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六十四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苏十柒长这么大,除却埋怨过父母给自己取的这破名字,素来不怨天怨地,凡事都是自己扛。她打发过别有用心的登徒子,敷衍过师门那些各种讨好的师兄弟,打跑过权贵家的走狗,也赶走过自家那些指手画脚的亲戚,可她发誓,这辈子就没见过这对师徒似的难缠家伙!

    尽管她承认,严诩承诺的句容六百亩水田实在很有诱惑力。

    想当初,如果不是家里被人骗走了那样一块几代人传承下来的地,父亲也不会忧愤去世,母亲也不会早早病故,她也不会背井离乡隐姓埋名去学武,发誓找仇人报仇!结果武艺学成,仇人却是个败家子,早就把这块地卖了出去,她就算把人打得鼻青脸肿也徒呼奈何。

    现在她居然又碰到了这么个败家子!

    “败家子看剑!”

    眼看对方直接攻来,越千秋几乎是直接从严诩手中挣脱滑落下地,一溜烟到了围墙边上当观众。

    严诩对于败家子这种称呼那是最敏感的,没了越千秋这个负担,又确定余家婚书还在人家手上,当下没好气地挑眉说道:“没想到我居然也有被人称作败家子的一天!”

    不到二十个字,严诩身形飘忽,闪过了直搠斜劈的连环五剑,衣袂飘飞煞是潇洒。

    越千秋作为旁观群众,忍不住大喝一声好。可他那破眼力却哪里看得出严诩的苦处。

    看似步履从容,风度翩翩,但此时此刻,严诩却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刚刚差点被那连环五剑的最后一剑给刺破了衣襟!

    尽管并没有体会到真正的惊险,可在徒儿面前丢脸,这是严诩绝不能忍受的,一开始为了风度丢掉了先手的他立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刹那之间,他的喉咙中爆发出了一声巨吼。尽管他白忙之间瞥见了慌忙捂耳朵的越千秋,满意地暗自点头,但此时赢下这场比试才重要。

    越千秋是因为之前在刑场时的那场观战,方才先知先觉地去捂耳朵,如今见严诩果然用出这招,趁着人家苏小姐脚步身法和剑招的协调出现了一丝问题,转眼间就开始抢攻,他也顾不得严诩刚刚那毁画风的巨吼,在旁边起哄似的嚷嚷了起来。

    “师父必胜!”

    一不留神被严诩占据了上风,苏十柒几乎气炸了肺,双股剑上立时多加了三分狠劲。

    而对于严诩来说,徒弟的加油那简直就犹如火上浇油,一下子让他整个人都焕发出了不一样的精气神。尽管他最拿手的武器眼下不在这儿,只能赤手对战双股剑,吃了大亏,可他一时兴起,竟是贯气于袖,悍然继续反攻。

    眼见战况越来越激烈,一招一式的风声越来越大,越千秋的脸色不知不觉就变了。

    看热闹是挺好,可这两位不是吧?

    又不是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点到为止切磋一下就够了,怎么就打出真火了?

    知道严诩绝不会在自己这个徒弟面前丢脸,而那苏小姐也显然是个争强好胜的,他不由思量起如何收场。突然,他心中一动,生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

    “不好,武德司的人来了!”

    其实,他根本不明白武德司是干什么的,完全只是听东阳长公主对越影提过一嘴。

    几乎是话音刚落,他就只见那战团当中难解难分的两个人倏然齐齐后跳,异口同声问了一句:“武德司的人在哪?”

    不等他们做出下一步动作,越千秋就立刻重重咳嗽道:“师父,我逗你们玩的。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此话一出,苏十柒几乎气得脸色通红。这小孩简直可恶!

    而严诩则哑然失笑,直接两个起落跃到了越千秋身侧,摸了摸徒弟的脑袋后,长舒了一口气道:“这都好久没和人痛痛快快打一场了,一时半会竟忘了这不是和人生死约斗。苏姑娘,擅闯民宅是我不对,可我刚刚所求……”

    这次,越千秋终于不想让严诩继续说话了。他一脚不轻不重地踩在严诩脚上,随即抢着说道:“苏姑娘,实在对不起,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师父就是这性子,为此没少被家里长辈埋怨。事情是这样的,余家大少爷余泽云和我有点仇……”

    他口才本来就好,三下五除二就把当初余泽云指使人诱拐自己,以及指使安人青带着一对儿女到家里冒充他养母的事说了,随即就一本正经向对方深深做了个揖。

    “师父向来是个急脾气,听说之后就跑到余家去,正好听到婚书这一段,就自作主张带了我出来想半路劫道。没想到遇着苏姑娘这样厉害的高手,他见猎心喜,就打着六百亩水田的借口和你打了一场。其实,他早就因为不肯继承家业却去混门派,被他家里赶出来了!”

