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四章 骑虎难下
    等严诩满脸疑惑地过来,越千秋就跑了过去,把人拖得蹲下之后,他就在严诩耳边小声说:“师父,打昏他,给我报仇!”

    严诩顿时哭笑不得。可这种小事,他怎么会让可爱的徒弟不高兴?

    他非常干脆地伸手轻轻在那黑衣捕快脖子旁边一点,就只见人脑袋一歪,不省人事了。

    可下一刻,他就目瞪口呆了起来,因为越千秋却是直接伸手到人怀中掏掏摸摸,像极了鬼鬼祟祟的小偷。

    当越千秋最终喜形于色地站起身,手中拿着一块东西时,他就更莫名其妙了起来。

    刑部总捕司捕快的腰牌?越千秋要这玩意有什么用?

    可这时候,越千秋又凑到了他的耳边:“师父,我背上那块被人暗算的淤青什么样的?”

    从严诩那儿得到答案,越千秋又冲到桑紫身边,拽拽袖子把人拉得蹲了下来:“桑紫姑姑,暗算我的人用的什么暗器?”

    桑紫不大明白越千秋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耐心地小声说道:“你掉下去时我追了出去,只看到那暗器又回到了暗算你的人手里,倒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里,越千秋心中已然做出了决定。

    越千秋刚刚这一嗓子的穿透力,一下子惊动了三层楼上,从宾客到随从,再到掌柜和跑堂伙计在内的所有人。当然,那些如狼似虎的刑部黑衣捕快,没有一个漏过这句话的。

    最最震怒的,却是刚刚一脚踏进这座酒楼的刑部尚书没人缘……不,吴仁愿。

    他只想到立时封锁这座酒楼盘查,却忘了这种地方并不是没有达官显贵来的。

    这些人可没有君子远庖厨的怜悯之心,只会看着鲜血和哀嚎,谈论阴谋诡计!

    这还不算,仿佛是那个孩童的叫嚷一语惊醒梦中人,须臾这楼上竟是惊呼不断。

    “你们要干什么?竟敢冲撞刑部侍郎高大人,有没有规矩!”

    “没长眼睛吗?御史中丞裴大人在此!”

    随着一个个名字报出来,吴仁愿一颗心渐渐沉了下来。他骇然发现,一二楼暂且不论,三楼整整十个包厢赫然高朋满座,和他不对付的人比如东阳长公主,他的政敌比如御史中丞裴旭和刑部侍郎高泽之……除了越老儿不见,林林总总竟是全了!

    眼看那个狼狈下来的刑部总捕司一等捕头陈明满脸惶然站在自己面前,他断定之前那个当街抛洒纸片,而后又金蝉脱壳的家伙就躲在这酒楼中,隐藏在那些达官显贵中间,虽知情势复杂,却不肯就此善罢甘休。

    当此之际,他正想开口稳定军心,务必排除万难把人揪出来,却不想又听到了最初那个孩童清亮的声音。

    “长公主好端端的在包厢里,你们踹门闯进来,还嚷嚷着要长公主滚出去听吴大人问话,一言不合还要动手,我当然以为是刺客!”

    “刚刚刑部的捕快去屋顶上和人打,我就扒在长公主的包厢窗前看热闹,招谁惹谁了,刑部的捕快居然暗算我,害得我从窗口掉了下去。这么多捕快在下面,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出手救我,不但眼睁睁看我摔死,还有人想拔刀砍我!”

    “长公主身边的婢女去追屋顶上那个暗算我的人,刑部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她,却故意放走了暗算我的人,这是执法者和杀人者为伍吗!”

    吴仁愿听得又惊又怒,同时已经分辨出了这个声音。

    那天越府五福堂的情景,他实在刻骨铭心,简直是一辈子的耻辱。

    所以,确认这会儿不但东阳长公主在,越老儿的那个孙子也在,他一时脸色狰狞可怕,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恨不得在面前陈捕头的脸上扎出洞来。

    “他说的这都是怎么回事?”

