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十二章 请家长
    拱宸门,当一乘低调的二人抬小轿邂逅了一乘八抬大轿时,两边却是空前谦让了起来。

    这边说,长公主请。

    那边说,越老大人请。

    来来回回七八次之后,终于,八抬大轿里头的人忍不住了。她直接一蹬脚示意落轿,等到弯腰走出来,她就叉腰叫道:“越老儿,这时候你倒知道给我让路了?敢情你知道阿诩和你家千秋闯祸,让我先去顶缸是不是?”

    她这么一吼,二人抬的小轿里却毫无动静。还是侍立在旁边的越影上前拱了拱手,低声赔礼道:“长公主,老太爷之前在户部盘账,昨晚上又没睡好,这会儿还没醒。”

    “胡说!”东阳长公主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掀起轿帘,见里头那老头儿缩着肩膀毫无风度地在那儿打瞌睡,嘴里甚至还流出了口水,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人骂道,“装,你继续装!我看你到宫里还能这模样!”

    “唔,天亮了?”越老太爷睡眼惺忪似的睁开眼睛,等看清楚面前的人,他眯缝眼睛好一会儿,这才好似领悟到了什么。他一拍脑袋,缓缓从轿子中出来,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这才笑吟吟地说,“长公主也是被皇上请来的?啧,家里有个惹祸精就是没办法……”

    “你……”

    东阳长公主被越老太爷这幅惫懒的模样气得七窍生烟,最终冷哼一声就气冲冲往拱宸门内去了。当听到背后越老太爷还有闲工夫在那对着她的从人分说什么母为子则强,当娘不易之类的话,她恨不得转过头去和老家伙再吵一架。

    都这么多年了,这老家伙不但没老眼昏花,还愣是变得更可气了!

    两人一个是当今皇帝的嫡亲妹妹,一个是屈指可数的朝中重臣,此时虽说一前一后,却都有小黄门做前导。

    只不过,上午那件事闹得大半个皇宫纷纷乱乱,这会儿谁都不知道到底会是个什么结局,因而两个小黄门全都谨小慎微,半点不敢多嘴多舌。好在他们身后的人都只顾走路,没有一个询问他们事情缘由,仿佛对这么大的一件事就纯当无所谓一般。

    直到最终来到垂拱殿前,两个引路的小黄门暂时退下,总算打消了几分怒气的东阳长公主才斜睨了越老太爷一眼,冷冷问道:“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越老太爷嗤笑一声,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那紫色的常服,旋即一本正经地说,“既然是孩子们的事情,那不过是一时玩闹而已,身为家长的,就应该好好管教,一碗水端平。有道是,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孩子都管不好,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摸准了越老太爷的态度,东阳长公主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她鄙夷不屑地往西边某个方向扫了一眼,突然一振袖子,一马当先朝里头行去。

    而落后几步的越老太爷犹如乡间老翁似的双手拢在袖中,却是走得像是老牛拉破车,慢吞吞的。渐渐的,他就落后了东阳长公主十几步远。

    等爬完所有的台阶,他还在门口伫立了一会儿,用来调匀呼吸。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东阳长公主的咆哮。

    虽说那是女人,但这咆哮着实穿透力强大,他甚至不禁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

    “错?阿诩有什么错?这小胖子是哪里掉了根毫毛?就这么点磕着碰着,呵,他拿着鞭子四处打人玩的时候,别人何止是磕着碰着?景福殿的任贵仪,延和殿的赵婕妤,那都是多大年纪的人了,禁得起他三天两头提着鞭子去闹腾?”

    “皇兄你以为外头是怎么说的,没家教三个字,早就如同屎盆子一样,扣在他头上了……”

    嗯,还是一样的战斗力强大!

