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九十章 甩掉了和甩不掉
    五月初二的这一日,恰是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可对于越府中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日子。从昨天开始,九公子越千秋要去东阳长公主府摆生辰宴,这个消息就瞬息之间传遍了各处。不论私底下如何众说纷纭,也无论从主人到下人有多少人在嘀咕狐疑,都没法改变这么一件事。

    因此,上午巳初时分,二门口一双双眼睛只能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注视着越千秋那亲亲居一大帮子人如同搬家似的准备出门。

    越老太爷一早上朝前特意嘱咐过,因此车马扈从早就预备了齐全。

    越千秋和越秀一叔侄俩一辆车,周霁月和落霞追星逐月一辆车,戴展宁和刘方圆一辆车,越千秋的六个伴当跟着王一丁随车步行,徐浩和安人青骑马,再加上越秀一的随从,严诩和他的小厮阿呆,外加被硬拖去的付柏虎,林林总总竟是有三辆车,二十多人。

    而这边越千秋正准备钻上车出发的时候,突然只听到一声响亮的招呼。

    “九弟!”

    尽管在越府第三代中,因为这七年还夭折过孩子,越千秋确实是老幺,可因为他素日不大和同辈的兄长们来往,九弟这个称呼真的是很少听见,此时第一反应就是在叫别人,等半个身子已经钻进车厢,越秀一却没好气推了他一把,他这才意识到是在叫自己。

    扭头一看,他便发现里头两个少年匆匆出来。认出是二房那一对年纪较小的兄弟俩,排行老五,今年十三岁的越廷铭,和排行老八,今年十一岁的越廷钰,他就复又跳下车来,干笑着拱拱手道:“五哥,八哥,你们这是有事出门?”

    越廷铭和越廷钰满心指望着越千秋会顺势邀约他们同去长公主府,没想到越千秋竟是根本不提这一茬,两人顿时大为不高兴。可越千秋满脸无辜,仿佛没看出他们的脸色,他们只能对视一眼,年方十一的越廷钰就率先开了口。

    “九弟,听说你今天过生日?”

    “谁这么多嘴!”越千秋却是眉头倒竖,扭过头去看自己马车两侧的那些伴当,见他们全都在慌慌张张摇头,赌咒发誓不是自己说的,他脸上发怒,心里却乐坏了。

    越秀一是个老实人,兴许不会乱声张,可今日要想出门必定要和父母长辈说,大太太不在,那边就不会管束那么严格,人多嘴杂,再加上老爷子早间吩咐预备马车,消息肯定是沸沸扬扬,否则他出门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观望?

    因此,恶狠狠瞪过几个伴当之后,他就嬉皮笑脸地对越廷铭和越廷钰低声说道:“五哥,八哥,你们别听人胡说八道,我就是带人去东阳长公主府逛逛。谁不知道我是被爷爷捡回来的,我哪知道哪天是我生日,不过是找个名头出去玩而已。”

    越廷铭和越廷钰险些被越千秋这满不在乎的语气给呛死。就算越家在金陵城众多世家权贵的眼中,不过是暴发户,可好歹如今也算大户人家,规矩体统最是要紧,可听听越千秋这怎么说的,因为要出去玩,就找借口说过生日?老天爷,哪家能容忍得了这种逆子!

    爷爷竟然还这么纵容他!

    别人瞠目结舌也好,恼羞成怒也罢,越千秋却一概不在乎。反正他是越家第三代里最小的,这会儿就直接耍赖道:“总之,五哥,八哥,有事等我回来再说,长公主府那边早就说好了时辰,正等我呢,迟了我就不好意思了。我走啦,再见!”

    尽管招手的时候,越千秋很想来一句拜拜了您哪,可他想想把两人气出个好歹不划算,当下敏捷地窜上了车。严诩本来就因为这一耽搁有些不耐烦,立时大声吩咐起行。须臾,这一长溜人马就浩浩荡荡往外行去,空留着二房那对兄弟在二门口发呆。

    他们原本还想着只要越千秋顺口邀请他们,他们就跟过去。一来给越千秋壮壮声色,二来结交一下东阳长公主,三来也是父母的吩咐,探一探越千秋突然知道了自己的生日,那是怎么回事。爷爷先说是捡来,现在又说是四叔亲生子的这个越家养子,实在让人伤透脑筋。

    结果,越千秋竟是用这种无赖的借口,把他们给丢在了越府!

    越廷铭恨恨骂道:“不识抬举,简直可恶!”

    越廷钰撇了撇嘴,心想四哥你要是一开始就敢拿出这做哥哥的架势来,不是怂恿我打头阵,说不定还能让越千秋买账。现在人都走了,你再骂有什么用?说不定还会被人传到爷爷耳中,那时候挨骂的就是你自己了!

    甩掉了两个碍事的家伙,越千秋坐在马车中,自然而然笑嘻嘻的。等察觉到脸上视线有异,发现越秀一正虎着脸看自己,那已经是车行出了越府门前长街的事了。他不用想也知道越秀一怎么想的,当下就笑嘻嘻地直接起身挪了个位子坐到越秀一身边。

    “长安,叫上你呢,是因为咱俩一块在邱家门前骂过邱楚安和余泽云,一块从街上捡回了霁月,一块去同泰寺找过师父,一块去刑场看过一场未完成的杀头,一搭一档,从来没出过乱子。不像五哥和八哥,我和他们不熟,也没配合过,万一出错就麻烦大了。至于说今天过生日,你总不会还给我准备了贺礼吧?”

    越秀一成功被越千秋气歪了鼻子。骂人的是你,捡了周霁月的是你,找到严诩的还是你,看杀头差点掉下楼的也是你!我每次不是看得目瞪口呆,就是急得火烧火燎,你居然还不放过我,今天还是把我捎带上一块顶缸,我宁可你像对五叔八叔那样,当我不存在!

    “你太坏了!”

    听到越秀一憋了许久,只憋出这么四个字来,越千秋不禁哈哈大笑。

    调戏了二房两兄弟以及越秀一,他因为便宜老爹坑儿子的那点郁闷,终于烟消云散。

    “骗你的!”他拍了拍越秀一的肩膀,随即低声说道,“今天的事很要紧,否则爷爷和长公主会任凭我胡闹?你和我什么关系,五哥八哥和我什么关系,能相提并论吗?我怎么敢再捎带他们?你要是怕我害你,等爷爷来了之后,你去跟着爷爷就好。”

    看到越千秋挪回原位,闭目养神,越秀一这才疑惑了起来。他不知道越千秋是否仍是诳他,可想想太爷爷和长公主那种层次的人,竟然愿意任凭越千秋这么胡闹,应该不会没有理由,他不禁又心里七上八下了起来。

    这一次,他担心的是,凭借越千秋惹是生非的本领,今天的生辰宴会有多大的麻烦。

    而越秀一很快就知道了,他那糟糕的预感一点都没错。

    因为当他们的马车在长公主府门前停下时,竟是“无巧不巧”地和一行人迎面撞了个正着。当他学会了越千秋的习惯,从窗口探出头去,看到一个肥嘟嘟的小胖子咚的一下跳下车,随即步伐沉重,人却很欢快地跑到严诩的坐骑旁边,仰头叫了一声表哥时,他不禁呆了一呆。

    他不用侧头,就听到背后和他一样探头张望的越千秋发出了一声哀叹。

    “英小胖!老天爷,谁把他给招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