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三章 好男就要和女斗
    水云天里准备的小宴,因为顾虑到今天的主宾双方都主要是小孩子,因此没有酒,只有各种各样特调的浆水和甜品,再加上午饭的时辰还没到,又上了花色点心,也是那种看上去就多姿多彩,能引起小孩子食欲的。

    奈何与这些吃食相比,反而是越千秋让严诩紧急准备的各种游戏更吸引人。

    这其中,有变种飞行棋的飞禽棋;有让木匠紧急赶制出来的木制跳棋;有炒卖房地产的金陵大富翁……要不是规则和符号不大容易对小孩解说,越千秋差点就整出了扑克牌。

    就连之前气鼓鼓的英王李易铭,和越秀一杀了一盘飞禽棋侥幸取胜之后,也忘了吃东西,玩得不亦乐乎。

    苏十柒和齐南天齐夫人饶有兴致地拨动木制圆珠子,下着三人跳棋。

    而越千秋这个主人,则是拉了戴展宁和刘方圆,外加周霁月,四个人正在玩大富翁。

    正当他不动声色看着刘方圆握着大笔资金不肯用,眼看就要掉入接下来的陷阱时,他突然察觉到不远处有人招手。发现是桑紫,他立时找个借口说去方便,丢下手中东西,自己给自己来了个暂停一轮就离座而起。

    “九公子,大少爷让我告诉你,越老太爷已经到了。”

    越千秋暗想老爷子到了,他今天这个负责把人拉出来,一会儿再撺掇演一场戏就可以功成身退,接下来的戏用不着他唱,未曾想桑紫接下来说的话却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但事情有些变化,除了刑部尚书吴仁愿、御史中丞裴旭、刑部侍郎高泽之,还跟来了好几位别的官员,都说是听说你在公主府过生日,所以来凑热闹的……”

    桑紫见越千秋那表情如同吃了黄连似的,想也知道这小家伙有多郁闷。尽管她已经很高看越千秋,可理所当然只认为今天越老太爷是借孙儿过生日这个机会做点什么事,可如今眼见是玩得有点大,越老太爷自己都控制不住,她当然对越千秋不无同情。

    “而且,皇上也来了,这会儿全都正朝水云天来。”

    这当今天子父子俩全都偏好做不速之客是不是?

    还是老爷子玩得太大了?

    当越千秋别过桑紫,重新归座之后,憋了一肚子气的他算了算时间,干脆轻轻巧巧就把刘方圆的资金给榨干得一点不剩。因为输得太惨,刘方圆冲动地忿然站起身:“你们金陵人就是心眼多!不玩了,玩物丧志!”

    “怎么是玩物丧志呢?”

    越千秋随手扔下自己赢来的大堆筹码,拍拍手也站了起来。

    “游戏也有游戏的策略,想赢当然就要动脑子,你是初学者,不知道好好先观察观察,反而横冲直撞,输了就说别人心眼多,然后数落玩物丧志,霁月,你说这叫什么?”

    周霁月没想到越千秋会突然问自己,愣了一愣方才立时鄙视道:“这分明是输不起!还男子汉大丈夫呢,没出息!”

    “你,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没出息,胆小鬼!”

    刘方圆一下子忘了之前戴展宁对周霁月那小擒拿手的评价,更忘了自己在对方手底下摔了八个跟斗,发誓好男不和女斗。暴跳如雷的他几乎下意识地怒吼道:“你……我要挑战你!”

    “挑战我?”周霁月虽说连日以来读书练字,看似有了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倔强冲动的女孩儿,再说今天越千秋本来就吩咐她瞅准机会和刘方圆打一场,她此时便想都不想,直接脱了外头的小衫,“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大言不惭的家伙有几分能耐!”

    眼见周霁月率先下场,刘方圆根本没让戴展宁有制止的机会,大喝一声就跃了过去。

    顷刻之间,两个乍一看去年纪相仿的小家伙利用水云天中间那块的偌大场地,就这么直接打了起来。

    听到动静,越秀一扭头一看就惊呆了。至于赢了一盘之后连输三盘,脸都输绿了的李易铭,先是趁机藏了越秀一的两颗棋子,得意于一会儿就能赢,等注意到场中央打得正难解难分,他立时忘了下棋,一时大声叫嚷了起来。

    “打得好!掐他脖子,扭他胳膊,哎,笨不笨啊,应该直接扇他耳光!”

    周霁月和刘方圆虽说年纪小,但全都是家学渊源,此时打得原本颇为精彩好看,可被小胖子这么一嚷嚷,越千秋只觉得档次下跌得厉害,不由得拍案喝道:“英小胖闭嘴,这是正儿八经的较量切磋,被你嚷嚷成什么样子了?好好看他们比试!”

    李易铭被越千秋喝得心头火起,顿时拍案反击道:“你凭什么管我,我就要嚷嚷怎么着……你别以为上次我欠了你一个人情就了不起了,我……”

    当他看到门帘打起,一个老者当先被人让进了屋子时,他那我字之后的话立时全都卡在了喉咙口。

    父皇怎么来了?

    惊恐交加的他很快看到,父皇身后,接下来又进来了一个个老大人,全都是冯贵妃特意指出过,他惹不起的人。一下子,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小胖子变得如同鹌鹑一般老实。

    而越秀一不认识第一个人,可看清楚第二个进来的人恰是越老太爷,他也连忙站起身来,本待上前行礼叫人,可看到太爷爷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就闭了嘴。

    戴展宁已经完全被刘方圆这突如其来的冲动给弄得手足无措了,因此,当看到突然有一行人闯进这水云天,他除却最后跟着的严诩,一个都不认识,把心一横的他只能使劲喝道:“阿圆住手!”

    往日他这一喝必定起效,可今天刘方圆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让周霁月看看自己的厉害,因此非但没住手,手底下攻势更是倏然更加快了三分。然而,周霁月刚刚一直都记着越千秋的吩咐,尽量拖长这场比斗,此时刘方圆一抢攻,她就没法留手了。

    她陡然一声轻喝,原本稳扎稳打的身形突然如同蝴蝶一般上下纷飞了起来,双手在连接数招之后,突然错入刘方圆的掌影之中,直接锁住了对方的手肘。

    趁着刘方圆变招不及时,她欺入他怀中,脚下则不闪不避和对方硬碰了数下,最终成功扭住了刘方圆的胳膊,一把将人反摁在了地上。

    这和之前摔了对方八个跟斗却又不同,是在堂堂正正的比试当中占了上风,一时她心中满是胜利的喜悦。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她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个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

    “白莲宗改良的七十二路小擒拿手,玄刀堂的翻云掌,你们是白莲宗和玄刀堂的余孽!”

    当扭头认出吴仁愿的一刹那,周霁月几乎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前去。可就在这时候,她只听得一声霁月,等恍然回神时,却发现越千秋已经是冲到了她的面前,旋即张开双臂作为遮挡。紧跟着,她就听到身前的越千秋没好气地嚷嚷了回去。

    “白莲宗和玄刀堂只是武品录除名,又不是谋反叛乱,凭什么叫余孽这么难听?残余的,不好的东西才叫余孽,吴尚书你好歹是饱读诗书的人,连这种用词都不懂吗?”连珠炮似的说到这,越千秋就瞪着严诩道,“师父,你不是玄刀堂掌门弟子吗,人家连你也骂进去了!”

    那一刻,周霁月只觉得浑身劲力一下子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她不再是当初只能独自面对仇人的小丫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