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一十章 大人物的请柬
    爷爷不在,影叔不在,师父不在。

    周霁月不在,刘方圆戴展宁两个小屁孩也不在。

    憋在越府七年,自从终于得以出门,而且还收获了一堆大小伙伴之后,越千秋就不是什么静极思动了……他根本就是天天闲不住,天天想动!更何况,没有严诩,谁教他武艺,谁教他读书?鹤鸣轩里的书几乎都被他翻了一遍,已经不足以解闷,更何况是解忧?

    而且,事情上不上下不下最吊人胃口了。

    吴仁愿高泽之和白莲宗玄刀堂的公案究竟怎么样了?

    便宜老爹越小四在北燕使团里头究竟是个什么光景?

    虽说很想知道,可越千秋知道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往外跑。毕竟,七岁小孩子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仗着大人的势,挤兑一下家族的敌人,挤兑一下那些没什么实际倚仗的败类,又或者和人耍小花招,那都不要紧,可那不意味着他就能参与到真正的朝廷大事中去。

    那是属于成年人的范畴,没看连越大少爷越廷钟都还被排挤在这个核心圈子之外呢。

    哪怕他昨天晚上睡眼惺忪被提溜进宫,糊里糊涂多了一个七品官职称,也是一样!

    于是,早起之后,越千秋找来安人青,听她讲了一上午那些年跑江湖卖解遇到的事解闷,下午闲极无聊,就涎着脸跑到了衡水居,讨了大太太首肯,去越秀一上课的地方,旁听了一回课。

    越秀一原本还很担心这位走到哪事情就跟到哪的九叔出幺蛾子,可发现越千秋从头到尾始终老实乖巧地听讲,那位六十出头的林老先生临走前还夸赞了两句,他忍不住拿眼睛斜睨越千秋,等老师走远了,这才轻哼道:“你还真会装。”

    “人生在世,本来就一直都在装。”越千秋笑嘻嘻地耸了耸肩,“小时候装乖巧,装老成,长大了或是装高冷,装高富帅,装无能,装聋作哑……但最喜闻乐见的还是……”

    装逼……

    这不适合给小孩听的两个字,越千秋就不说了,单单他说得那些,就已经让越秀一满脸惊愕加糊涂,好像有懂,好像没有懂。他拍拍越秀一的肩膀,刚想转身走,就只听越秀一开口问道:“你明天还来不来?”

    越千秋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今天这趟旁听是想来验证一下,这年头普通老师是怎么上课的,结果不出所料,照本宣科,无聊透顶,今天装了那么久的好学生,他都快到极限了,明天还来,找虐吗?事实证明,严诩这个老师也许在某些方面不那么靠谱,但最适合他!

    “不来了,省得别人说闲话,道是你请的老师却便宜了我。”

    越千秋头也不回地招了招手。可他还没走出去几步远,就只见手中拿着一份大红洒金帖子的向二娘快步走了进来,先对他微微屈膝行了礼,随即才对越秀一问了好。

    向二娘平复了一下呼吸,这才恭恭敬敬地说:“九公子,江陵余氏本家余大老爷到金陵了,这是给您的帖子,邀您明日过府游园。”

    江陵余氏?就是余建龙余泽云父子好容易对了宗谱攀上旁支的江陵余氏?

    越千秋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仰起头,满脸错愕地对向二娘问道:“送给我的帖子?向姑姑是不是弄错了,不应该是送给爷爷或是大伯母的吗?”

    向二娘确实也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是江陵余家的人送到门上,门上又一层层往里头递的。听说三太太拿到帖子的时候,还发了好一顿脾气,随后才让人送去亲亲居。

    可越千秋既是过来晴方馆听课了,落霞就亲自拿了帖子去衡水居请教大太太,大太太斟酌了一阵,又命她送了过来。

    此时此刻,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该发表意见的事,唯有一字不落地复述大太太的话:“九公子,太太说,江陵余氏在前朝就是雄霸荆楚的大族,但那会儿北地世家实力雄厚,余家偏居一隅,还称不上世家。我朝太祖皇帝起义,江陵余氏很早就出人出力,当年余氏家主的嫡亲弟弟还娶了太祖皇帝的一个妹妹,又将家业迁到扬州。这百多年来,出过不少杰出人物。”

