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十九章 作茧自缚
    明明是为了自己的事,东阳长公主竟然煞有介事地去问越千秋一个小孩子要报答,苏十柒哪怕听东阳长公主说过越千秋的光辉战绩,仍然有些发愣。

    就连安人青也同样忍不住多看了越千秋好几眼,心想她总算没白挨那十小板,也没白跟这么个小毛孩子。她可不觉得,东阳长公主会随随便便说这话。

    而越千秋眯了眯眼睛:“长公主想要我怎么报答?”

    东阳长公主笑了一声,突然站起身就这么径直往外走去。越千秋见状,立时对安人青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陪着苏十柒,自己拔腿就追了上去。

    等到了屋外,他见东阳长公主自顾自缓步走上了那座九曲十八弯的木桥,他便一本正经地背着手紧随其后,远远跟着的桑紫瞧见这一老一小极其不协调的一幕,不由哭笑不得。

    微风拂过,水面粼粼,东阳长公主偶尔驻足停留时,便会有锦鲤云集,显然是等着喂食。而越千秋看到有几条肥硕的大鱼奋力将同伴顶了出去,不由得多瞅了几眼,随即就听到东阳长公主开口说道:“之前我才对你说过那话,你现如今就把人领到了我这来,有什么企图?”

    “我本来应该说,没什么企图,就是找个人陪长公主说说话。”

    笑眯眯说过这句话之后,越千秋就词锋一转道:“但我其实对师父说,长公主有个人陪着说话谈心,尽孝膝下,以后就不会那么催逼他了,他也能轻松一点。”

    见东阳长公主倏然转头,目光犀利得仿佛刀子,他就缩了缩脑袋说:“长公主别这么看我,怪碜人的。虽说当初爷爷让我去同泰寺寻访名士严先生的时候,我被邱楚安那家伙给恶心坏了,很不情愿,但自从找到严先生,拜了师父,和他相处这么久,我却越来越喜欢他了。”

    “他不像我家里二伯父三伯父那样,成天戴着一层假面具;也不像爷爷那样,我一不留神他就给我下套子;也不像影叔,功夫高得没了边,面上常常冷冰冰的。师父随心所欲,谈笑无忌,学问好,武艺也好,所以我不希望他因为什么事情,和我爹一样说跑就跑了。”

    说到这里,越千秋一脸的严肃:“我也希望师父能早日给我找一个师娘,定定心心过日子,就好像那位齐叔叔一样,以后再给我添几个师弟师妹。可首先得师父自己乐意,得他自己喜欢。我看得出来,他其实一直都是惦记长公主的,就是怕您逼婚。”

    东阳长公主一直都知道,严诩是个不那么合群的人。金陵城里达官显贵有好多个圈子,不少公子哥即便纨绔,也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然而只有严诩不喜欢那种假情假意的来往,几次过后就再也不肯去,反倒私底下交了越小四齐南天这寥寥几个朋友。

    而现如今,越千秋这个分明只因为爷爷算计而拜师严诩的小家伙,居然说喜欢严诩这个她眼中绝对很糟糕的师父?居然还那样帮严诩说话?

    她那犀利的眼神终于柔和了几分:“可你要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可以不逼他,但严家只有他一根独苗,他在外头晃悠这几年,竟然也没有带个媳妇回来见我。”

    “那是师父眼界高。”越千秋毫不客气地把严诩之前对自己吐槽千金小姐和江湖侠女的话给说了,见东阳长公主啼笑皆非,他就再次拽住了她的衣角。

    “长公主既然看好苏姑娘,那就留着她在公主府做个伴呗?我以后会尽量带着师父常来常往,如果真的有缘,说不定就有了您希望的那个结果。如果没缘,长公主日后还可以嫁女儿嘛,有外孙不也是您的晚辈吗。所以,刚刚长公主问我怎么报答……”

    越千秋顿了一顿,笑意盈盈地说:“当我哪一天重新把师父劝了回公主府住,而不是见了您就躲,然后让他娶了媳妇,那就是对长公主您最大的报答!”

    对于东阳长公主来说,这话简直比任何承诺都要动听!

    饶是她对越千秋的印象一直都颇为不错,可此时此刻,她还是异常惋惜这不是自己的孙子。她转身蹲了下来,笑着摸了摸越千秋的头,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把阿诩交给你这个小徒儿了!”

