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八十八章 爷爷看好你!
    尽管心里有事,但越千秋本来就不是心事重重辗转难寐的性子,再加上拜托了周霁月,他回房之后洗脚上床,很快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然而,一个难得的美梦正做到酣处,他突然觉得鼻子直痒痒,到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的时候,就一下子直接醒了。

    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他的睡意更是消失了一多半。

    因为他眼下竟然不在新居的那张大床上……也显然不在曾经熟悉的清芬馆!

    正当他浑身绷紧东张西望的时候,就听到耳畔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兔崽子,睡得和死猪似的,醒来之后倒挺警醒!”

    越千秋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掀开帘子探出脑袋张望了一下,他就没好气地说道:“爷爷,不带你这么耍人的,要是我在自己家睡觉还睁着一只眼睛,这不是说明咱们越府就好像是四面透风的筛子,谁都能进来吗?”

    他一眼就看到越影身边的人正是严诩,心想不知道是两人之中谁抱了自己过来,当下毫不犹豫趁机小小拍了一记他们的马屁:“再说,不管师父还是影叔,那气息我都最熟,从来不会提防他们,他们又武艺高强,就算我睡梦中被他们抱过来,肯定也不会醒的。”

    果然,严诩就吃这一套,当即嘿嘿笑道:“白天看你老实,这晚上睡相实在真够差的。我刚刚被子一卷把你抱出来,你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倒是在路上擂了我一拳,踹了我两脚。”

    见越千秋笑得和只小狐狸似的,越老太爷不想话题突然被这个孙子带偏到沟里去了,不得不重重咳嗽一声,随即没好气地说道:“好了,大半夜的,没工夫听你们瞎扯。阿诩,你和千秋一个个说,今天这一大两小三个到了家里的,你们摸清楚他们底细了没有?”

    “那个伏白虎……呃,付柏虎……”严诩有些拗口地纠正了一下对方的名字,这才继续说道,“他是代州的马贩子出身,也兼作没本钱的生意,后来和越小四勾搭上了,常常收买小四劫掠到的战马,换成那边需要的各种补给……”

    越老太爷虽说也想知道幺儿的近况,可眼下却没那功夫,当即打断道:“说重点!”

    严诩顿时满脸无奈:“不是我不想说重点,是这种来来往往的勾当他说了一堆,但小四的下落,下头有些什么人,怎么壮大的,眼下在哪,他一问三不知。我恨起来都想把人绑了严刑拷打,可这不是不行吗?所以我真没辙了,就觉得这家伙说得都是鬼话!”

    对于自己和对方软磨硬泡一下午一晚上,竟是没能掏出多少有价值的线索,严诩自然有些郁闷。可斜睨了一眼打呵欠的越千秋,他心想那两个孩子看着和越千秋一般大,可要论狡猾,肯定不是越千秋的对手,说不定徒弟那儿的成果还比他丰厚些。

    可他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越千秋,越千秋却懒洋洋地说:“爷爷见过大伯母了吗?”

    越千秋突然岔开话题,越老太爷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大伯母?她之前说是出门去姨母那儿探病,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这是越千秋没料到的结果。他心里有些犯嘀咕,但还是认认真真地说:“爷爷,爹派人送回来的这两个孩子,一个叫刘方圆,一个叫戴展宁。之前大伯母和我一块见了他们,我带了他们回去,这才发现都是男孩子,立刻回来禀报了大伯母。”

    没有给老爷子太多思考的时间,他就直截了当地说:“那会儿大伯母请师父带着那个付柏虎去安置了,我就听到大伯母自言自语说起一件旧事。十年前大石寨被破时,力竭被北燕掳去,而后降了的两员守将,也是一个姓刘,一个姓戴。我回去之后干脆刺激了一下那个刘方圆,结果他说漏嘴,道是自己的爹爹是刘静玄。”

    越老太爷在越千秋说出大太太的那句话时,面色就已经微微一变,等听到刘静玄三个字,他一时间满脸感慨,竟是连连念道:“刘静玄,刘静玄!嘿,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时今地听到这个名字!既然一个是刘静玄,那另外一个小子,定然是戴静兰的儿子了!”

    严诩的反应则更大,他几乎一个箭步窜到越千秋面前,一把将越千秋抱了起来。

    “千秋,你确定没听错,真的是刘静玄?”

    “没错。”越千秋很干脆地点了点头,“而且刘方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被戴展宁打了一巴掌,说他这是要害死刘叔叔。对了,戴展宁就是我之前差点错认为是女孩的那个,斯文秀气,可看上去他才像是那个做主的人。之前在二门自报家门说出姓名的,也是他。”

    这些话听着有些颠三倒四,没什么条理,但放在越千秋这年纪,却完全不奇怪,所以,越老太爷和严诩这两个相关人士并没在意,而是陷入了沉吟。可这时候,越影却突然开了口。

    “老太爷,那戴展宁在二门大大方方说出了他们两人的姓氏名讳,三太太和一般的下人不知道四老爷如今的下落,自然不足以联想到什么,但大太太这般心思缜密又知道内情的,哪怕千秋后来没有听到刘静玄三个字,她不也是已经想到了那一茬?”

