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六十五章 当追风腿踢到铁板
    又是一个午后。春雨绵绵,如丝如雾,虽不如往日的春光明媚,但刚发出来的嫩芽嫩悠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最终远远落在了地上,却是伞柄把手着地,随即滴溜溜旋转了起来,奇迹一般不曾倒地,他不禁异常满意地微微一笑。

    虽说很久没有和人动手,但总算手还没生!

    见徐浩负手而立,一副让自己先出招的架势,苏十柒不禁恨得牙痒痒的,忍不住想起了那日翻墙纠缠不休,今天却避而不见的那个家伙。尽管都是喜欢耍帅,可相形之下,那到底是个俊逸潇洒的翩翩公子,眼下这家伙算什么?

    “不过一个老男人而已,卖弄什么风骚!”

    随着这话,她毫不犹豫抢攻了上来。

    听到后头屋子里传来女子的笑声,徐浩顿时恼羞成怒。老男人这三个字实在是戳中了他的心头痛处,一时间,怜香惜玉的心思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犹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的暴虐念头。几乎下意识,他用出了自己最擅长的腿功。

    苏十柒初时抢攻还有些效用,可随着对方那记记凌厉的鞭腿全都冲着自己的下盘,她那双股剑竟是只能用来回击防守,还不时被对方的腿劲弹开,她就渐渐捉襟见肘了。好容易借势往后弹开数步,她就怒骂道:“卑鄙无耻!”

    意识到自己刚刚下意识地把人当作了仇敌,这才忘了对方是女子,竟是只顾着出招,徐浩顿时面色铁青。可先是被嘲讽老男人,如今又被人骂卑鄙无耻,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高手风仪了,冷笑一声便再次凌空下击。

    “认输就把婚书交出来,否则今日别怪我不客气!”

    两记势大力沉的鸳鸯戏水飞腿之后,他之前一直背在后头的双手终于同时出招,却是同样得理不饶人的劈砸,重重击在了苏十柒的剑脊上。眼看其剑势一荡,露出了一个不小的破绽,他便悍然伸手朝那秀丽的脸上重重掴去,只想重重给她一个教训。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此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孩童尖利的嚷嚷声。

    “武德司的大哥们,别看啦,再不出手苏姐姐就撑不住了!”

    和之前严诩与苏十柒交手时一样,当听到武德司三个字时,原本已经快要达成目标的徐浩顿时面色大变。他甚至顾不得苏十柒突然横剑下撩,不得已牺牲了一个袖子仓皇后退。

    等站稳之后,丢了一个袖子的他往四下里一看,见根本没有什么武德司的人,正恼羞成怒时,却只见主屋大门猛然被人打开,七八个蓝衣人纷纷从中跃出,绕过苏十柒后便将他团团围在当中。面对这出人意料的一幕,饶是他自诩艺高人胆大,也不禁头皮发麻。

    “好一个追风腿,好一个踏雪无影,没想到如今倒是尽用来欺负女人了!”

    随着这个声音,徐浩就只见一个华服盛妆的中年妇人从主屋出来,满脸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尽管并不认识对方,可身边这七八个蓝衣人的服色气势,再加上刚刚听到的武德司三个字,让他生出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又听到了那个孩童的声音。

    “多亏长公主请了武德司的大哥们来帮忙,否则苏姐姐可就有危险了!这余家出来的人真是清一色死不要脸,都说好男不和女斗,他动手也就算了,还招招冲着人家下三路,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

    饶是苏十柒素来不屑好男不和女斗这句话,又不忿自己刚刚始终落在下风,可听到越千秋响亮骂人家是男人中的败类,退回东阳长公主身侧的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要说习惯就是这么可怕,她从最初越千秋叫苏姐姐时的不自在,到现在完全默认,总共才不过两天功夫……

    而徐浩根本不在乎越千秋骂的是什么,他在乎的是越千秋的那个称呼!

    皇帝虽说册封了好几位长公主,但行事这么张扬的有且只有一个!

    意识到落魄潦倒的苏家竟然有本事把东阳长公主给请了过来,他就知道身边这七八个大汉决计真是武德司的人。和刑部总捕司不同,同样对武林人士有管辖权的武德司更加神秘,就连朝中官员也调动不了,也就只有东阳长公主可能滥用私权。

    形势比人强,此时此刻的徐浩哪里还有刚刚露面时那从容不迫的高手风度。他二话不说慌忙跪了下来:“草民参见长公主,事情并非您看到的这样,实在是……”

    他还来不及好好剖白一下这件事,东阳长公主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自己有眼睛,有耳朵,刚刚我都看见了,听见了,哪容你狡辩!”

    说到这里,她就沉声吩咐道:“韩知事,你带个人去余府,告诉余泽云那小子,他家里的供奉在我这儿。他不是要和苏家退婚吗?可以,如今苏小姐把婚书交到了我手上,让他拿出八百亩句容水田来换!”

    越千秋站在东阳长公主身边,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个面如死灰的徐浩,可听到八百亩三个字,他忍不住小声提醒道:“长公主,苏姐姐对余家提的要求好像是六百亩吧?”

    “千秋,你以为我和武德司这么多人,能白出来一趟吗?”东阳长公主似笑非笑地冲着越千秋眨了眨眼睛,“当然,我也不会忘了你这个中人,少不得分润你一份私房钱!”

    越千秋恍然大悟地用拳头一敲掌心:“长公主说得对,我实在想得不周到!可既然这样,八百亩是不是太少了?一千亩怎么样?”

    苏十柒已经彻底呆若木鸡了。这一刻,她觉得和这两人比起来,自己实在是纯洁如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