    “长公主放心,我一定把师父扭过来!”越千秋做了个发狠拧毛巾似的手势,等到东阳长公主站起身拉了他的手,他就顺势跟着对方一同往前走。

    “其实,昨天师父出去一整天,也不知道上了哪,我就翻墙进了他那院子,结果……”

    这才是他今天跑来最大的用意。他言简意赅地把英王李易铭“负荆请罪”那一段给说了,他觉察到东阳长公主的手似乎有些僵硬,他就低声嘀咕了起来。

    “那时我很想让师父别理他的,可师父说宫里可能还要再多两个皇子,如果就直接把那英小胖赶走,我反而觉得不太好,就劝了两句,可压根没想到他会磕头认错……”

    “我更没想到,英小胖竟然说要和我歃血为盟,我都吓死了,只能好好劝了他几句。”

    东阳长公主对最后英小胖这个绰号微微一笑,而对于越千秋说得这么一件事,她却自始至终没有多大动容。直到在这座九曲十八弯的木桥上来回转了足足两趟,她才开口说道:“幸好有你,否则若让阿诩由着他性子来,那么难免后患无穷。”

    她说着顿了一顿,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越千秋说:“你可知道,那一日阿诩教训过那小胖子,你们离宫之后,冯贵妃就跑到皇上那儿哭了一场,想让你给那小胖子做伴读?”

    哈?

    越千秋简直差点魂飞魄散。就死小胖子那个扑街货,他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前一次的虚与委蛇也只是无奈为之,要让他和李易铭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干脆自挂东南枝好了!

    不过爷爷既然没说,事情应该已经搪塞过去了吧?

    心里这么想,他脸上却可怜巴巴地看着东阳长公主,随即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那种从小习惯了鞭子打人玩的家伙,我羞于和他为伍!”

    “如果他也想要阿诩当他的师父呢?”

    那一瞬间,越千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昨天死小胖子会特意跑来向严诩负荆请罪,又哭又跪之后,还要和自己歃血为盟。敢情是认清现实,哪怕挨过严诩那般教训,也要找个靠山啊!这么说,宫里那位贵妃娘娘的危机感好像挺强的?

    他有些不得劲地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长公主不觉得辈分不对吗?”

    东阳长公主顿时大笑了起来。

    她优雅地转身,淡然若定地说:“英雄所见略同。我本来是打算这么回绝皇兄,要想阿诩三天骂娘两天打人,那么他尽管把人请去教那小胖子,要舍不得,就免开尊口。可后来想想,难免有人从前娇惯现在却狠心,我索性回答说,辈分不对,另寻高明吧!”

    严诩有这么个娘真是太好了!

    越千秋如释重负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东阳长公主那亲切的声音。

    “既然你之前那么承诺,我和你爷爷的一年之约就作废好了。相反,我和你定一个一年之约,一年之内,你让阿诩搬回来。若成了,我答允你任何事情,不成,你任我宰割,如何?”

    见东阳长公主将手掌放在脖子上,笑吟吟地做了一个横切的标志,紧跟着自说自话地弯腰拉了他的小指勾了勾,念了念拉钩上吊之类的话,越千秋顿时呆若木鸡。

    那天才欺负了英小胖,现在就报应了,他这算不算作茧自缚?

    可就在他郁闷到极点的时候,东阳长公主又笑了起来。

    “今天苏姑娘正好来了,我也想到一件事。那一日余家赔出来的剩下四百亩地,我做主,分了武德司二百亩。有了这个人情,你以后有事可以尽管让阿诩去武德司找知事韩昱。至于剩下的二百亩,我反正也用不着,都挂在阿诩名下了,毕竟就算分给你,你也不能置私产,阿诩那性子,他的就是你的,绝不会贪墨。”

    说到这里,长公主竟是对越千秋眨了眨眼睛。

    “既然武德司的地和苏姑娘的地,你的地连成一片,你说区区佃户闹事的小事,韩昱拿了那么大好处,会不会一块顺手解决了?”

    尽管越千秋今天只是拿这当个借口跑来见东阳长公主的,仍是觉得无地自容。

    和这些高段位的老谋深算者相比,他真是弱鸡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