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六十三章 母老虎vs败家子
    金陵城西,一座位于僻静小巷中的简朴宅院前,一个青衣小帽的中年男子轻轻敲响了那两扇斑驳掉漆的黑漆大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里头终于有人拉开了门,却是一个蓝绢衣裳,梳着大辫子,脸色红润,眉眼间透着英气的女郎。

    她皱眉打量着来人,却没有开口询问对方来意,也不请人进去,就这么挡在了大门口。

    “姑娘,我是余家……”

    “知道,你是这个月第四拨了,不就是为了退婚吗?”女郎不耐烦地冷笑一声,淡淡地说道,“我家小姐的条件,我早就对你们说过了。就凭余大少爷的人品,我家小姐打死了也不敢嫁他。可婚书是上一辈人留下的,要拿回去很简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越千秋一只手抓着严诩的胳膊,对那女郎的爽快非常赞同。

    婚姻本来就是结两姓之好,哭着喊着非得嫁给一个负心汉,这不是找虐吗?

    但要退婚当然可以,拿出好处来,否则干嘛理他?

    不但越千秋,严诩也连连点头,还在越千秋耳朵边上嘀嘀咕咕道:“看来那位苏小姐是个爽利明快有主意的,等会儿要是余家人拿到婚书,你在这等着,看师父去手到擒来。”

    知道严诩今天来就是预备打劫,越千秋虽说不那么赞同,可架不住之前严诩实在是行动力太强,先打听到了余泽云指腹为婚的苏家就在金陵城,然后开始欢欣鼓舞地做准备,更把他也拐带出来一块看热闹,他就只能小声提醒道:“别忘了余家还有高手。”

    “有你影叔看着呢!”见越千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严诩暗自叫糟,赶紧解释道,“这事我当然不会和越老太爷商量,否则肯定被训得狗血淋头。我只不过耍了个花招,给越影放了个假消息,让他用调虎离山之计把余家那个高手给调走了……”

    严诩越是这么说,越千秋越是觉得不靠谱。

    影叔那是什么人?想当初周霁月就露了一面,人家就知道那是白莲宗的。刨除影叔自己也出自白莲宗,可他去负荆请罪不打自招的时候,越影明显早就知道了周霁月的事。这样一个精细人,会被严诩这种不着调的骗?

    别弄到最后,谁骗谁都不知道……

    可严诩都成功把他拐出来了,他想想还是没在人家头上泼凉水。而就在这时候,他发现那边门口的中年男子终于在长久的沉默之后说话了。

    “姑娘,贵府的要求,之前的人也转告了我家主人,可这是不是太狮子大开口了?句容连片的六百亩水田谁都知道是什么行情,就算按照每亩地十贯的市值来计算,也至少是六千贯……”

    “谁让余家出尔反尔要悔婚?”蓝衣女郎不屑地挑了挑眉,“又想退婚,又不想付出代价,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想出钱,就给我滚!”

    听到这么一个秀丽的姑娘家轻轻松松吐出一个滚字,越千秋就觉得更对胃口了。

    他觉得对胃口,那中年男子却不由得遽然色变:“我家主人是惦记旧情,这才一再以礼相求,贵府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罚酒?”蓝衣女郎竟是倏然踏前一步,迫得那中年汉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你们余家要真是这么光明正大,一连两天大半夜,一个又一个跑到我家鬼鬼祟祟的飞贼是哪来的?看来下次不能打断一条腿送应天府,应该直接打断三条腿,这样某些人才知道教训!”

    那中年男子登时只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油然而生,竟是夹着双腿往后又蹦了一步。

    他头皮发麻地看着那蓝衣女郎,回过神时就一刻也不想多呆,甚至连一句场面话都没力气说,直接扭头就跑。偏偏他还没跑多远,就只觉得膝盖弯被什么东西击中,顿时腿一麻重重往前仆倒在地。

    很快,他就觉察到仿佛有人缓步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艰难抬起头时,这才看到那手中正一抛一抛,玩着什么圆溜溜东西的蓝衣女郎。意识到对方不是善茬,他只能色厉内荏地叫道:“你,你不要乱来,我们余家是体面人……”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是体面人?我呸!”直接啐了一口,那蓝衣女郎就冷冷说道,“看在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回去把话说清楚,要再来什么飞贼大盗,那就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听懂了没有?”