    越千秋不禁啧了一声。这年头没有隋末大乱战,没有五代大乱战,可朝代更迭时也是打得挺狠,不过世家终究是留下了生存的土壤,哪怕什么博陵崔氏,清河王氏,兰陵萧氏这样的,湮没在了数百年的历史当中,可长江后浪推前浪,终究留下了一些前浪。

    所以,这会儿他非常认真地听着向二娘讲述江陵余氏的发家史,包括本朝已经出了一位宰相,三位尚书,四位侍郎,太守县令等等无数……而在他身后,越秀一虽说眼睛瞪得老大,但却不像越千秋这样拼命记着这些消息。

    毕竟,身为重长孙,早早记下这些东西是应该的,记不下才要受罚。

    而向二娘做了个简明扼要的讲述之后,这才郑重其事地说:“大太太说余大老爷曾经当过太守,进京之后任大理寺少卿,后来在礼部侍郎的位子上告病回家,这次上京,很可能是意在刑部尚书。所以,大太太已经亲自出门,去打探余大老爷这次邀约还有谁了。”

    越千秋本来还寻思是不是故技重施,拐了越秀一和自己同去余家,可听到大太太如此仗义,还特地亲自帮自己去打听内情,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那么不厚道了。

    毕竟,就算每次都是他在前头冲锋陷阵,可越府重长孙在后头心惊胆战看热闹,虽说实际上是多点历练,但毕竟会显得人很无能……哪能和他这颗有恃无恐的心脏比!

    “多谢向姑姑,等大伯母回来,我亲自谢她!”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越千秋当然不会因为向二娘是之前向妈妈的妹妹,就把人当仇人,事实上人现在的大太太头号心腹位子,他还贡献不小。因此,这会儿他竟是客客气气做了个揖,这才从向二娘手中把大红帖子接了过来,随即向越秀一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去。

    见越秀一看着越千秋的背影呆呆出神,向二娘还以为他还有些嫉妒,连忙上前低声解释道:“长安少爷,九公子之前和余泽云有些冲突,还借着老太爷和长公主的缘故狠狠坑了余家一把,再加上老太爷和长公主又在他背后推波助澜,想来余大老爷下帖子,也是有缘故的。”

    越秀一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我是怕他到时候去见江陵余氏那位大老爷,又惹出什么事情来。”

    向二娘顿时为之哑然。

    换成别人那自然不可能,可要是越千秋,也许真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和那边主仆俩想得不一样,回到亲亲居的越千秋压根没想着惹是生非,而是琢磨着怎么把自己这有些过头的名声扭转回来,甚至盘算着能不能以修身养性之类的由头把这份帖子给回了。可是,当他召来安人青探问是否可行时,迎来的却是这位妖媚少妇不可置信的眼神。

    “九公子,你知不知道江陵余氏的帖子有多难得?”

    见越千秋很干脆地摇头,安人青就嘿然笑道:“我从前经过扬州城时,余老太爷过生日,满城空巷,从地方官到当地名门望族,富商大贾,一个不落全都去贺寿了。家财十万贯的富商大贾,也就只有边角位子而已。余家但凡捐助什么,所有人都跟风,余家要是说谁的不是,那就是千夫所指。听说当地不少举子上京科举时,最希望得到的就是余家一份推荐帖子。”

    “我又不想考状元!”

    安人青顿时为之哑然。在出身底层的她看来,能考上状元自是最了不起的,至于江陵余氏这样的世家门庭,那更是高不可攀。以越千秋那张嘴,这要是能拐回一个出身世家的小媳妇来,将来越家脱离暴发户的行列就容易多了!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安人青正在编排他的终身大事,可他望着那张大红请柬,只觉得这犹如烫手山芋甩不脱。他也就是说说而已,要真的能随随便便不去,大太太早就直说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到了下午越老太爷平常该回来的时候,从户部衙门却送回来一个消息,道是老爷子被召入宫中商议,今天晚上不回来。

    等严诩竟然也让人特意捎信给他,说是今晚也回不来,越千秋就彻底绝了去向东阳长公主讨教的念头,因为那位长公主殿下很可能也和他的爷爷以及师父一块忙碌着。

    也就是说,不管明日江陵余氏那边是不是鸿门宴,他只能独自去应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