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十六章 有我在,就有你在
    屋子里,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妇正抱着手中一个男孩,痴痴呆呆地看着大门发呆。然而,当一旁的女童东张西望,最终朝着桌子上一个白瓷圆碟子里的蒸糕鬼鬼祟祟伸出了手时,她却眼疾手快,一巴掌重重打在了那女童的手背上。

    见其立时噤若寒蝉,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她便仿佛恨铁不成钢似的狠狠瞪过去一眼,随即又垂下了眼睑,继续安安静静地坐着,虽没有大家闺秀的雍容,却自有几分小家碧玉楚楚可怜的风致。

    窗外,一个悄悄窥视的仆妇直起了腰,冲着门口守着的丫头打了个小心的手势,自己便快步离开了。而她一走,门口守着的丫头立时没了刚刚认真的劲头,打了个呵欠的同时,又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随即百无聊赖地发起了呆,不消一会儿就渐渐开始打瞌睡。

    屋子里早已不是之前那仆妇偷看时的光景,那女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后,此时正扒着门缝窥视着外间动静。确定丫头正在打瞌睡,院子里再没有旁人,她就一溜烟跑到了母亲跟前,满脸的讨好。这时候,那少妇方才放松了腰背,没好气地冷笑了一声。

    “不过是暴发户而已,做什么大户人家的规矩?”

    见女童眼馋地盯着蒸糕,满脸渴望,她便沉下脸说道:“只要熬过今日,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现在你要是给我行错半步,回头我打死你!”

    等到女童慌忙连连点头,哭丧着脸到一旁小凳子上坐下了,少妇方才看了一眼怀中那个正含着手指,有些懵懵懂懂的三岁男童,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换了个更舒服一点的姿势,目光在这屋子里四处打量,见陈设摆件处处寻常,她就不屑地撇了撇嘴。

    然而,她以为再没有人留心的窗外,此时此刻却多了一双窥视的眼睛。

    她对女儿的冷酷也好,对儿子的漠然也好,还有她那四处审视的挑剔目光,全都一丝不漏地落入了对方的观察。当她站起身随手把儿子往凳子上一放,继而丢了一个警告的眼神,自己则是开始活动腿脚四处走动张望的时候,窗外那双眼睛更是按捺不住了。

    就当人准备破窗而入时,肩膀上却突然多了一只手。大惊失色的窥视者正要出手反抗,孰料嘴上也被人死死用手封住,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被拖开。

    等到了一个僻静去处,窥视者感觉到对方力道稍有放松,慌忙肩膀一缩身子一矮,迅速脱开了桎梏,本能地就攻过去三拳两脚。

    然而,等她这仓促之下的攻势全都被对方轻轻松松躲开,她绝望之下一抬头,看清楚来人,那灰暗的情绪顷刻之间全都消散得干干净净。

    “严先生,怎么是你……”

    “嘘!”严诩发出了一个很大声的嘘,这才没好气地说,“你刚刚想干什么?破窗而入教训那个女人一顿?要这样你就上当了,越家二房三房的人也好,还有这女人也好,巴不得事情闹大了。你想想,你和千秋的关系谁不知道?你去闹事,不就是千秋去闹事?”

    如果越千秋在这儿,发现严诩竟然能够这样判断犀利,他一定会觉得之前拜的是假师父。

    而他即便不在,周霁月也同样有些莫名惊诧。她之前和越千秋一块从学于严诩,深知这是个多离经叛道的人,否则也不至于丢下富贵家业,甘愿接玄刀堂这个烂摊子,可现在严诩讲道理的时候,却竟然能够字字说在点子上,让她反驳不得。

    她勉强打起精神,不服气地说:“那就让那女人招摇撞骗?”

    “啧,你个小丫头都能看出那是骗子,你当越老太爷会瞎眼吗?那老头儿是什么人,当过库吏,修过沟渠,当过抓毛贼的县尉,也当过穷山恶水的县令,还收复过被叛兵攻陷的府城,一步一个脚印上来,三十多年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这种小伎俩能骗到他?”

