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八十五章 扑朔迷离
    “不要……呜呜,救救我……放开我!”

    听到一边屋子里那鬼哭狼嚎似的声音,一边屋子里那悄无声息,越千秋满脑门子黑线。

    刚刚软硬兼施把两个小家伙哄了过来,他立刻把戴展宁交给安人青,把刘方圆丢给六个伴当去洗刷——之所以没让徐浩去管后者,他实在是怕那位追风谷的高手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直接拂袖而去——须知就连他自己,回来后也立马洗手,又换了全套衣裳。

    不是他有洁癖,实在是这俩孩子身上弄得太可怕了……

    要说这不是事先故意设计好的,他把头割下来当球踢!

    若不是越老太爷交待的任务,就凭那坑儿子的便宜老爹,他会管这俩孩子才怪!

    “公子,周姑娘让我来问问,有什么她能帮忙的?”

    见落霞匆匆过来问了一句,越千秋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你告诉霁月,放心,我都有数。她只管好好练字,外头有师父,这里有我,没什么大事要麻烦她。”

    打发走落霞,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就看到东厢房那边,安人青端了一盆脏衣服出来,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他正狐疑她的眼神有些奇怪,这位天生魅惑的少妇就笑了一声。

    “没想到连九公子也走眼了。里头那位可不是小女孩儿,那是如假包换的小子。”

    见越千秋目瞪口呆,安人青只觉得稍稍出了一口从前被人耍得团团转的气,挑了挑眉说:“六七岁的男孩子,乍一看分辨不出男女也很自然。只不过,那副蓬头垢面的样子,亏九公子能看出唇红齿白,男生女相,到底是眼力不错。”

    戴展宁也是女孩子?

    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要不是之前老爷子说什么弟弟妹妹,他哪会认准了一定是一男一女?再说了,之前他说你们是我的弟弟妹妹,这俩小家伙可全都没反驳!

    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到刚刚那鬼哭狼嚎,不由脸色骤变。

    不会是安人青这边的戴展宁是男孩子,那边他丢给六个伴当的刘方圆却是女孩子吧?

    安人青一看越千秋那脸色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虽说她忍不住在嘴上调侃一下越千秋,可这事情非同小可,因此她二话不说就一阵风似的冲进了西厢房。然而,她才刚进去没多久,越千秋就听到里头的刘方圆发出了比之前更可怕的惨叫。

    刹那之间,他就瞧见安人青黑着脸从西厢房里出来,这下子顿时如释重负。

    安人青气不打一处来。那小破孩子一看到她进去,片刻愣神之后就立时合拢双腿捂着下身惨叫连连。她刚刚简直想狠狠抽那小子一顿,就那么丁点大的玩意,有什么好害羞的?想当初乡里这么一点年纪的孩子,都还光着屁股在田间地头乱窜一气呢!

    越千秋放下心头一块巨石的同时,却忍不住摩挲着下巴沉吟了起来。

    要知道,不管是哪个年代,等闲人家的孩子,在洗澡的时候哪来那么大反应?而他刚刚说着那些市井常见的美味时,此时害羞过头,之前却警惕十足的刘方圆却分明兴趣不大,等他开始报菜名的时候,方才显得馋涎欲滴。

    这两个明明都是男孩子,老爷子却偏偏说什么弟弟妹妹,这到底是老爷子口误,还是便宜老爹越小四打什么鬼主意?可恨他那会儿为了避免露出破绽,不曾仔细看那封信!

    而且,把这两个孩子放在第一批送回金陵城越家,莫非还有玄虚?

    越千秋有个良好的习惯,想不通的事就不想,直接去求教更专业的人士,因此,他二话不说就对安人青吩咐道:“你看着他们,我去前头看看,别让师父捅出什么大娄子来!”

    说完这话,他就不负责任地当了撒手掌柜。在半路上截下一个仆妇,问清楚了大太太的去向,他就直奔游鱼斋,还没到院门就听到里头传来了拳脚相击的声音。

    意识到严诩果然是按捺不住和人动起了手,他不得不哀叹便宜老爹没消息则已,一有消息就坑人。这不,他给坑进去了,严诩也给坑进去了!

    在院门口张头探脑,看到严诩和之前见过的那个矮小汉子正打得兴起,乍一眼他这初学者也瞧不出谁占据上风,可当瞧见大太太带着两个丫头站在花厅门口,脸色相当淡定的时候,他就稍稍松了一口气,连忙贴着墙根绕过了激战正酣的中心地带,来到了大太太身侧。

    他可不会对这位大伯母卖关子,当下就直截了当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刚发现的状况。果然,得知两个小家伙都是男孩子,就只见大太太忍不住蹙了蹙眉。

    紧跟着,大太太丝毫无惧于那拳脚劲风,倏然往前走了几步,冷冷喝了一声。

    “你们两个,都闹够了没有?”

    付柏虎本来就是不大情愿地被动应战,有这么个台阶下立时趁势接了严诩一脚,倏然后退到了花厅门边。

    而严诩也同样悻悻收住了手,发现是越千秋来了,他眼神闪烁地冷哼道:“那个叫伏白虎的,你回去告诉越小四那个死家伙,等他回来,我非得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我叫付柏虎,不叫伏白虎……话说你和越四爷怎么连给人起外号都是一个调子!

    平白无故和人打了一场,付柏虎顿时欲哭无泪。而下一刻,他却发现一旁多了个小孩。

    “这位伏大叔。”

    我姓付,不姓伏!

    付柏虎还没来得及纠正,却只见越千秋笑意盈盈地开口问道:“伏大叔知不知道,我爹接下来还要送多少人回来?他们每个人家里还有父母亲戚吗?”

    相对于太过精明不好应付的大太太,还有不由分说就动手的严诩,付柏虎宁可和越千秋这个叫错自己名字的小孩子打交道。他挤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让自己显得尽量亲和一些。

    “总共十六个孩子,听说大多是孤儿,家里没什么人了,越四爷带着他们就是累赘,可又不忍心丢下,所以就大费周折送了回来。不过这两个……”

    越千秋等的就是这最后半句话,他连忙趁热打铁地问道:“难道他们俩和其他人不一样?”

    付柏虎也没太多想,打哈哈道:“我也就是平时在咱们边境和越四爷交易点东西,这次帮他跑个腿,不知道太多东西。这两个孩子虽说有些一惊一乍,可一路上却都很配合,进城过关的时候省了我不少气力,更难得的是都认字……”

    大太太不动声色地看着越千秋套付柏虎的话,等到越千秋再问不出什么了,她就看着严诩说:“严先生,这会儿不得不劳烦你送这位付义士去家中客房休息,老太爷回来准会见他。”

    严诩恍然大悟,当下二话不说答应道:“大太太放心,我自会寸步不离陪着他!”

    眼见严诩陪着苦巴巴的付柏虎离开,越千秋正觉得满脑子问号,就只见大太太对身边两个丫头吩咐回去找本什么书,两人立时悄悄退出了院子,而大太太本人则是转身进了小花厅。他略一思忖,却是蹑手蹑脚跟了进去。

    放轻脚步的他突然听到,走在前头的大太太低声呢喃道:“一个姓戴,一个姓刘,都是男孩子,又来自北燕……十年前,大石寨因为被围多日没有援军,最终力战不敌,两员守将被北燕俘虏,而后降了……那时小叔回来直骂娘,我记得他们就是出身玄刀堂……好像一个姓戴,一个姓刘?”

    在听清楚这番话的刹那间,越千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