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八十四章 越小四在耍花招
    今日越老太爷并不在家,越千秋想了想,留下了严诩在院子里镇场,打发越秀一先回了晴方馆,他就请了大太太一块赶去二门。走在路上,他脑海中未免闪过了好多念头。

    虽说便宜老爹的信上说,这些孩子不止两个,恐怕也不止十个八个,也说明了一下他们的出身,可他因为生怕越老太爷怀疑,那封信根本就是匆匆扫过,所以也没法注意每一字每一句,更无法确定,人真的只是便宜老爹袍泽的儿女,以及流落北地的南人孤儿。

    会不会还混杂着私生子私生女之类的?

    又不是人人都是严诩那个眼界奇高的家伙,说不定越小四就找到真爱了呢?

    大太太一路牵着越千秋的手出去,眼角余光却一直都在打量这个侄儿。见人若有所思地想着事情,时而微笑,时而蹙眉,表情丰富极了,但真要说担心之类的情绪,那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想到老太爷日前又留了自己一次,给她看了越四老爷的亲笔信,她不禁叹了一声。

    那个素来跳脱的小叔子,还真是一个人物!

    当她带着越千秋来到二门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早到一步。就只见三太太正在几个仆妇丫头的簇拥下等候在了那儿,见着她时,这位弟妹打叠出了一脸和煦的笑容,脚步轻快地上前说道:“大嫂也来了?四叔多年没消息,所以我既然管着家,听到这事就过来看看。”

    大太太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即就对越千秋问道:“一会儿千秋可要当哥哥了。”

    越千秋打了个哈哈含糊过去。从前在越府这一辈他是最小的,虽说有越秀一这样的侄儿,可他顶着张小孩子的脸被人叫九叔,说实话心里也感觉很诡异,所以一向不大在乎越秀一叫不叫那一声。须知他前世那会儿还不满二十,被人叫大叔那是绝对要暴跳如雷的!

    当然,这时候越千秋坚决不肯把两世年龄加一块算……所以他心安理得地认为,被人叫哥哥是很合适的。

    然而,不论是别有用心的三太太也好,心中好奇的大太太也罢,甚至是怀着探究便宜老爹八卦心思的越千秋,当他们看见家丁领进来的一行人,全都一时目瞪口呆。

    哪怕是行事雍容,大气镇定的大太太,此时也真的是足足呆愣了好一会儿。

    三太太就不用说了,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是小叔子的儿女?这是乞丐吧?

    不,就连金陵城的乞丐,也应该要比他们更像样一点!

    那个小一点的男孩子好像已经满身脓疮了!

    越千秋却不知不觉想到了自己从大街上把“碰瓷”的周霁月给捡回家的情景。

    他没有如同别人那样盯着他们那褴褛的衣服,黑一块白一块的脸,而是若有所思端详那两个孩子的眼睛。那个警惕犹如小猫似的男童暂且不提,那个依稀瞧着像女童的孩子,眼睛却如同一汪清泉似的清澈,等看到那个矮小精悍的中年汉子,他就更加狐疑了起来。

    没道理这护送者还挺像模像样,孩子却弄得如同乞丐似的!

    别人还在震惊于这两个孩子的外表,越千秋已经大步走了上前。见那个男童一个闪身往女童背后躲去,他就笑吟吟地伸出手去:“我是越千秋,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的弟弟妹妹了。能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吗?”

    也许是他那小孩子的外表着实很有亲和力,也许是他笑得灿烂阳光,那个警惕心很强的男童渐渐探出了脑袋,但仍然闭嘴不肯说话。

    而女童则在犹豫片刻之后,细声慢气地说:“他叫刘方圆,我是戴展宁。”

    三太太原本就恨不得捂鼻遮挡两个孩子身上那股难闻气味,闻听此言顿时心中一跳。她猛地放下了手,尖声惊叫道:“怎么一个姓刘,一个姓戴?不是四叔送子女回来吗?难不成又是到家里来讹诈的骗子?来人哪,把他们……”

    她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大太太就沉下脸喝道:“三弟妹,住口!这是四叔在外收留的孩子,特意捎信给老太爷,请家里帮忙照管,你这样大喊大叫胡言乱语的,小心吓着他们!”

