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七章 图穷匕见(上)
    爷爷好生猛!爷爷好厉害!

    此时此刻,这是越千秋最大的感受,最大的感慨。他一直都认为越老太爷是精明强干到极点的老狐狸,也很崇拜这位爷爷,可这全都比不上刚刚老爷子拿着品行和大义两把棒槌,左边一下,右边一下,把吴仁愿砸得头昏眼花。

    他很愿意相信,如果没人缘接下来还要死撑,老爷子估计就会拿出和兵部尚书打架还大获全胜的那点本事,直接用拳头把这位刑部尚书揍得满地找牙!

    这一次,他看呆了,忘了开口给爷爷助威,可禁不住一旁还有个看傻了,然后又自觉看爽了的小胖子。

    英小胖李易铭那是什么人?暴虐阴险是一面,察言观色又是另一面。

    发现老娘冯贵妃曾经对他说过,万万惹不起的刑部尚书吴仁愿显然要栽了,他立时直接跳上了桌子。

    他没有严诩那一脚剁碎地砖的本事,只能一脚把那些杯杯碟碟全都扫了下去,趁着那些乒乒乓乓摔了一地,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当口,他就奋力在桌上蹦跶了两下。

    看到这一幕的越千秋,竟有些担心那小桌子承受不住小胖子的重量,在众目睽睽之下咔嚓开裂了。可紧跟着,他就听到小胖子开口嚷嚷了起来。

    “越老大人说得太好了!此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越千秋差点被噎得闭过气去。死小胖子这是拍他爷爷的马屁?还人人得而诛之……也是,这话也只有未来皇位准继承人的英小胖能说,他还真的不大好说!

    可在这种关键时刻落在小胖子后头,对他来说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他自己不好拾人牙慧,跟着小胖子出来摇旗呐喊,他眼珠子一转,这一次却把身后的周霁月直接拉了出来。见其已是泪盈于睫,他就用力在其手臂上捏了一把,随即冲着皇帝那边使了个眼色。

    周霁月千里迢迢最终抵达京城,还成功从吴府偷到了东西出来,本来就不是迟钝的人,就算她迟钝,听到刚刚那些称呼,再有越千秋的暗示,她哪能不明白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越老太爷刚刚那番让她感激涕零的话,想到严诩疾言厉色把吴仁愿骂得狗血淋头,想到越千秋阻拦她冲动报仇,她跌跌撞撞上前几步,最终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重重叩首道:“求皇帝陛下明察秋毫,还天下武人一片朗朗乾坤!”

    越千秋顿时以手扶额——这话太像是戏文里的台词了!

    侍立在皇帝身边的东阳长公主,直到这看似大势已定的当口,方才轻启樱唇,轻描淡写地说:“皇上,若不趁着今日这大好时机,把吴尚书手中捏着的那些要命东西起出来,然后仿效古来明君贤臣之举,一把火烧个干净,只怕接下来朝中就要翻天了。”

    裴旭等人刚刚本已打算点到为止,先把吴仁愿搬开,然后再徐徐计较对方手中扣着的东西,没想到越老太爷主动发难,东阳长公主推波助澜,那白莲宗的小小苦主又已然把皇帝挤兑到了不得不点头的地步,他们倘若还不知道如何穷追猛打,那就枉在官场厮混这么多年了。

    吴仁愿手中捏得东西算什么?在越太昌已经一语定性,皇帝也已经明白的情况下,只要不是谋反谋叛,总能想办法翻得过来!更何况,也许还能因祸得福,把总捕司牢牢捏在手中?

    因此,然来,可此一时彼一时,各位不要忘了,当年卫朝一统天下,那个戚悠然也许是祸害,现在我大吴和北燕南北相望,再出一个戚悠然,焉知不是汉时中行说?”

    越千秋听到这里,却没有暗赞师父也能如此有条有理地说话,反而暗自嘀咕,严诩这话听上去挺有道理,可细究起来,却好像给别人留了空子。果然,他就只见面如死灰的吴仁愿固然没了反驳理论的力气,刑部侍郎高泽之却陡然插了进来。

    “严公子,你这话未免言过其实了吧?要知道,当初玄刀堂的两个弟子刘静玄和戴静兰先后投敌,这些年来,北燕可有用过他们南攻我大宋?”

    那一瞬间,越千秋只觉得一颗心猛地大跳了起来。他就只见刘方圆和戴展宁那两张脸倏然绷紧,若不是戴展宁一手死死拉着,刘方圆仿佛随时都能跳出去打人!

    就在这时候,严诩脚下一挪,整个人神乎其神地跨过四五步远,直接出现在高泽之面前,竟是一把揪住了这位刑部侍郎的领子。之前吴仁愿监斩的那天,严诩在刑场旁边那座酒楼,对着高泽之还客客气气,可此时此刻,严诩脸上却满是狰狞和杀气。

    “高大人,高泽之!你倒是还好意思说,真以为吴仁愿倒台,这刑部尚书的位子就归你坐了吗!当时坐视大石寨被围攻,却不派援兵的代州太守高行之是谁,难道还要我在这儿高声嚷嚷出来?那不就是你一母同胞的嫡亲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