    越老太爷轻轻啧了一声,这才徐徐上前,跨过门槛进了垂拱殿。

    这是皇帝除却朝会之外,接见亲信大臣的地方,作为简在帝心的一等一心腹,他自然是常来,就连中间这条路上铺着多少块地砖,哪些地砖很完整,哪些地砖已经不那么牢靠,他也心里有数。当然,不是因为需要下跪,是因为他习惯性在进来的这段路,时刻看好脚底下。

    当最终走到前头,他看见左手边越千秋正乖巧地站在严诩身边。相形之下,严诩则是满脸桀骜不驯,抱着手不愿意看人。而在右手边,一个小胖子正哭得淅沥哗啦,正是序齿为四皇子,但实则却是皇帝独苗的英王李易铭。

    正中央,已经五十出头的皇帝正满脸烦恼地坐在那儿,和平日上朝时不是被大臣吵得头疼,就是被大臣驳得面红耳赤的窘迫时候竟有几分相似。虽说这些年这位天子的日子比登基前二十年的日子好过许多,但皇帝从未大权独揽,自然也少有盛气。

    “越老爱卿来了?”皇帝一见越太昌,那就犹如农人久旱逢甘霖,一时满脸堆笑,不等其躬身行礼,连声吩咐一旁的内侍搬锦墩过去请人坐下,随即就忙不迭地说道,“朕并不是怪罪阿诩和你这孙子,实在是……”

    “实在是英王殿下哭得太凄惨了,臣没说错吧?”

    越老太爷见皇帝立刻噎住了,越千秋则在那偷偷冲着自己竖大拇指,被东阳长公主看到却还做鬼脸,他顿时暗骂了一声小兔崽子。他没有看哭得仿佛嗓子都嘶哑的那个小胖子,不慌不忙欠了欠身道:“皇上,长公主说话向来有些冲动,但是……”

    东阳长公主眉头一挑,本待和越老太爷好好理论,可听到但是,这才勉强按捺了下去。

    “但是这次却说得有道理。”越老太爷见皇帝一张脸更加僵硬了起来,他就轻声说道,“皇上,记得臣早就说过,请皇上亲自带着英王,如此方可耳濡目染。”

    越千秋看到东阳长公主立时舒了一口气,他就明白,这位还未封太子的英王,其生母恐怕不那么靠谱。不过也是,靠谱的母亲能教育出这么个混蛋小胖子?

    果然,下一刻,他就只听到皇帝呛得连连咳嗽。足足好一阵子,就只见这位年纪一大把的皇帝有些幽怨地说:“越老爱卿,你也知道的,朕毕竟年老体衰……”

    “皇上比臣还年轻将近一个甲子,说什么年老体衰?”

    越老太爷说着就冲越千秋招了招手,见越千秋一溜烟跑到了自己身边垂手侍立,乖巧得不能再乖巧了,他这才得意地说,“我这小孙子就是在我的书斋鹤鸣轩长大的,我这一大把年纪,还日日上朝,到户部理政,可他不是长得很好?就在不久之前,他拜严诩为师的时候,还把刑部那个没人缘挤兑得无地自容。”

    这话把东阳长公主都说得只想翻白眼。这最后一条也算是孩子的优点?

    而皇帝听到这里,又瞥了一眼满脸“我烦着别惹我”的东阳长公主,知道今天儿子这口气是甭想讨回来了,谁让这一男一女实则是他如今最得力的臂膀,也是和天天想把他管到脚的两派官员抗衡的最大砝码?

    况且宝贝儿子不怎么占理呀……

    可偏偏此时,他只见越老太爷侧头对身边那个粉妆玉琢的小孙子问道:“千秋,爷爷说得对不对?”

    “对,爷爷一直都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越千秋一本正经地装天真,“师父也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所以才肯收我当徒弟。他还说,要把我教成文武双全,人见人爱。所以我之前也提醒过师父,打人是不对的。”

    这一次,东阳长公主顿时寻到了机会:“看看,同样是七岁,阿诩的徒弟是什么样子,这小胖子又是什么样子?就是阿诩当年常常进宫的时候,皇兄你也应该知道,他什么时候欺负过那些内侍宫人?任贵仪这些妃嫔,哪个不喜欢他?”

    找家长变成了比孩子,越千秋表示淡定。

    他是不希望得罪未来储君,可是在这未来储君实在是太挫的情况下,他很不介意现在就向老爷子和长公主暗示一下,与其扶一个扶不起的泥阿斗,咱不如换个人扶一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