    越府、余府、吴府那点事,确实是近来京城上流圈子里最大的新闻,没有之一,然而,对于苏十柒来说,不论是越千秋当街把邱楚安和余泽云损得狼狈不堪,还是在酒楼把吴仁愿挤兑得没法推卸责任,这些事她一概没听说过。

    这些日子她应付余家退婚的人还来不及,再说,她一人独居,哪有那功夫听人说这些?

    只不过,刚刚领教了一回自己认为败家子的身手,如今又听到越千秋如此剖白了一通,苏十柒那满腔火气顿时消解了七分。见严诩脸色显然有些尴尬,她误以为是被揭底的结果,当下冷哼一声道:“罢了,看在你替他解释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你们哪里来回哪去!”

    越千秋暂时中止了这场再打下去就会出人命的比斗,却不想这么容易被赶走。他抬起头对严诩丢了个眼色,示意其在原地等着,自己却走向了苏十柒,随即在一个对方应该会觉得安全的距离停了下来,再次拱了拱手。

    “苏姑娘,之前你和余家人说的话,我和师父都听见了,你占着理,而且还武艺高强,但你这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吧?”

    否则打了这么久,就没人出来瞥一眼?

    见苏十柒立时眼神闪烁,回避着自己的视线,他就非常诚恳地说:“如果是,除非你从这儿搬出去,否则接下来人家一定会来继续骚扰你。”

    严诩终于听出了越千秋的用意,不外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虽然个性奇葩,可真想明白的时候,那还是相当善解人意的,当下珠联璧合地说道:“金陵附近的六百亩地,价值确实在六千贯以上,你想靠婚书讨要这么多的补偿,余家不可能答应的。”

    “那照你们的意思,我就把这婚书无偿奉上,让你们拿去抹黑余家?”苏十柒虽说讨厌余家的嘴脸,可不用嫁到其中去,她还是如释重负的,所以这会儿口气虽说有些松动,仍是带着几分讥诮。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越千秋接下来说出了一番她根本无从反驳的话。

    “苏姐姐。”越千秋直接改换了称呼,试图拉近距离,弥补刚刚严诩和人打了一架造成的隔阂,“要是你真的成功用婚书换了六百亩地,余家吃了这么大亏,肯定会在外头造谣,把你说成是为了钱财,不惜讹诈未来夫家退婚的女人。你就甘心落得个坏名声吗?”

    “苏姐姐,你如果不打算嫁人,又或者想要自己招赘,或者干脆远走高飞到别地去,那当然没关系。可你既然要句容的地,肯定不会离开。别人说得那么难听,你难道能见一个打一个,可要是说坏话的人有成百上千呢?你越是厉害,别人就会越相信余家的谣言。”

    “所以,既然他们要退婚,你也要退婚,何不如找个最可靠的中人,然后名正言顺要余家吐出你要的六百亩地补偿?”

    严诩已经干脆闭上嘴当哑巴,由得爱徒去自由发挥了。反正在他的记忆中,越千秋在这方面的功力,比他和当年越小四加一块都强。

    苏十柒终于不得不承认,面前这小孩一字一句全都说到了自己心坎里。然而,要和刚刚才和自己打过一场,自己好像还打不过的家伙合作,她实在是有些心里别扭,当下地说:“你的意思是,你家里会给我做这个中人?”

    “当然不是,如果我说是,苏姐姐你也信不过对不对?”越千秋知道这会儿火候已经到了九分,只需要最后再加一把柴火,那就完全够了。他信步再跨上前两步,笑吟吟地说,“苏姐姐应该听说过,这金陵城里还有一位虽不会武艺,却能让男人不得不服膺的巾帼女豪。”

    这一次,严诩险些把眼珠子瞪出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叫道:“千秋,你不会是……”

    越千秋没让严诩把话说完,就对冥思苦想的苏十柒揭开了谜底:“就是东阳长公主。”

    他一面说一面指了指严诩,笑得如同一朵灿烂的春花:“顺便说一句,那是我师父的亲娘,也是他最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