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六章 严郎年轻天真了
    自从那一日刑场之事,而后又是莫名其妙有人把三个人蒙头丢在他府邸门前,他得以知道这是先后探望过周梅东,威逼利诱的三个执行者,吴仁愿就意识到了自己已是四面楚歌。

    可局势险恶是一回事,败北离场又是另外一回事。

    寒窗苦读十年,一步一个脚印升到现在这个地位,又执掌刑部总捕司多年,杀伐果断的吴仁愿哪会这么容易认输?从别人送来的那三个人,他就认清现在想要自己离场的势力是好几拨,彼此之间心不齐,却还有人似乎打算拉拢他,否则也不至于送了人来。

    浑水摸鱼,死中求活,这就是吴尚书给自己定下的宗旨。

    可没想到,不过是以防越太昌带着皇帝出什么幺蛾子,于是他跟到东阳长公主府来凑热闹,居然也能凑出事情来!如果可以,他眼下恨不得给上自己一个嘴巴,把当初捅破周霁月和刘方圆身份的那句话给吞回去。

    都怪他想要追回那几张纸片都快想疯了!

    吴仁愿徒劳地让目光在众人身上游弋,希望能找到那个曾经悄悄帮过自己一次的同盟者,可此时此刻他看到的顶多是爱莫能助,更多的是幸灾乐祸和洋洋得意。

    而随着坐在正中央的皇帝看完裴旭呈交的东西,看他的眼神明显多了几分恼怒,而紧跟着那几张纸片又在几个高官中间传阅,他终于一颗心沉了下来。

    之前此物丢失之后,他就一直都如同待宰羔羊,就连冒险将周梅东二人一同放在刑场问斩,也不过是为了投石问路,探一探是否有人拿此物兴风作浪。没想到自己的那点情史被人宣扬得满城都是,唯有这几张最关键的证物,哪怕在他遭人围殴时,也仍然没有人拿出来。

    吴仁愿甚至一度认为那飞贼偷了东西出去之后,却将此纸片失落,又或者藏了起来!

    想到刑部尚书的位子早就成了众矢之的,他此番决计保不住官帽,吴仁愿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摘下头上的双翅官帽,就这么直接抛在了地上,继而悲愤地笑了起来。

    “好,好,我真没想到,这么多人早就挖空心思盯着我,甚至连飞贼入宅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认栽就是!这刑部尚书我也不做了,从此之后告老还乡,种我那一亩三分地!只不过各位别忘了,我当了这么多年刑部尚书,却也不是白干的!”

    越千秋眼见得那几位窃窃私语的高官大佬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裴旭脸上原本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也瞬间全部消失,继而却又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他顿时恍然大悟。

    这年头的刑部尚书之所以那样热门,不止因为掌握着很多门派的生杀大权,还因为握着刑部总捕司和各地刑部分司这一庞然大物。

    可想而知,有那么多高手可供调配,吴仁愿只要愿意,能够查出多少官员的斑斑劣迹?

    换言之,没人缘打算用自己的官帽子,交换接下来安安稳稳去过罢官后平头百姓的日子!

    这看起来是一场挺公平的政治交易,可他为什么……就是这么不爽!

    越千秋一把压住了按着自己肩膀的周霁月那只手,低低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放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周霁月说出这句话,甚至他知道,自己就算使尽浑身解数,也未必见得能在这种双方达成政治妥协的时候有什么效用。

    至于皇帝老儿,连两度册立皇后都没办法做主的天子,你指望他乾纲独断?做梦吧!

    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状似天真地说:“听吴尚书这话,好像你还受了委屈,受了冤枉似的?你能丢了官帽子告老还乡,但刚刚裴大人说的被你屈杀的人,那些命谁来赔?”

    如同一尊雕像默然伫立在那里的严诩瞬间复活。

    他又惊又喜地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只觉得自己有生以来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答应越千秋跟着回越家,然后拐到了这么一个称心如意的弟子。

    他狠狠一跺脚,怒声咆哮道:“千秋这话,我也想问问诸位老大人!这么多成年人,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叫律法严明,天理昭彰?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到了吴尚书这儿,就变成了挂冠而去就可以轻轻松松抵消的事了?”

    随着他这一脚外加这一声咆哮,正有人面色不自然,有人想要反唇相讥,却只听咔咔一声,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下,就只见严诩的脚下,几道裂纹正迅速蔓延开来,分明是刚刚某人含恨一脚实在是踩得不轻,连地砖都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大力了!

    越千秋用膜拜的眼神看着严诩,随即就感觉到周霁月按着自己双肩的那双手好似在微微颤抖。这一次,他大大方方地举手拍了拍肩头,随即大声称赞道:“师父好样的!”

    见严诩被越千秋这一声叫得血脉贲张,仿佛下一刻又要立刻爆起发难,越老太爷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见包括裴旭在内的那些官员有些警惕地看向了自己,面色铁青的吴仁愿也看向了自己,严诩更是死盯着自己,他这才嘴角一挑,微微笑了笑。

    “严郎到底还是年轻,稍稍天真了些。”

    然而,就当包括皇帝在内的每一个人,认为他即将不动声色地将严诩的质问挡回去之际,越老太爷那云淡风轻似的声音,陡然之间变得尖利刻薄。

    “可这世上要不是有他这样,天真到认为确实有是非对错的人,那这个世道就完了!”

    老爷子大步走上前去,直接抬起手,手指头几乎都要戳到了吴仁愿鼻子上。

    “你不就是以为手里捏着朝中一批官员的各种证据吗?你不就是以为这样一来,就没人敢动你?呵,别人不敢动你,我越太昌敢!你有本事在这儿直截了当说,你手里捏着我什么把柄,嗯?你手里捏着我儿子什么把柄,媳妇什么把柄,嗯?你要敢说有,我直接辞官,回去直接大棍子把那些不孝儿孙统统打死!”

    吴仁愿被骂得越发紫涨了面皮。他多想照着越老太爷的脸直接呸回去,然而,他没有底气,哪怕他握着无所不能的刑部总捕司,却愣是抓不到面前这老狐狸乃至儿孙的半点把柄。

    就仿佛这个在官场这口大染缸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狐狸,真真正正纯洁如白花!

    见吴仁愿哑口无言,越老太爷又呵呵笑了:“所以,别人不敢嚷嚷严惩你这败类,我敢!别人不敢去抄你的家,我也敢!若是你犯下这许多罄竹难书的罪行,却还能够太太平平下台,天理何在,公义何在?”

    “越太昌!”吴仁愿简直要气疯了,“侠以武犯禁,我是以一己之力,还这世间一片清宁!”

    “我呸,口口声声侠以武犯禁,你怎么不说儒以文乱法!”

    越老太爷寸步不让地顶了回去,随即轻蔑不屑地眯了眯眼睛:“之前几乎被刑部总捕司屠了,被你安上谋反作乱罪名的那个小门派,不就是打算举门迁去北燕的?叛国自是十恶不赦,可若不是你逼,安得如此?你以为能够杀一儆百,却不知道这天下武人不是个个都被你打断了脊梁!你是打算把所有武人都逼得叛国北投,你才甘心吗?”

    老爷子最后那一句话,更是如同刀子一般锋利刺骨:“难不成你不是我大吴的子民,而是北燕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