    说到越老太爷,纵使严诩平时好像看谁都居高临下,这会儿却带着几分真心钦敬。

    他上前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眨了眨眼睛说:“要说也该是我比你生气,一则那女人栽赃的是越小四,当初那可是我换命的朋友。二则是越家要真的让这女人进门,千秋就多了个养母,我怎么也不可能接受。可你居然比我还冲动?怎么,看我家徒弟可爱,喜欢他?”

    如果越千秋在此,绝对会冲着严诩大吼一声,我不是萝莉控!

    而即便没有他,周霁月那张脸也已经是如同火烧一般,滚烫发热。她气急败坏地瞪着严诩,狠狠一跺脚道:“严先生,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就是替千秋鸣不平罢了!我比他大五岁,难道不应该照顾他一点吗?”

    见周霁月旋风似的转身就跑,严诩不禁摩挲着下巴,哑然失笑。这一刻,他笑得清清爽爽,阳光明朗,十分好看,半点都没有那种冲动易怒,动辄怼人的暴躁。

    他不再像是天上谪仙人,而是人间逸君子。

    “千秋?从前不都是叫九公子的吗?什么时候改的称呼,我怎么不知道?”

    已经把那母子三人抛在脑后的越千秋,这会儿正在自己的里屋清点私房钱。尽管知道这年头儿孙背着长辈置业藏私房钱,被搜出来不但要充公,还会被戳脊梁骨说不孝,可他这些年来的月例钱都是老太爷亲自给,一分一厘得落霞去报账才能领回来,所以他不得不爱钱。

    毕竟,从前不出门无所谓,现在要是没钱,他怎么应付可能有的花销。

    一想到推掉了任贵仪那一大堆的附加见面礼,又没有拿齐南天的那些私房钱,这两份加在一起绝对价值不菲,而且还因为严诩整了英王,错过了其他娘娘那边的见面礼,他不禁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婉拒人家给红包的时候,他是很慷慨很懂礼,可架不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现在他手头总共有上好的南珠一包——这玩意是长公主给的,珍珠年数长了就不值钱,得赶紧变卖——金锞子加金珠若干,估摸着能有个十两,换成现钱足够中等人家过几年了,可真的要做什么还力有未逮。

    要知道,他不会科技树,倒是因为严诩和周霁月的存在,很适合开个金陵第一堂口吖……

    越千秋正在那胡思乱想,突然外间传来落霞一声响亮的周姑娘来了,他就下意识地把金子都搂成了一团,随即才意识到来的是周霁月,立刻松弛了下来,任由金锞子撒了满床,自己却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霁月,听说你打探消息去了?你不当金牌小密探真是可惜啦!”

    “千秋!”周霁月那满脸红霞还未散去,顾不得越千秋的戏谑调侃,目光立时被满床金锞子给吸引了过去,怔了一怔方才气急败坏地说道,“那个自称是四老爷在外娶来的女人,是假货!她带的一双儿女也很可能不是她亲生的,这种骗局从前师父说过……”

    “哦,果然如此。”越千秋很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却笑指着满床金锞子,“你说,我要天天都能这样红包攒到手软,你和师父复兴白莲宗和玄刀堂的日子,是不是就不远了?”

    落后周霁月一步来到正房门外的严诩恰好听到这话,一时不由得目露异彩。他哪里知道越千秋只是随口说说,这会儿胸口热流激荡,几乎想都不想就直接闯进了门去。他没理会落霞那晚了半拍的通报,手中折扇对着越千秋猛地一指。

    “千秋,你放心,甭管那女人是真是假,以后越小四会不会带上媳妇儿子回来,你这个徒弟我严诩管定了!不管是越府还是外头,有我在,就有你在!”

    那一刻,越千秋先是目瞪口呆,随即就开心地笑了起来。

    有这么个师父,真心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