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十七章 轰出去,迷路了
    “老太爷回来了。”

    “爹回来了。”

    当越老太爷的轿子在二门落下时,就听到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哈腰下轿的他看到次子和三子全都站在门前,不用问就知道家里又出了事,不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心里很不痛快。

    今天和东阳长公主被皇帝召到垂拱殿,虽说没有责问,甚至皇帝都没明示暗示他们俩好好教育晚辈,可这件事透露出来的迹象,却已经够让他心烦的。心烦到他和东阳长公主看了一场三法司主官险些在门前斗殴的喜剧,也仍然没办法完全纾解。

    现在家里居然又出事!

    他让三房管家,就是为了给他回家频频制造这种“惊喜”的吗?连个去给他报信的人都没有,他们这是把越家当成自己的铁桶江山了?

    越二老爷和越三老爷见老爷子面色发沉,还以为他是在外遇到了什么难题,完全没想到这是因为老爷子察觉到了家里的暗流涌动。见老爷子下轿就直接往二门里头走,他们连忙一左一右跟在后头,彼此用眼神挤兑对方先开口。

    最终,还是越二老爷因为序齿的问题,不得不抢占这个他不大情愿的先手。

    “爹,今天有一个女人拖儿带女到了家门口,自称是四弟的妻室……”

    这话还没说完,他就只见老爷子一个和年纪完全不相符的利落转身,一惊之下,他脚下步子一个刹不住,直接冲着老爷子撞了上去!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撞上了一块坚实的门板,等捂着鼻子踉跄后退了几步,他这才认出是和老爷子几乎形影不离的越影。

    越老太爷却没理会越二老爷那几乎涕泪齐流的狼狈表情。他冷冷看了一眼越三老爷,见其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正气凛然,他就冷笑道:“呵,真是能耐了!”

    见老太爷只撂下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转身就走,越三老爷斜睨一眼还在痛得直抽气的越二老爷,不禁在心里大骂兄长没用。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追上前去,陪着小心说道:“爹,虽说这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可四弟离家这么多年,总得留下他们母子查查……”

    “查查?怎么查?去人老家问?一来一回得多少时间?你怎么知道当地的官府也好,邻居也好,有没有被人买通?你怎么知道在这耽误的时间里,金陵城会是怎样的传言?”

    一连串反问把越三老爷给问懵了,越老太爷这才冷冷问道:“那女人是什么来路?”

    “说是真定府那边的,家境小康,言行颇有进退,看着颇为要强,跟四弟三年,生了……”

    “呸!”直截了当打断了越三老爷的介绍,老爷子就冷笑道,“小四虽说是个冲动的混账,但眼界却高得很,满金陵城多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他都瞧不上,会看中真定府一个小康之女?你说他入赘了武品录上某个门派,娶了人家大小姐;又或者和跑江湖卖艺的相好,然后四处耍大刀;又或者平了某处的盗匪窝做了山大王,我倒觉得可能!”

    没理会越三老爷以及匆匆追来的越二老爷那满脸见鬼的表情,越老太爷自顾自转身,头也不回地说:“他从来就不是安生过日子的家伙,这种人上门讹诈也不知道好好揣摩他的性子,编什么见鬼的话。当骗子也不知道用点功夫,活该被扫地出门!小影!”

    见越影答应一声,脚下紧跟老太爷,越二老爷和越三老爷兄弟俩不由自主地心中一紧。

    “交给你去办。唔,不妨给我把刚刚那段话放出去,告诉人家,我家小四是混账不错,可如果他真的爱上了哪个女人,那女人怎么也会跟着他并肩为战,不离不弃,那时候他领回来我肯定认。可但凡丢下他,自己到京城千里寻亲的,全都是骗子,给我大棍子直接轰出去!”

    眼见越影答应一声便匆匆而去,越二老爷和越三老爷交换了一个眼色,全都暗自叫糟。

    他们全都认为,老爷子当年能在老四出走之后不久,就抱了个孩子回来养在老四名下,现在还证明那只是个纯粹没有越家血缘的外人,那么,老爷子对老四的情分可想而知。

    既然如此,一个自称是老四妻子的女人带着一双儿女上门,老爷子总该好好问问,留下甄别才对。连个外姓子都养了,怎可能放着嫡亲骨肉的骨血在外却置之不理?

    “爹这简直是昏聩了!”越三老爷气得狠狠用拳头一捶手心,随即痛得脸都抽搐了起来。

    越二老爷这会儿终于从鼻子酸痛的窘境中解脱了出来,沉默了一会儿就突然开口问道:“你媳妇那边很有几个自作主张的,那女人和孩子到底看好了没有?”

    此话一出,越三老爷登时愣住了。他快速思量了片刻,一下子想到三太太在安置了人之后,确实对他暗示过,那个女人对于越千秋这个老四名义上的养子很感兴趣,打算去见一见。他当时不置可否,但三太太对越千秋确实是没好感,很可能把那女人放到清芬馆去!

    “该死……千万别在这时候闹出什么来!”

    眼见越三老爷扭头就走,越二老爷不由得哂然一笑。

    家里四兄弟,他和长兄年纪相仿,跟着爹娘从那段最苦的日子挣扎出来,只可惜他没长兄的好机缘,这官场混得不冷不热。老三比他小六岁,性格就多了几分娇气和贪财,再加上娶了个出身商家的媳妇,这算计更是比谁都狠。

    当初小四离家出走,以为他不知道那猫腻?还不是怕老爷子偏疼幺儿?

    清芬馆中,周霁月和严诩先后回来,越千秋又清点完了最新收入,也就吩咐人去把院门打开,免得被人说清芬馆老是大白天关门捣鼓什么名堂。

    而他自己,则拉着严诩和周霁月,巧妙地绕圈子询问金陵城中可有什么黑道帮派势力。

    混门派他是觉得着实高危,但如果能收服两个不起眼的小帮派,打听消息就方便多了。

    在他现在本尊太小的期间,这应该算是安全系数比较高的偏门了……

    对于这个,周霁月毕竟年纪小,绞尽脑汁也只说出了一个在小店铺中收保护费的小帮派,严诩却冷笑了几声。

    “朝廷对侠以武犯禁的武人防范厉害,但对于就只会三两招把式,只有一身蛮力的底层人,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金陵城里有占了码头苦力生意的……”

    严诩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还没个结束的迹象,外头就传来了追星和逐月的嚷嚷。

    “喂,你是什么人,怎么能随便乱闯?”

    “公子,九公子!”

    意识到外间出了什么状况,越千秋不禁眉头大皱。当他匆匆挑开外间门帘,看到一个拖儿带女的年轻少妇时,他就立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感应到身后的严诩和周霁月似乎全都怒气勃发,他连忙张开双臂拦住两人,随即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三人。

    等看够了,他就故作惊诧地问道:“阿姨,你这是迷路了吗?”

    ps:阿姨在古代也有和姨娘一样的意思,当然从千秋嘴里说出来,自然就带点现代人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