    在君临整个刑部,名字在天下不少门派当中犹如头号魔头的吴尚书逼视下,陈捕头只觉得汗出如浆,战战惶惶,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答话。

    “卑职带人在屋檐上捕拿那黑衣妖人,确实看到三楼有小孩正扒着窗户看热闹,可所谓刑部捕快出手暗算他,绝对是小孩儿胡说八道……”

    糟糕,当时确实有个女人上屋顶,可被他的人拦下来了,难不成真的是刑部捕快暗算小孩……这传扬出去刑部总捕司可是名声尽毁,绝不能承认!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他和吴仁愿几乎同时听到了咚咚咚有人踏在楼板上的声音,而且还决计不止一人,立时慌忙抬起头来。

    认出那盛妆华服的是东阳长公主,手里牵着的则是越千秋时,吴仁愿那张脸顿时更黑了。他竭力镇定了一下思绪,拱了拱手正要说上两句义正词严的话,却不想东阳长公主猛地一口唾沫吐了下来。

    面对这从天而降的一击,吴仁愿一个箭步往旁边闪开,可在他旁边的陈捕头就没那么好运了,也不知道是东阳长公主雌威太盛,还是他实在是对这种不文明举动太震惊了,竟是犹如桩子一般僵立在那儿,结果正被那唾沫吐在了脑门上。

    “这么多年了,今天这样的事情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东阳长公主的嗓门一点都不比越千秋小。而且,她身份尊贵,在如今后宫没有太后皇后的情况下,满朝再没有一个女人能压得住她——至于男人,谁惹得起这泼妇?

    这会儿,不幸被啐了一口的陈捕头终于回过神来,虽说心头气得想吐血,可当他看到二楼三楼的四面栏杆前顷刻之间站满了看客,虽没穿朱紫衣衫,可一眼望去,认得的高官就有一多半,一时竟是连抬手去擦的余裕都没有,更不要说为自家尚书大人分担压力。

    吴仁愿眉头大皱:“长公主……”

    “你还知道我是长公主?你们刑部的人好大的威风,踢门进来就要我去听你问话!千秋刚刚吃这么大亏,他一个孩子不过是朝人丢个杯子,那些捕快就要拔刀上来砍人!”

    “好啊,怪不得现在民间人人都说,刑部是咱们大吴最有权的衙门,尤其是总捕司的人出来,那更是鬼神让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

    东阳长公主的声音猛地提高了一个八度,那女高音在偌大的三层酒楼中回荡,哪怕是在犄角旮旯里的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千秋刚刚骂错了吗?他被人暗算掉下楼去,我的侍女桑紫想着下头有你们刑部那么多人,这才三层楼,铁定接得住他,于是就上了屋檐去追凶。可她亲眼看见人退入了几个刑部捕快当中,被他们包庇了起来,她更是为此险些挨了一铁尺!”

    而下一刻,她旁边的越千秋做出了一个极其惊人的动作。就只见胸前垂着两片衣裳,看上去滑稽可笑的他随手把这件破破烂烂的外袍脱了,就这么往楼下一扔,随即竟是继续开始扒衣裳。

    等到他直接赤裸了上身,东阳长公主竟是举手把他抱起放在了栏杆上坐着,露出了他的脊背。那一瞬间,四周围顿时传来了按捺不住的惊呼声和抽气声。

    只要眼睛没问题的,全都看清楚了越千秋背上的两处伤痕。一处是手指印,明显是用手抓出来的,临窗的众人不少都看见了黑衣人飘然而下,一把抓住了即将坠地的他,而后用脚尖把人勾上天空的一幕。另外一处,却是一块大致长方形的痕迹,色泽发紫,分明用劲不轻。

    不等东阳长公主再次开口说什么,对面就传来了一个有几分森冷的声音:“看那痕迹,和刑部总捕司的腰牌有点像,长公主可否容我过去,用刑部的腰牌做个比对,看看是谁暗算了小公子?”

    随着这声音,对面栏杆的看客有人让出了一点位置,那说话人便映入了众人眼帘。

    只见此人身高八尺,体态微胖,那张脸白面无须,相貌虽平常,可乍一看去谦和友善,很让人有好感。他先是笑着向东阳长公主颔首致意,等东阳长公主微微点头之后,他就立时赶了过去。

    当来到越千秋面前时,他用哄小孩子的口气安慰了几句,随即从怀里拿出了一块腰牌。

    下一刻,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把那腰牌按在了越千秋背后那块伤痕上。

    尽管越千秋自己看不到,可从东阳长公主瞬间收缩的眼神中,他还是立时判断了出来。

    看来是严丝合缝……啧,废话,他从人怀里摸出来的腰牌,能不严丝合缝吗?

    反正他今天这个配角当得实在是不痛快极了,他不痛快,刑部也甭想痛快!

    只有桑紫一个人证可能不够有力是不是?那他就再添个物证!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这八尺白面男的声音:“本官刑部侍郎高泽之,可以证明这位小公子背上的印记,正是刑部总捕司的腰牌。也就是说,暗算他的,十有八九正是刑部的捕快!”

    当此时,刑部尚书吴仁愿知道,本待抓人的自己,竟是已然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