    “懂了,懂了!”

    那中年男人狼狈不堪地爬起身来,见对方似乎真的肯放自己走,慌忙一瘸一拐拼命逃离了这条小巷。他这时候才算是知道,怪不得听说要再来苏家谈退婚这件事,府里前三个来过的管事一个生病,一个烫伤,还有一个直接坠了马!

    这苏家真是有只母老虎!

    而那边厢枝叶茂密的大树上,越千秋简直想要击节赞叹。身边有个超级武力的打手有多重要,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可如今这个明明没落的苏家却还藏着这么个让余家人频频折戟的女高手,他自然更加坚定了日后要学好武艺的决心。

    可就在他立志立大志立雄心大志的时候,突然只听一声尖锐的破空响声,下一刻,他就听到耳畔传来严诩一声嘿,却是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严诩抱着从树上轻飘飘掉了下来。

    “哟,今天倒是热闹,除却余家人还有别的来客?”

    蓝衣女郎似笑非笑地抛着手中一颗东西,而直到这时候,越千秋才看清楚那是一颗铜丸,不禁瞪大了眼睛。

    而越千秋那好奇的表情显然感染了对面的蓝衣女郎,她笑吟吟地扬了扬手,一颗铜丸破空飞去,恰是直奔那一大一小两人。在她预想之中,这东西声势虽大,可应该正好擦着他们身侧,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俊朗飘逸的严诩腾出左手一探,竟轻轻巧巧将东西截了下来。

    不但截了下来,严诩还把铜丸直接塞入了越千秋的手中:“千秋,这是用来做暗器的铜丸,光溜溜的,捏着不好着力,很考校使用者的腕力和眼力。”

    “果然还是方家。”蓝衣女郎顿时聚气凝神,可她还来不及动手,就只见对面那疑似高手的俊朗年轻男子对着她微微颔首。

    “敢问姑娘,你能不能做你家小姐的主?”

    蓝衣女郎顿时一愣,随即就眼神闪烁了起来:“是又怎么样?”

    严诩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如果是,我愿意出六百亩水田,买下余家那张婚书。”

    越千秋顿时目瞪口呆。这简直十足败家子,东阳长公主若知道了非得气疯不可!

    见对面那蓝衣女郎同样瞠目结舌,他立刻嚷嚷道:“师父,你真是有眼无珠,什么叫你能不能做你家小姐的主?这位姑娘英姿飒爽,巾帼女杰,肯定就是苏家小姐!”

    他仗着自己如今是小孩子,却也不怕乱嚷嚷猜错了有什么损失。可话音刚落,他就只见那蓝衣女郎脸色变了,竟是一跺脚道:“谁是苏家小姐!胡搅蛮缠,快滚!”

    随着她一溜烟跑进了门,两扇黑漆大门倏然合上,宅子里却是再也没有动静了。

    知道自己竟是再次神准中的,越千秋不禁咂舌。

    真是苏小姐?他这嘴真灵!

    而严诩同样又惊又喜:“乖徒儿,怪不得你当初能在同泰寺认出我来,眼力一流,幸亏我收了你当徒弟!”

    嘴里说着这话,严诩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了越千秋翻墙闯了进去!

    当轻飘飘落入院中时,他就扬声叫道:“苏姑娘,小徒真心赞美,你刚刚在人前如此神威,怎么还怕人说?我说话算话,可不像余家那些小气家伙,六百亩水田拿得出来!”

    “师父!”越千秋这次着实是没办法坐视了,直接一把捂住了严诩的嘴,“六千贯,你太疯了,这钱与其花了去向余家报仇,还不如你自己留着娶媳妇!”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刚刚见过的那位蓝衣飒爽苏小姐,脸色铁青地从屋子里出来,赫然拎着双股剑。那一瞬间,他反而松开了手。

    有机会见高手对战,怎能不兴奋?

    要知道,自从他拜师之后,严诩和越影就没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