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一章 宿命的相会
    听到那一声表哥,严诩同样毛骨悚然。他很确信,如果眼前的死小胖子不是舅舅唯一的宝贝儿子,就凭之前做出来的那些事,他早就忍无可忍地把人揍死掐死踹死了!

    饶是他一再用今天是越千秋的生日来劝告自己,说话的口气仍然一下子生硬了起来。

    “你来干嘛?”

    李易铭仿佛没听出严诩的疏远甚至逐客之意,胖胖的脸上满是笑容:“听说今天是千秋在姑姑这儿过生日,我想着人少了未免没趣,就来凑个热闹。”

    什么时候我们关系好到你能够直呼我名字了?

    脑袋从车门钻出来的越千秋简直气得够呛。可当看到那死小胖子突然朝自己看了过来,他略一思忖,还是按住心头火气,直接招呼道:“英小胖,这儿是公主府大门口,别一直在这说话,堵了东来西往的路,有话进公主府之后再说呗?师父,你说是不是?”

    严诩见越千秋朝自己挤眉弄眼,虽说恨不得把这小胖子立马丢回皇宫去,可想想今天的事情至关紧要,他只能按捺心头愠怒,冷哼一声便当先策马进了门,竟是就这样撂下了李易铭不理会。跟他的那小厮阿呆更是没什么心计的人,见状连忙傻乎乎地去追严诩。

    看到死小胖子被晾在当场,越千秋简直对严诩的待人接物不抱指望了。可他正担心李易铭会不会闹起来,却发现人扭头看向了自己,随即噌噌噌跑了过来,竟是不由分说要上他这辆车!知道拦是拦不住的,他顺手拉了这死小胖子一把,随即丢了个警告过去。

    “公主府可不是其他地方,英小胖你不想惹气受就小心点!”

    李易铭看看两边座位被越千秋和越秀一占了,索性往越千秋身边一坐,还用屁股把越千秋往旁边挤了挤,继而恼羞成怒地说,“谁要你提醒!还有,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叫英小胖!”

    他一面说一面瞅了瞅越秀一,倨傲地指着人问道:“对了,这小子是谁?”

    自打看到叫严诩表哥的李易铭,听到那些对话,越秀一早就傻眼了。此时听到李易铭这样问,他顿时又涨红了脸。他曾经听到父亲越廷钟私底下对母亲说,当今皇帝唯一的儿子,英王李易铭是个又胖又笨又懒……反正缺点一大堆,优点完全没有的家伙。

    可听说和看到,那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此时他真真切切感到,这位皇子讨厌极了!

    越千秋哪里不知道越秀一的嫌恶?别说李易铭挤他,就是不挤,他也不高兴和死小胖子同座,此刻直接起身挪到越秀一身边,这才一把揽住了旁边小侄儿的肩膀:“这是我侄儿,我家老爷子最疼爱的重长孙,你要敢欺负他,别说我师父,就连我爷爷也会去找皇上理论!”

    什么叫最疼爱的重长孙,和你比起来差远了!越秀一心下腹诽,但脸色却好看多了。尤其是发现对面那小胖子再也没有斜眼看他,他倒有些感激越千秋给他加了这么一道光环。

    毕竟,和一个皇子,而且是他日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比起来,他这个越府第四代的老大好像真不算什么……

    浩浩荡荡的车马最终在一道垂花门停下,亲自站在这儿迎接的桑紫见严诩一跃下马后,板着个脸走上前来,她就抢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大少爷,长公主都知道了。她说不用担心,在公主府这一亩三分地上,就算是条龙也得盘着,更何况那小胖子顶多只算是一条蛟。”

    严诩这才面色稍霁。

    眼见桑紫笑吟吟地带着几个侍女上前,把三辆车上一大拨人全都接了下来,来过两次的越千秋更是如同主人似的,笑吟吟招呼着那些初来乍到有些拘谨的小客人,他本来还有些高兴,可瞧见那小胖子东张西望,眼睛闪啊闪,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又生起了闷气。

    不知道是越家还是这公主府的人泄漏消息,否则这小子怎么像闻着腥味的猫似的跑了来?

    越千秋的心态却调整得很快,因为死小胖子在,他生怕坏了计划,自己亲自盯着这位英王,又瞅了个空子嘱咐周霁月带着落霞等三个丫头先看死戴展宁和刘方圆。一路前行不多久,他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爽朗笑声。

    “千秋,你这生辰宴可真是好大的派头,居然直接摆到长公主府来了?”

    越千秋循声望去,见齐南天大步过来,而在其身后,齐夫人正在和苏十柒说着悄悄话,还不时朝他们这边指指点点,其中那手指头点的最多的方向,赫然是严诩,他不禁呵呵一笑,随即就笑眯眯地迎了上去,一个个打躬行礼。

    “齐叔叔,婶婶,苏姨。”

    齐南天和齐夫人也就罢了,都领教过越千秋的嘴甜善言,可苏十柒却忍不住咦了一声。

    “上次你不是还叫我苏姐姐吗?”

    “今时不同往日。”越千秋一本正经地说,“苏姐姐从前和我萍水相逢,我叫什么都不要紧,可你现在是长公主的半个女儿,也算是我的长辈,我再叫姐姐,不是平白拉低长公主在我爷爷面前的辈数?”

    居然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你那时候叫我苏姐姐,怎么没想着拉低了我在你师父面前的辈分?

    苏十柒已经彻底放弃和越千秋斗嘴了,当下立时岔开话题道:“今天你倒是带了一大堆小伙伴过来,不给我们好好解说解说都是谁?”

    “看我这记性,苏姨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们且等等。”

    以东阳长公主的身份,不至于特意过来迎接一群孩子,但初来乍到这座公主府,又看到门前有人相迎,对于一群孩子们来说,足可更加重视今日这趟做客。所以,当越千秋笑吟吟地过来招呼他们见客,四个乍一看年纪相仿的孩子全都收起了笑脸,都成了严肃小大人。

    而越千秋的介绍,却从周霁月开始。

    “这是周霁月周姑娘。她已故祖父和父亲都是白莲宗的宗主。”

    越秀一立时瞠目结舌。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爷爷声称是越府远亲的周霁月,竟然是曾经位列武品录,而后又被除名的白莲宗传人!

    周霁月也万万没想到越千秋第一个向别人介绍的竟然是她,而且,不再是之前隐藏身份时用的越府远亲这样一个借口,而赫然是堂堂正正地让她以白莲宗传人的身份示人!

    而她更加没料到的是,苏十柒惊咦一声,随即竟是一步抢上前来,笑吟吟地按住了她的肩膀:“没想到越府还藏着一个小高手!我是回春观弟子苏十柒,以后你可以叫我苏师姐!”

    说这话的时候,苏十柒还故意白了一眼越千秋。

    你刚刚不是改口叫我苏姨吗?看我让你带来的这个小女伴平白无故长你一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