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八十三章 乔迁许愿,终究来了
    “听说四老爷的亲生儿女这两天就要到了。”

    “没错,这回可是真的,老太爷看了四老爷的亲笔信后当众说的,可不像上次那冒牌货!”

    “只不过,老太爷到底怎么想的,竟然让九公子去带弟弟妹妹?”

    “不懂了吧?这就是老太爷的厉害之处了。九公子要是对弟弟妹妹好便罢,要是不好,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当越秀一带着两个丫头出了晴方馆,径直去前院找越千秋时,他根本不用竖起耳朵,就能听到那些议论声。毕竟,他不是大太太,人家忌惮大太太的威严,却不会太忌讳他这个重长孙,更何况这些话里也没怎么编排主人,因此他只能听在耳里,急在心里。

    那位素未谋面的四叔公是怎么回事?

    离家出走还不算,现在还把儿女送回来给养子……天底下哪有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

    虽说因为怕了越千秋惹是生非的深厚功力,他这些天一直都没怎么去见这位九叔。可今天是人家乔迁的日子,他的祖母大太太一会儿都答应会亲自过去道贺,他掐着手指算算自己欠下的人情,大太太一说,他就先来了。

    连礼物都是精心挑选的一套文房四宝,他选东西的时候真有点心疼!

    然而,当他刚刚来到那个几乎可以说是独门独户的院子门口,就听到了越千秋的大声嚷嚷:“师父,歪了,左边上去一点……左边,都说了左边,您老人家怎么左右不分啊!”

    越秀一之前在邱楚安那儿碰了个大钉子,多亏越千秋这才扳回了脸面,后来跟着越千秋去寻访严先生,结果发现爷爷推荐的竟然是严诩这么个明显更让人放心不下的家伙,越秀一就干脆求了大太太,如今拜了一位六十出头的老翰林为师。

    就算不被那尊师重道,最注重规矩礼仪的老先生熏陶,他也实在瞧不惯那对师徒!

    果然,越秀一才刚进院门,就只见一溜六个服色整齐,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童子正傻乎乎站在院子中央,曾经冒充过四太太的安人青笑吟吟站在一旁,院子门口是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丁王一丁,以及仪表堂堂却脸色发黑好像谁欠了他几百贯的徐浩。

    而越千秋这个九公子则是挽着袖子在正房门前扶着一架梯子,严诩正在梯子上头挂一块匾额,匾额上蒙着一块红布,显然没有立马揭开让人看看内容的意思。

    这在越秀一看来,简直是主从都调转过来了,哪有主人干活,下人看热闹的!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越秀一的心思,大呼小叫的他等到完全满意了,这才对严诩嚷嚷了一声大功告成。等到严诩也不用梯子,直接一跃落地,拍了拍满是灰土的手,他就立刻招手叫了一个伴当上来,接过其手中的一个茶壶,笑吟吟递给了师父。

    “师父辛苦了!”

    “这么点小事,说什么辛苦?”严诩笑得神采飞扬,哪里还有前几日的颓废。等到转过身来,见越千秋让赵大娘等浣衣妇举荐,大太太亲自过目之后送来的六个伴当无不腆胸凸肚,表现出雄赳赳气昂昂的一面,他不禁满意极了,当即冲着门前的徐浩勾了勾手。

    上次被韩昱这个知事押回了武德司,尽管徐浩还没有吃真正的大苦头,但惊吓却已经很不少,等到被严诩从武德司里捞出来的时候,他更是如同惊弓之鸟。所以,哪怕此时严诩这种召唤很有些不够客气,但他还是不得不苦着脸上前。

    毕竟,即便越老太爷当年是草根,可如今的声势却远远胜过余家!

    更别说严诩自己就是东阳长公主的独子!

    “这六个小家伙能像现在这样站有站样,都是你教导有功。以后他们就归你教了!”

    越千秋看到徐浩那种憋屈到险些一口血喷出来的样子,他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当下,他笑吟吟地说道:“徐老师,我知道他们从前都是些没读过书也没练过武的顽童,你教起来未免吃力。可想必你也听说了,我的弟弟妹妹就要回来了。如果你教得好,到时候我弟弟就交给你,如何?”

    徐浩顿时心中一动,第一反应就是去看严诩。察觉到他的视线,严诩顿时很没好气地说道:“光是千秋一个我就忙不过来了,到时候当然得你多担待一点。”

    虽说复兴玄刀堂就需要人,可宁缺毋滥,如果越小四送来的孩子资质不错,又像越千秋这样机灵聪明,善解人意,那也就算了,否则他可懒得多费脑筋!

    严诩已经完全忘了,想当初他为了拐骗一个徒弟学武,自己也能有个稳妥的地方混饭吃,那有多艰辛……有一次好容易成功混入了一户殷实人家,却因为他一个看不惯那家主人虚伪的做派没管住嘴,最终被轰了出来!

    听说要教越家公子,徐浩那张脸终于好看了一些。他有些讨好地笑了笑,正要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越千秋突然又冲着他身后某个方向招了招手。

    “长安!”

    越秀一虽说如今对越千秋的印象有些改观,可上前行礼叫九叔的时候,还是有那么几分不大自在。而越千秋接下来说的话,那就让他更加不自在了。

    “长安,这位徐老师可是追风谷排名前三的高手,功夫非同小可,你可别成天读书读出个书呆子,有时间不妨常常向徐老师讨教。”

    不等越秀一答应或拒绝,他就笑吟吟地对徐浩说:“徐老师,长安是我侄儿,他可是咱们越家的重长孙,爷爷的心头肉,你有机会多教他两手,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可还没说要学武吧!

    越秀一简直受不了越千秋的自说自话了。可就在他打算义正词严拒绝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轻笑。就是因为这么一声笑,他立时老老实实站好,再不敢随便说话了。

    “千秋这主意不错,我本来就一直担心长安一味读书,却忘了强身健体,有徐老师这样的人提点教习,我倒是能放心了。”

    眼尖的越千秋早就瞥见了大太太,这才故意说这话,没想到大太太竟然真的答应,他倒是呆了一呆,慌忙迎上去叫了一声大伯母。

    而听到他这一声称呼,徐浩在片刻发怔之后,顿时内心狂喜。即便他是中六门的追风谷出身,可哪家门派不希望在朝中能有个大靠山?越千秋是养子,日后前途说不好,可越家重长孙那总是不可能随随便便放弃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待要上前去向大太太表一表态度,却只见院门那边的王一丁探头探脑叫了一声:“九公子,严先生,有人传话,说是四老爷派人护送的两个孩子已经到了!”

    尽管答应了越老太爷,但越千秋还是心中一跳。

    竟然偏偏在今天他刚刚乔迁新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