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十八章 你该怎么报答我?
    咚咚咚——

    砰砰砰——

    眼看那声音就要演变成咣咣咣时,两扇斑驳掉漆的大门终于被人一把拉开了。

    看到门外那张大大的笑脸,苏十柒满腔火气又给憋了回去,却硬是板着脸道:“你又来干什么?”

    “咦,苏姐姐不是答应了去探望长公主的吗?”越千秋故做惊奇地瞪大了眼睛,“上次是你自己答应的,难不成又反悔了?”

    我只是说考虑考虑,哪里就答应了!

    一说起这个,苏十柒顿时怒从心头起,可严诩没来,来的只有七岁的越千秋,她就算再想发火,也不能对着个小孩子撒气,只能硬梆梆地说:“去就去,谁叫我上了你们师徒的当!有其师必有其徒,一个比一个狡猾!”

    “苏姐姐你这就错了。”越千秋一本正经地干咳道,“我师父不狡猾,狡猾的是我。”

    听到这里,越千秋背后侍立的安人青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虽说上次在应天府衙挨的十小板,现在她那臀腿还牢牢记得那番滋味,伤势也还没全好,心里自然还是有些怨恨的,可越家好歹给了她一个安生的饭碗,她也就姑且安下心来,认命接受了新差事。

    而苏十柒也差点喷了。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到安人青旁边站着的徐浩时,她立时柳眉倒竖,指着徐浩厉声质问道:“少给我油嘴滑舌,这家伙怎么也在这?”

    越千秋不用看也知道苏十柒指的是谁,但他还是满脸疑惑状地回头瞥了一眼,随即就恍然大悟道:“苏姐姐说的是徐老师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前几天才刚刚进越府的徐老师,他如今弃暗投明,算是我们越府的人啦,暂兼武术教头一职。”

    这一次,安人青再次没能忍住,恰是笑得花枝乱颤。她当初刻意装扮得楚楚可怜,犹如小家碧玉,如今既然不用伪装,她哪怕穿着一身正经妇人的衣衫,却仍旧显得妩媚妖艳。这一笑,更是连苏十柒看得都呆了一呆。

    见苏十柒那狐疑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了个转,虽说知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可安人青深知如今这差事,只要把越千秋奉承好那就是最好,当即对苏十柒飞了个媚眼说:“苏姑娘,九公子的意思是,如今徐老师兼了他身边六个新选伴当的武术教头。”

    徐浩终于额头青筋毕露。武术教头个屁,那六个小破孩子半点基础都没有,一个个笨的要死,要是放在追风谷,就是跪十天十夜也没人肯收他们进门的!

    要说越千秋的资质倒确实相当不错,可早就被严诩给霸占了,他就算想教个一招半式拉拉关系都找不到机会!

    不但如此,他还被越影收拾得死去活来,心里那最后一丝不服也变成了惊恐。

    苏十柒看看徐浩,看看安人青,最终目光又落到了越千秋身上。

    而越千秋哪里不明白她的疑问,最后来了一句补充解释:“余家现在可不是什么官宦人家,所谓的世家门庭,被拆穿了也一钱不值,养不起,更不敢再养徐老师这样的高手。”

    见徐浩一脸的憋屈郁闷,苏十柒想起那一日在这家伙脚下毫无还手之力,突然觉得心情畅快极了。她突然没好气地伸手掐了一把越千秋的脸,见其嗷的叫了一声就往后退了两步,随即有些幽怨地看着她,她这才叉腰道:“好了,看在你替我报仇的份上,走吧,带路!”

    越千秋万万没有想到,之前进宫避免了被人掐脸,却在苏十柒这里挨了一下毒手。等到转身来到马车前,他本待苏十柒这么个能扮丫头与人打架的女人总会骑马,可没想到对方竟是先自己一步上了车!无奈的他只能跟了上去,心里大大埋怨着不讲义气的严诩。

    生怕东阳长公主再出幺蛾子,同时也不大好意思见苏十柒,他这个师父竟是溜了!