    越千秋眨巴眼睛接上了话茬:“影叔的意思是说,那个戴展宁从自报家门也好,后来打那一巴掌也好,都是故意的,只不过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影叔真厉害,神目如电,他那点花花肠子都瞒不过你!”

    哪怕越影从小看着越千秋长大,此时也不禁奉承得哑然失笑,越老太爷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小影,这小兔崽子给你戴高帽子呢,多半又在耍什么花招。千秋,说吧,你是不是还捣了什么鬼?”

    “我没有啊!”越千秋立时抱屈道,“我又不懂那些大事,所以只是去拜托了一下霁月,让她没事帮我盯着他们两个。”

    “臭小子!”老太爷指着越千秋就笑骂道,“霁月那种心眼诚实的,活该被你耍得团团转!我还当你和那戴展宁棋逢对手,打算好好和人玩一玩呢!”

    越千秋压根不上当,满脸无辜:“爷爷你看错人了,我才没工夫和人玩。我已经落下好多天的功课了,如今背上的伤总算差不多好了,我要读书认字,学好玄刀堂的功夫,那才最要紧,师父你说是不是?”

    “那是……”

    严诩没想到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才答应了一声,他突然察觉到老爷子那火辣辣的视线,这下不得不把越千秋放下地,又低声下气地对小徒弟赔了个笑脸。

    “千秋,换成别的时候,那当然是你说得对,可这次……唉,刘静玄和戴静兰二人按照辈分来说,是我大师伯的徒弟,算是我师兄。那一支一直都在代州军中效力,他们当年也是玄刀堂硕果仅存还有军职在身的武将,一个勇武,一个善谋。所以,那时候玄刀堂之所以武品录除名,其实也有一大缘故是因为大石寨被破,他二人又降了,但这件事一直都有些蹊跷。”

    具体什么蹊跷,他还是先不对越千秋说了……

    尽管越千秋从来没想过要抛下大好生活去混江湖,更是一早就对严诩严正申明过不会继承玄刀堂,可是,眼见回归之后一直行事张扬,不知道低调为何物的师父,今天少有地露出了黯然神伤的表情,本来他就只是讨价还价,预备给自己争取点好处,不禁有些过意不去。

    而这时候,老太爷又在他已经动摇的情况下,加了又一块砝码。

    “千秋,你爹送回来的这两个孩子,甭管是巧合,还是故意,时机恰到好处。因为,从上次你和你师父还有霁月长安出门,结果你被人暗算掉下楼开始,现在已经是一堆人围剿吴仁愿,算计刑部尚书的位子,都快打破头了。”

    “我和长公主商定好,趁着刑部这次犯众怒,把重修武品录的事再拿出来说,本来被除名就有冤屈的白莲宗也有望重回武品录。而这两个孩子回来,不但是你师父和玄刀堂的机会,也是……”

    越老太爷微微一顿,沉声说道:“也是我们大吴的一个机会。若再任由那些鼠目寸光之辈一味压制民间武风,绝非好事!所以,你得弄清楚那两个小家伙手里是不是捏着东西,是什么东西,然后把东西弄出来!为防打草惊蛇,我不会先见他们。”

    听到这里,越千秋终于再无犹豫。他瞅了一眼严诩,随即看着越老太爷,一本正经地问道:“爷爷,那我有多长时间?”

    “五天。”越老太爷直接伸出了一个巴掌,“过了这五天,刑部尚书的位子和武品录的事情很可能就要尘埃落定,那时候借不上这一股风波的力,就很难挽回乾坤了。这次都看你的了,爷爷看好你!”

    一下子背负了这么重大的期待,越千秋不禁压力山大。

    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突然笑眯眯地说:“爷爷,听说再过几日正好是端阳节,听说金明池会赛龙舟?既然如此,那就后天,赶在端阳节前,我想借用长公主府,大家聚个会热闹热闹,您不介意上完朝,在衙门做完事,也去凑一脚吧?”

    老爷子顿时呆了一呆:“端阳节前搞聚会?你准备用什么名目?”

    “名目?”越千秋皱了皱眉,随即没好气地说,“那简单,就说是我生日得了,反正这天底下包括爷爷你在内,没人知道我生日到底哪天,我说哪天就哪天!”

    越千秋说这话时,仿佛丝毫没看到,一旁莞尔一笑的越影和瞠目结舌的严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