

    严诩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是咆哮:“不但如此,你生怕我那两位师兄刘静玄和戴静兰战死大石寨,届时得一英烈的美名,竟是暗中纵容商贾里通北燕,将他妻室父母全都送去了北燕,燕军这才得以在攻城最后,大石寨粮绝无兵时招降成功。”

    “若非你这釜底抽薪的毒计,这一仗大石寨打到最后,刘静玄戴静兰身边十七名亲兵,又怎么会愤恨主将遭遇,最终全数归降!高泽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吴仁愿还只不过是推崇严刑峻法,时时刻刻警惕侠以武犯禁,你却因母家和玄刀堂一场争地的官司输了,就一直耿耿于怀,用毒计害人!”

    “你这比没人缘家的黑狗更加卑鄙无耻的小人!”

    听到这里,越千秋顿时遽然色变。他万万没想到,大伯母口中提过的那两位大石寨守将,师父曾经耿耿于怀的那两个师兄,所谓投敌竟然有那般隐情。而眼前这个已经白面无须,身材高大,看上去比吴仁愿要亲和力大多了的刑部侍郎,竟做过这种比吴仁愿更卑劣的事。

    他扭过头去看着面色苍白的刘方圆和戴静兰,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师父从没告诉我,玄刀堂还有那样两位长辈……可师父之前虽说离家出走,可没走多远,而且之前又没钱,肯定查不出来这些陈年旧事,多半是东阳长公主替他查的。”

    被死死掐着脖子说不出话来那么久,高泽之终于趁着严诩情绪彻底爆发,手下稍稍一松的时候,挣扎着嚷嚷反击道:“胡言乱语,你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