    苏十柒总算没有占原本越千秋那个位子,靠着左边坐下之后,等马车渐渐起行,她方才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既是要我去代你师父陪长公主,却还一口一个苏姐姐,你不觉得这辈分不对吗?”

    “哦,那么苏姐姐是想要我叫你师娘?”越千秋直接调侃了一句,随即一缩脑袋躲避开了苏十柒恼羞成怒的那记魔爪,这才耸肩道,“又或者叫苏姨?可女孩子不都怕被人叫老吗?否则我早就按着辈分去叫长公主奶奶了,这不就是怕一下子把她给叫老了,她不高兴吗?”

    这一次,苏十柒只觉得满脸肌肉都抽搐了起来。她恨恨冷哼一声,突然双手并用,穿过越千秋的腋窝把人高高举了起来,恼羞成怒地说:“行了,随你怎么叫!可你别忘了,长公主那是什么人,若是看不上我这个小门小户又喜好舞刀弄枪的,那可不怪我!”

    越千秋笑吟吟地眨了眨眼睛:“苏姐姐放心,绝对不会。”

    公主府后头花房里,东阳长公主正在左一支右一支剪着新鲜绽放的花,琢磨着怎么拿回去插瓶,听桑紫进来通禀说越千秋来了,她不禁挑了挑眉,直截了当地问道:“阿诩呢?”

    桑紫见女主人问得一针见血,不禁苦笑道:“大少爷没来。”

    “我就知道。”东阳长公主心烦意乱地丢下手中剪刀,心里极其憋屈。

    她在外头无人敢惹,却偏偏制不住自己的亲生儿子,若不是越老太爷勉强还算是个辔头,严诩那匹烈马说不定就和越小四一样,早就跑出金陵城了!

    可下一刻,桑紫的话又让她迷惑了起来。

    “九公子还带了那位苏姑娘一块来。”

    颇感意外的东阳长公主虽说生气严诩避而不见,可还是很快来到了日常待客的水云天。

    如今白天已经渐渐炎热,这里依水而建,却是凉爽。她一身家居的闲适襦衫,高腰的曳地长裙,全都是素淡的颜色,乍一看倒不像是四十余岁的妇人,反而如同见过风霜的少妇。

    而越千秋一见面就上前笑眯眯地抱拳作揖道:“长公主安好,您这一身出来,我都不敢认啦,瞧着和苏姐姐一样年轻。”

    饶是心里还有些烦躁,东阳长公主仍是被逗得莞尔:“就属你会说话!怎么今天有空过来逛,还带着苏姑娘?”

    苏十柒自从一见面行过礼后,就一直坐着没吭声,此时也冷眼看着越千秋说什么。可听到对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她就一下子愣住了。

    “当然是请长公主给苏姑娘做主!”

    见东阳长公主也有些发愣,越千秋就理直气壮地说:“余家收回了婚书后,也不知道消停消停,他们知道有长公主为苏姑娘撑腰,又不敢上武德司要人,就在背地里煽动那一千亩地里的佃户闹事。还请长公主好人做到底,帮帮苏姑娘。”

    苏十柒不禁惊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在拿到地契后次日,就喜不自胜地去实地看了看,结果被几个佃户给闹得落荒而逃,一直羞于启齿,更觉得一身武艺都压不下那些刁民,唯有自叹无能,没想到被越千秋说破了!

    越千秋笑眯眯地指了指随侍他进屋的安人青:“是我特意请安姑姑打听来的。我知道苏姐姐你不喜欢欠人情,所以我就厚脸皮来求长公主了。”

    东阳长公主刚刚就发现苏十柒明显和越千秋不是一伙的,今天这趟似乎也来得有些勉强,此时听到越千秋这么说,她的眼睛不禁微微一眯:“这事我可以帮忙,不过小千秋,你该怎么报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