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八十六章 一讽二骂三诈
    “公子回来了!”

    越千秋一进院子,就只见六个腆胸凸肚做威武状的伴当站得整整齐齐,齐齐吆喝了一声,那感觉真有点像一排小弟在迎接大哥。就算他这会儿因为听到大太太的自言自语,心情复杂极了,面对这一幕仍是不禁莞尔,当下一本正经地挥了挥手。

    “你们今天也都辛苦了。”

    知道接下来他们肯定不会响亮回答为人民服务,他也没工夫陪这些小家伙多闲磕牙,步履匆匆就往里走。可下一刻,他就发现眼前突然多了两座大山,定睛一看,却只见两个伴当突然张开手臂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次通过赵大娘等熟人推荐上来的伴当,清一色的粗壮憨厚,名字也都平平常常,什么二狗、虎子、大槐……总之显然是父母当初生孩子时看到什么就随口起了名,到了越千秋这儿之前,先经过大太太过目,却没给他们改名,越千秋就给了他们一个承诺。

    日后谁表现好,就请严诩亲口给取一个学名,因此六人都欢欣鼓舞,非常听话。

    所以,这时候突然被两人拦下,越千秋简直意外极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公子,周姑娘和落霞姐姐她们,正在东厢房里给两位小公子上药裹伤。”生得最高最壮,在家里素来被叫做赵二狗的八岁伴当讷讷解释了一句,见越千秋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就越发尴尬了起来,“之前我们洗刷的那位小公子脾气古怪,死活说不想让人瞧着……”

    之前被几个大男人洗刷也惨叫,被安人青这么个女人瞅见也惨叫,现在周霁月和落霞给上药的时候,却还怕被他瞧见?

    越千秋心想这该是怎么娇惯出来的,当下没好气地说:“你们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赵二狗顿时愣住了,紧跟着,他就发现越千秋想也不想就推开他们往前走,旁边的虎子连忙让路,他也被几个交好的小兄弟拽了一把。眼睁睁看着越千秋往东厢房走去,他就听到有同伴在他耳边提点。

    “二狗,你笨不笨啊,咱们是九公子的人,那小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居然帮他们!”

    “还有虎子,你也跟着乱来!那个刘方圆闹别扭就让他去好了,反正他又不姓越!”

    越千秋听着背后这声音,暗想几人还算有救药。等到进屋的时候,他少不得在心里给那刘方圆记了一笔。警惕性强,乱叫乱嚷,自说自话,喜欢闹别扭……总之,警惕很强,自我中心,暂时还没看出任何优点来。

    但他更惦记的,是大太太之前流露出的那个讯息。他可不相信,便宜老爹跑到北燕那么折腾一通后,送来这两个和当年降将同姓的孩子,真的只是巧合。

    屋子里的戴展宁显然已经裹完了伤,上完了药,这会儿正坐在那看着落霞给刘方圆敷药,见越千秋进屋,他就点点头,微微笑了笑。

    而就是这么一笑,越千秋就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会第一眼就将其认作是女孩子。

    这小家伙如今洗干净头脸,穿的显然是从他箱子里翻出来的一套大红衣裳,肤色白净,眉眼如画,竟有几分别样的秀丽,单论容貌,竟是和落霞和周霁月都不相上下。

    越千秋心想只要穿上女孩子衣服,这位走出去能蒙混一帮子人,等去看刘方圆时,却见那小屁孩正在扯被子,想要掩盖裸露的脊背。又好气又好笑的他就开口说道:“以后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子汉大丈夫,又不是姑娘家,还怕人看?”

    “谁是姑娘家!”刘方圆顿时炸了,可他正想一骨碌爬起来找越千秋理论,却被周霁月一指点在背上,顿时惨叫一声又趴下了。他气呼呼地蹂躏着手里的枕头,恶狠狠说道,“南边人就是和我们北边不一样,我从前身边就没有女孩儿伺候!”

    南边……北边……伺候……

    看来,大太太的猜测真有七八分准啊!

    越千秋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半点火气都没有,只是朝着气呼呼的周霁月挤了挤眼睛:“霁月,给他讲讲道理。”

    周霁月是主动上门找事做的,再加上她坚持说自己对疗治外伤更有经验,这才和落霞一块给刘方圆和戴展宁敷药,可现在帮忙却受了一肚子气。

    那个文静秀气的戴展宁也就算了,可这刘方圆从刚刚上药开始,却各种别扭难缠,她早就彻底没了耐性,因此越千秋摆明了帮自己说话,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伺候你个大头鬼!明明来投亲靠友的,说话这么大口气,不怕闪了舌头!落霞姐姐肯给你敷药是你的福气,人家都没嫌弃你,你扭扭捏捏的,哪里像男人了?再说了,难道北边的规矩就是洗个澡敷个药都要大喊大叫的?你以为谁愿意伺候你,娇气,怪癖,嘴还那么不好,要不是看你是客人,谁都离你远远的!”

    越千秋平常只觉得周霁月一身小巧腾挪的功夫是不错,人却素来有些天真单纯,可当这小丫头和人讲道理时,他方才悚然发现,周霁月的嘴皮子功夫那也是相当的厉害!

    看来,多亏他从一开始就在人家面前刷了一次又一次的好印象,否则吃亏的很可能是他!

    刘方圆被挤兑得目瞪口呆,随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还没等他想要找回场子,就听到越千秋干咳了一声:“落霞,你带霁月先去歇着吧。她自己也是客人,过来帮忙也只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没想到却还被不知道入乡随俗,更不懂礼貌的人当成伺候他的。”

    落霞哪会违逆越千秋的话,连忙上前拉了周霁月出去。见素来对人和善的小丫头临走时还气恼地瞪了刘方圆一眼,她猜度着越千秋的意思,就“小声”在旁边劝道:“周姑娘,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计较……”

    刘方圆那张小脸顿时完全挂不住了,一路上千难万险,如今好容易到了地方,一进门先是被三太太的态度给泼了一盆冷水,接下来安顿时却又连番闹笑话,此时还被人说是不懂礼貌的小孩子,他突然抽了抽鼻子,直接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越千秋本来就是把刘方圆当成别扭熊孩子来攻略的,现在这别扭熊孩子祭出了最后的一招——哭,他看到周霁月呆了一呆,落霞也有些不知所措,他赶紧冲着落霞打了个手势,等到她把有些微微过意不去的周霁月给拖走,他就突然重重拍了一记桌子。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这道理不懂吗?就一丁点小事,愿意的话赔个礼道个歉就过去了,不愿意也没人勉强你,这么容易就哭了,难不成你以后打算让人戳着你指指点点,说老子英雄儿软蛋?要你只知道哭,等爷爷回来我就和他说去,我才不要这样的弟弟!”

    刘方圆哭得正伤心,可越千秋这如同火上浇油的一番话,顿时戳到了他心头最痛的地方。他一下子抬起头来,带着哭腔嚷嚷道:“谁要做你弟弟,我有自己的爹爹,我爹爹是刘静玄,他是一等一的大英雄大好汉!”

    熊孩子说出刘静玄三个字的一瞬间,越千秋分明看到,戴展宁那张斯文秀气的脸一下子变了。下一刻,就只见戴展宁竟是霍然起身冲到刘方圆面前,劈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你要是不想害死刘叔叔,就闭上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