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十五章 会变脸的小胖子
    严诩平生最讨厌的,一是纨绔子弟,二是世家公子,三是寒门腐儒,四就是爱哭的孩子。

    因为他小时候最初体弱,但凡东阳长公主带他出去,谁都不爱和他玩,还少不了冷嘲热讽。等到他练了一身好武艺,挨个把当初的“仇人”都给狠揍了一顿,他所到之处,全都是眼泪汪汪避之惟恐不及的小孩子们,把他当洪水猛兽似的!

    于是,他干脆就不大出门了!

    所以,他对人小鬼大,什么事似乎都有办法的越千秋非常中意,这会儿看着那哇哇大哭的死小胖子,未免就非常嫌恶。他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拎起了小胖子的领子,见其拼命挣扎个不停,鼻涕都要甩自己身上了,他就吓唬道:“再哭我就把你扔房顶上去!”

    这话简直是立刻见效,小胖子吓得噤若寒蝉,一点都不敢动了。

    而这时候,刚刚陪着这位英王好好捉了一会迷藏的越千秋却没有理会老鹰捉小鸡的严诩,而是好奇似的来到门口。却只见刚刚去拿梯子的那个阿呆扛着个木梯远远在那儿张望,十几个身着便装,明显是侍卫亲军的,则木着脸站在门口。

    可在这些意料之中的人之外,还有个他见过一面的熟悉陌生人。

    这不是余家那个高手,后来据东阳长公主说是来自追风谷的徐浩吗?

    越千秋和对方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随即眉开眼笑地问道:“哟,好久不见,徐大叔从武德司出来啦?这些侍卫大哥一个个都站得和桩子似的,是不是被你咻的一下点了穴?”

    什么好久不见,明明昨天才见过!

    徐浩当然不想来越府,可严诩把他从武德司“保”出来之前,就严正警告过,要是他不想被武德司追缉的皇榜贴得天下满地都是,就放老实一点,所以,此刻哪怕被越千秋揶揄得欲哭无泪,他也只能在心里暗自一遍遍告诉自己,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可即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听到最后一句时,他仍旧刷的脸色惨白。

    侍卫大哥……严诩刚让他出手的时候只说那是上越府闹事人的护卫,什么时候成侍卫了?

    越千秋一看到徐浩那惊骇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好,他慌忙一溜烟跑了回来,见严诩还在提着小胖子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他就上去使劲拽了拽严诩的袖子。等到师父悻悻丢下了小胖子,任其一个人面壁哭鼻子,他就把严诩给拖到了门前。

    “师父,这是你干的好事?”

    “哪是我干的,这不是那位追风谷的高手干的吗?”严诩无所谓似的朝着徐浩努了努嘴,见其完全没了从前的高手风度,脸色青黑,他这才轻咳一声道,“越老太爷作保,我好容易从武德司把他给弄出来,否则他非得脱一层皮不可。有恩报恩,他如今挂在越府名下了。”

    说到这里,严诩笑眯眯地拍了拍越千秋的肩膀:“越老太爷说了,虽说人不如你影叔可靠,但功夫还算扎实,以后可以陪你练练武艺,当个保镖什么的。”

    越千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见徐浩几乎是无地自容,他这回可不好意思再嘲笑人家了,毕竟,甭管老太爷是开玩笑还是当真,这都很可能是他的人了,总得搞好关系不是?

    当下他连忙打哈哈道:“原来如此,徐大叔,刚刚是我童言无忌,你这大高手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您直接到大门口去找越金儿,就说我说的,让他给您安排个地方沐浴更衣,去去晦气,然后让厨房做点好吃的祭祭五脏庙,睡一觉回回神。”

    他一边说一边朝那个犹犹豫豫的阿呆招了招手,等到人扛着个木梯过来了,他嘴角抽了抽,直接吩咐这个呆子放下木梯,把徐浩给领走。

    眼见徐浩一步三回头,狐疑的目光始终在一群侍卫亲军身上打转,他面上做笑嘻嘻的没事人状,等到人和阿呆终于消失在不远处的越府大门口,他就立时又把严诩从门前拽了回来,扫了一眼角落里那个抱头蹲着的小胖子,只觉得异常头疼,小声叹了一口气。

    “师父,你要教训人,别在这越府门前摆桩子行吗?人家已经够恨咱们了!”

    严诩顿时脸色臭臭的:“谁让我到门前的时候,正好看到他追得你满地跑?”

    “我那是战略性撤退!”越千秋没好气地撇了撇嘴,“你老人家是根正苗红的皇上外甥,随便招惹这位英王殿下也就算了,可你徒弟我要是也敢把人揍得满头包,爷爷就该揍我了!”

    虽然他那时候确实打算,如果那些侍卫亲军真的冲进门来,他就给小胖子一个好看……

    “越老太爷才不会看你吃亏,否则他会让我把徐浩带回来?”

    严诩说着就斜睨了那边可怜巴巴抱头蹲地上的小胖子一眼,随即对越千秋竖起大拇指:“你刚刚义正词严训这小胖子的道理说得不错,就算是侍卫亲军,要敢擅闯越府,嘿,那就不是门前当桩子那么便宜了,回去之后,少不得清一色被撸掉,全都去西北数星星吧!”

    这话严诩说的声音极大,别说李易铭小胖子,就连外头那些仿佛中了定身法似的侍卫亲军,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严诩显然还没说完,当下又干笑了一声。

    “再说了,从前这宫里就他一个皇子,所以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可不一样了。我刚得到消息,皇上身边两个婉仪都有喜了,太医院好几个人一口咬定是男胎!”

    面对这么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越千秋立刻扭头去看小胖子。

    只见他微微抬起头,眼神里闪过一缕分明让人很不舒服的寒光。

    尽管顷刻之间小胖子就又变成了委屈的受气包,可越千秋心里的警惕一下子从七分提升到了十二分,猛地又想起了当初在景福殿时,小胖子捅严诩那阴险狡猾的一刀。

    如果对手不是严诩,这死小胖子十有八九就得逞了!

    几乎是微微一沉吟,越千秋就生出了一个念头。他轻轻踢了一下严诩的小腿,一本正经地说:“师父,你做人怎么能那么势利!不管怎么说,英王殿下都是你表弟,该教育的时候要教育,可人家今天好歹说是来给你负荆请罪的,总得给他一个机会吧?”

    说到这里,他暗自在心里想道,要是这死小胖子不会接话茬,那么证明所谓的阴险也就是一层皮,以后就没必要理会了。可他刚刚闪过这念头,眼角余光就瞥见小胖子一下子动了。

    严诩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眼见小胖子突然冲了过来,吓了一跳的他抱起越千秋就倏然往后跃了一步,随即仿佛还生怕不保险,直接窜到了围墙上。

    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那个曾经嚣张跋扈,曾经阴险毒辣的小胖子,竟是跪下来撅起屁股朝他磕了一个头。

    “表哥,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呜呜呜,要是我就这么回去,要是知道我又闯了祸,父皇和阿娘会打死我的……”

    越千秋同样瞠目结舌。这说跪就跪,说哭就哭的绝学,恰恰是他最不精通的业务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