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十六章 歃血为盟?
    严诩很郁闷。

    这郁闷不仅仅是来自于他得去为自己院门外头那些侍卫亲军解穴,还来自于越千秋悄悄对他说,如果就任由死小胖子这么一路哭回去,他也好,越家也好,全都会背上一个势利眼,欺负人家英王年纪小的骂名。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越千秋把那小胖子从正门领进了越家,把下人支使得鸡飞狗跳,收拾出了一间客房,把个小胖子给推进去梳洗更衣拾掇。他干脆眼不见为净,直接溜了。

    而等到李易铭换了一身自己的行头,鼓鼓囊囊地装不太下,越千秋这才发现,人固然是称得上肥硕,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小胖子还是长得颇为讨喜的,至少五官还不错,这会儿没有那股戾气,站在那里倒有几分俊俏。只不过,那肥肉要是再长下去,那以后就完了。

    他努努嘴吩咐之前服侍李易铭穿衣裳的小厮出去,这才靠着门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负荆请罪成功了,师父也把你那些侍卫亲军的穴道给解开了,越府大门英王殿下你也进来了,现在回去,不会再挨骂了吧?还是说,你想再见见我爷爷,讨好卖乖一下再走?”

    听到这话,李易铭那肥嘟嘟脸上挂着的几分憨厚顿时无影无踪。他死死盯着越千秋,突然冷哼一声道:“你也不用装好人,什么打人是不对的,什么做人不能那么势利,我知道你一直都没安好心!让严诩把我拎到房顶上,不是你的主意?”

    “你知道就好。”越千秋笑嘻嘻地眯起了眼睛,“既然大家都知道彼此是什么人,那你就明说呗,到底想干什么?”

    认为彼此都是成熟的小孩,李易铭也懒得拐弯抹角。他粗声粗气地说:“我知道,你是越老太爷从外头抱养来的孩子,不是越家的血脉,所以家里人都瞧不起你!我在宫里,一个个人见着我都恭恭敬敬,口口声声英王殿下,可我知道他们背后怎么说我!我们都一样!”

    什么叫我们都一样,你小子太自作多情了!

    越千秋顿时啼笑皆非,可面上还是挺严肃的:“他们怎么说你?”

    “他们说我亲娘只不过是个宫女,是阿娘从她那把我硬抢过去的!”小胖子凶光毕露,恶狠狠地说,“所以阿娘不但一个劲宠着我,还不肯让父皇亲自带着我,以至于我到现在还没封太子!这次阿娘一听说父皇身边两个婉仪都要生孩子了,这才赶我过来负荆请罪!”

    啧,这小胖子身边都是什么人呀,就教了他那么点儿烂七八糟的话?这点阴险也是,似是而非,看来他高看这小胖子的段数了!

    越千秋心里稍稍舒了一口气,但下一刻,他就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就只见小胖子倏然跨前一步,突然揪住了他的领子,那张胖胖的脸一下子逼近了过来。

    “越千秋,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你肯当我的军师,以后我当了皇帝,我封你当宰相!”说到这里,小胖子抖了抖袖子,露出了满是肥肉的胳膊,“我可以和你歃血为盟!”

    这是小说话本看多了吧?这是乱七八糟的戏听多了吧?这小胖子的睡前故事谁讲的啊!

    虽说很想连着这么反问,但越千秋却是立刻用力掰开了小胖子的手指,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领子,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英王殿下,今天这话,要是你敢对别人这么说,那么回宫之后,别说你太子当不成,就是英王能不能继续当下去,那也说不定。”

    看到小胖子的脸一下子白了,他就嘿嘿笑道:“谁告诉你,歃血为盟就有用的?你问问我师父,多少江湖上歃血为盟的兄弟,到最后还是往兄弟两肋插刀,背叛的时候连个犹豫都没有。你想说立字为证?谁要告诉你这话,你回去就打死他,这种事留下书证,那是想死吗?”

