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九章 跟着师父去皇宫
    越千秋去过紫禁城,去过拥有众多宫殿建筑的各种影视城,但真实世界住着皇帝老儿和妃嫔的皇宫,他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他本来是打算带上周霁月,叫上越秀一。可周霁月一听说去皇宫就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他想想人是白莲宗的,虽说这世界的白莲宗和自己那世界的白莲教暂时好像不是一回事,可毕竟心理障碍他也有,周霁月不去,他自不会强求。

    而越秀一则是直接捎带了两个字——没空!

    但凡跟着越千秋出门,结果肯定要出事,他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吧!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越秀一的腹诽,虽说不带越秀一和周霁月,一个人独享皇宫一日游,可长房二房三房还有其他兄长侄儿之类的,他却一个都没想到。

    亲疏远近,他可是分得很清楚的。

    只不过,他在外人眼中还是伤员,出门就不能太高调了。这天一大早,越老太爷上朝之后,他就换了大太太送来的,原本属于侄儿越秀一的一套天青色绢衣,跟着严诩出了门。

    准确地说,应该是趴在严诩背上,让这位翻墙如履平地的师父背着他爬墙溜出了越府。

    因为事先没有禀告越老太爷,越千秋很怀疑今天自己逃家似的跟着严诩出去玩,回来会不会换一顿劈头盖脸的怒吼。可皇宫对他来说着实很新鲜,又有严诩保证不当磕头虫,又能换回一堆私房钱,这和闷在家里比起来,他还会做出第二个选择吗?

    然而,严诩并没有和越千秋想象的那样,背着他出门就直奔皇宫,而是先去了他寄居越府的那座独门独户小院,而后牵了匹马出来,和越千秋双人共骑出了门。

    这自然比被人抱来抱去好多了,再加上马背上视野广阔,他又坐在严诩前头,不用和坐马车似的,拉个窗帘还要半遮面。因而,这一路上他只觉得心情开朗,神清气爽,一直到一座低矮的城墙渐渐在望,他这才发现路上人流车马渐渐少了。

    尽管城墙看上去并不雄伟,可知道要去皇宫,不可能出城,越千秋姑且把它认作了宫墙,再加上遥遥望见有甲士守卫着一座大门,他满心以为严诩会径直策马过去,谁知道人竟是在距离还有百多米时直接拐了弯。

    眼看这架势竟然是绕着皇墙根在遛弯,他不禁生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严诩的身手他见识过,不会是抱着他这么一个小孩准备翻越皇宫的城墙吧?

    还别说,严郎真做得出来!

    想到这里,他慌忙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师父,咱们都绕着这城墙走好一会儿了!”

    “别吵,让为师摸清楚这儿的驻防规律。”

    听到这样确切的暗示,越千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他立时不由分说地抢过了严诩手中的缰绳,用高难度动作回过头去,义正词严地说:“师父,如果你说的游皇宫拜娘娘领红包,是要翻墙进去的话,我可就不奉陪了!”

    严诩顿时一愣,等看到徒弟那郑重其事的眼神,他顿时没好气地使劲揉了揉那脑袋。

    “你胡说八道什么!这是皇宫,一般的百姓私自窥视宫禁,多张望两眼,那都要抓进官府去打板子,靠近宫墙更是死罪。就算我娘是长公主,我要敢随随便便在上头飞檐走壁,舅舅肯放过我,满朝文武也不肯放过我,你以为你师父没长脑子吗?”

    越千秋第一次听严诩挺像样地做分析,如释重负的同时却不禁暗暗腹诽。

    可你老人家从前做事确实不怎么长脑子……

    他当然不会把这样欺师灭祖的话说出来,当下就改成了疑惑的脸:“那师父你张望什么?”

    “当然是看哪座宫门是熟人看守的!我从前倒是通籍宫中,可这么多年过去,又不是跟着我娘一块来的,还带了一个你,万一遇到不好说话的怎么办?难不成我还得因为这个特意回一趟家,被我娘唠叨半天?”

    越千秋默默为有个超级不孝子的东阳长公主默哀,可对于这一趟进宫之行,他不免空前不看好。终于,在严诩绕着皇墙根足足大半圈,他都有些百无聊赖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吆喝:“嘿,有了!”

    随着这吆喝,他就只觉得马头陡然之间被人扭转,紧跟着身前缰绳被用力一抖,就只见刚刚还犹如驽马似的慢吞吞前行的坐骑,一下子撒欢似的飞奔了起来,竟是直趋那一座气势不大恢宏,也算不得非常雄伟壮丽的宫门。

    可这风驰电掣根本不是享受,而是巨大的惊吓。倒不是越千秋第一次尝试这样的策马飞奔,心里害怕,实在是眼尖的他看见那边宫门口已经完全骚动了起来。

    就只见有的人正在忙着搬出铁拒马,有的人已经弯弓搭箭,还有的人似乎正准备敲锣打鼓示警……反正他是几乎空前后悔今天答应跟着严诩去游皇宫,这家伙太不靠谱了!

    “齐南瓜!”

    随着严诩这扯开喉咙的一声叫嚷,宫门那边竟是出现了片刻的沉寂。紧跟着,越千秋就只听有人大声呵斥属下的声音,而后是弓箭收起,拒马入库,总之就在刹那之间,他感受到的那种汗毛根都立起来的尖锐杀意,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可他背后的冷汗却还没收进去。

    当严诩终于勒停了马,潇洒地抱着他一跃而下时,越千秋破天荒希望赖在严诩怀里别下来,因为他生怕自己双脚颤抖露了怯。好在严诩满足了他的意愿,竟是一手抱着他大大咧咧向一个大步赶过来的高大武将迎了上去。

    可这次,严诩还没来得及说话,迎来的就是一声怒吼:“你个死鹦鹉,不要命了,纵马冲撞宫门,万一哪个人手一抖没控住弦,给你来上两箭呢?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瞎胡闹,你你你,你真是一百年都一个样!”

    越千秋很想翻白眼。一个齐南瓜,一个死鹦鹉,这都什么绰号啊!

    严诩的诩字既然是言字旁加上一个羽字,会说话的鸟,绰号鹦鹉还是挺贴切的。可对方身材健硕,和南瓜有关系吗?

    “多久不见,我这不是认出你才这么干的吗?”严诩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随即就侧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越千秋,又冲那武将努了努嘴,“千秋,叫南瓜叔叔。”

    越千秋见那个被严诩称作齐南瓜的年轻武将额头青筋毕露,他哪里会和严诩似的乱来一气,当下拱拱手道:“齐叔叔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千秋。你别和我师父一般计较,他做事就是我行我素,我爷爷也老说他的。”

    齐南瓜听到这一声齐叔叔,脸色稍霁,等听到越千秋数落严诩,他那脸上更是露出了笑容,指着严诩的鼻子就说道:“我听说了你收徒弟的事,看看,你这徒弟也比你牢靠些!你这脾气长公主都管不了,就应该给越老儿……咳咳,越老大人磋磨磋磨!”

    他一边说一边没好气地在前头带路,等到严诩旁若无人似的跟上,他把人送到宫门之后,这才对左右说道:“记下,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携户部尚书越老大人之孙入宫。”

    至于越千秋根本就不曾通籍宫中……信不信他今天要不放人进去,严诩就敢大闹皇宫?

    反正就一小孩,严诩到皇帝面前一说,回头出宫的时候铁定就能办一个通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