    原本几个围上来的仆妇听到大太太板脸这一喝,顿时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更让她们惊讶的是,那刘方圆因为三太太的话而受了惊吓,竟拉了戴展宁就想走,可越千秋早就抢在前头,伸出双手拦住了他们。

    扭头看见那自称戴展宁的小女孩儿反过来拉住了刘方圆,越千秋就笑嘻嘻地说:“三伯母那是和你们开玩笑呢,别当真。以后你们就跟着我,走吧,跟我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好好大吃一顿!”

    越千秋见刚刚还想跑的刘方圆渐渐有些犹疑,他就笑眯眯地说道:“我那儿有碗口大的桃子,香甜的蒸糕,蹲得酥烂的猪蹄,喷香滴油的烧鸡……”

    不知道两个孩子的真实出身,他试探性地说着这些很平常的美食,看到戴展宁,轻轻咬着嘴唇,分明一口洁白的牙齿,刘方圆也只是微微有些动心的样子,他干脆竟是来了一段报菜名,这下子,两个小孩子全都一愣一愣的,他趁机绕到刘方圆背后,轻轻推了他一把。

    “走了走了,都到家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儿交给大太太就行了!至于这两个明显有问题,绝非出身普通的孩子,他得弄回去审一审……当然,审之前,得把人拾掇干净。那刘方圆居然还一身脓疮,故意恶心人也不是这么干的!

    大太太见越千秋自顾自带走了两个孩子,而那矮小精悍的汉子欲言又止,她就径直走到他面前,微微颔首说道:“尊驾远来辛苦,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我来。”

    尽管大太太的打扮远不如三太太华丽,身边也没有簇拥着那么多仆妇丫头,可那矮小汉子仍然从刚刚那简短的对话中分辨出,谁才是这宅院中真正说话算话的人。哪怕他原本打算完成任务后就溜之大吉,可面对大太太那视线,他一时抗拒不了,只能点了点头。

    眼看大太太竟是问都不问自己一声,直接把人引往越老太爷外书房游鱼斋的方向,三太太几乎气恼得掰断了指甲。明明她才是管家的儿媳妇!

    把人引进了游鱼斋东面待客的一间小花厅,大太太吩咐小厮去送茶来,这才含笑问道:“是尊驾护送这一双孩子到金陵的?敢问尊姓大名?之前送信的那位,是你还是另有其人?”

    矮小汉子连忙欠了欠身,恭恭敬敬地说:“回禀夫人,小的付柏虎,受过越四爷救命之恩,这才护送了两个孩子从北边过来。之前送信其实也是小的,只是老太爷在金陵城里名声太大,小的没想到越四爷真是老太爷的儿子,所以小的往门上投书之后有些害怕,先跑了。”

    谁能想到在北燕头上也不知道挂了多少赏金,实则却混得风生水起的那位,竟然有这么硬的背景!换成别人有这想都想不来的出身,会提着脑袋去干那种事?

    当然,除了北燕大寇,某人现在的另一个身份说出来,也要让人吓一跳就是……

    离家出走这么久,如今就这么随随便便托他捎回来一封信,还附带两个不相干的孩子,这还声称是第一批,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他实在怕越老太爷把满肚子火气发在他头上!

    大太太看到付柏虎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人家心里如何腹诽,当下就微微笑道:“付义士一路辛苦了,不过我很好奇,你穿得还整齐,那两个孩子怎么会是那副光景?”

    付柏虎顿时额头冒汗。可在大太太犀利的目光下,他就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人:“好教夫人得知,因为没有路引,一路上我是用了点非常手段,可带两个孩子上门原本应该拾掇整齐的。但越四爷特意吩咐,把他们弄得凄惨一些,看看家里人什么反应……”

    大太太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她之前正欣慰老爷子一直操心的幺儿如今也算一号英雄人物了,没想到竟然故态复萌玩弄这种小伎俩耍人。这还真是她那小叔子能做出来的事!

    不消说,三太太之前看到两个孩子形貌,又听到他们名字之后的反应,早就被他料定了!

    想归这么想,大太太却还是客客气气地说:“既如此,付义士还请先在家里住下,老太爷回来之后,想来也定然有话询问。”

    “不不不,小的还急着回去,不敢多留……”

    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传来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想留也得留,不想留也得留!今天你要不给我讲清楚越小四那个没义气的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休想走出这个门!”

    听到这话,大太太不禁以手扶额,平生少有地头痛了起来。

    越千秋明明把严诩留在了新居,这位主儿怎么偏偏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