    不等小胖子反应过来,他就又掐指说道:“没错,还有赌咒发誓?可那些牙疼咒要是有效用,天下就没那么多随便发誓,又随便背誓的人了。”

    “再说,谁告诉你越家人瞧不起我?啧啧,你没听说越府重长孙长安,就是我侄儿,天天跟在我屁股后头转?他可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一连几句话把小胖子给说得有些发懵,他才上前去,双手夹住了小胖子肥嘟嘟的脸庞,低声一字一句地说:“当皇帝这种话,那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对谁都不行。除非你什么时候开府了,有自己的班底了,不是在宫里别人屋檐底下过日子,那么你招揽人的时候也许能说说。可现在说出来,那就是找死。”

    说到这里,他松开手,竖起了右手小拇指:“今天你既然碰到我这个讲义气的,我就不但提醒你一声,还爽爽快快告诉你一个和人定约的办法,那就是拉钩。”

    非常强势地握着小胖子的手腕,把那小指竖起来,越千秋勾着小指拉住晃了两下,随即念念有词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你以后要找人许诺,记得这么干!”

    李易铭生下来就是在宫里这口大染缸。身边人有奴颜婢膝的,有口蜜腹剑的,有阿谀奉承……在他印象中,父皇对他固然宠爱,几乎无条件满足所有要求,可平常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训诫也是点到为止,冯贵妃就更不用说了,心肝宝贝似的乱叫,要说提点根本就没有。

    反正就没有像越千秋这样说实诚话的!

    因此,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立时狠狠勾住越千秋的手指,又晃了两下,这才使劲吸了吸鼻子:“好,我记住你的话了!你等着,等我当了太子,我就先封你个大官儿!”

    喂,我只是教你拉钩,可没答应你什么啊!

    见李易铭松开手后转身就往外走,越千秋连忙追上去提醒道:“英小胖,你可记住啊,以后悠着点,别逮着谁就乱说话,这世上可再没有我这样的好人!”

    “谁是英小胖!”李易铭扭过头来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可见其笑吟吟的,想到刚刚这些谁都没对他说过的话,他还是狠狠冷哼一声道,“放心,我还没那么蠢!”

    越千秋站在屋子门口,眼瞅着李易铭气咻咻地叫了个小厮带路离开,他这才按着胸口长舒一口气。紧跟着,他就头也不抬地说:“师父,热闹看够了听够了没有?还不下来?”

    “咳咳,嘿嘿!”

    随着这有些诡异的声音,一个人影轻飘飘地从屋檐上飘落了下来,落地无声,颇为潇洒,正是严诩。他丝毫没有偷窥偷听的自觉,笑吟吟来到了越千秋身侧。

    “千秋,你干嘛要提醒这小胖子?宫里那两位婉仪只要能生两个皇子,他就不是独一无二的皇子了,到那时候,他哪里还神气得起来?再说了,听听他这匪夷所思的要求,竟然要和你歃血为盟,他以为这是走江湖结金兰吗?我和你爹这么多年交情,也没歃血为盟呢!”

    前头的话很有道理,但说到最后,还是暴露了严诩的本质。

    越千秋却破天荒没有吐槽严诩。他耸了耸肩,有些唏嘘地说:“我只不过瞧着这小胖子可怜,所以费点口舌提醒提醒他。我还有爷爷,还有师父,他虽说有皇上和冯贵妃,可真要说多亲近,却也未必。”

    此话一出,严诩顿时心里熨帖极了,暗想乖徒弟真有同情心。

    他哪里知道,嘴里说得悲天悯人,越千秋心里却疯狂腹诽不已。

    那小胖子是个疯子,不怕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宫里那两位娘娘只是怀孕,就算生出来也未必养得活,就算养得活……这历朝历代不全都得说个立长?哪怕算上那位据说抱到宫里去过,现在又该哪去哪的皇帝养子,这小胖子仍然希望最大。

    在老爷子和长公主还没做出决定之前,他先牺牲一下,稳着点小胖子好了!

    以后要不行再把他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