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三章 就是砸你!
    当越千秋在半空之中被严诩一把抓住,随即被人从窗口拎回自己的包厢,而不是东阳长公主那个包厢的时候,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眼神却异常明亮,心头仿佛被擦去了尘埃。

    尽管当初越老太爷让他去邱楚安那边拜师求学的时候,他就曾经软磨硬泡,说是更想要跟着越影学武,内心深深希望在这个不那么安稳的世道,能至少有自保之力。

    可是,当真正有了严诩这么一位文武双全的老师,他却生出了懈怠之心。

    之前那十天,他虽说每日早起的锻炼和上午正式的武课常常汗流浃背,每日睡下的时候也是腰酸背痛,可他真的就已经尽全力了吗?

    如果下一次再遇到今天这种场面,难不成他还要把生死寄托在别人的援手上?

    “九公子,九公子?”

    “喂……九叔,你没事吧!醒醒,喂!”

    “他娘的,要是让老子抓到那个暗算千秋的家伙,我活剐了他!你们两个让开,看我的!”

    就在严诩想起师父以前常用来对付自己的一招,连忙拿起一杯凉透的茶,灌了一口含在嘴里,正准备直接喷在越千秋脸上时,却只见人仿佛猛地回过魂来,和他大眼瞪小眼之后,竟是一闪身避开了去。这下子,他一口水喷了一半在地上,自己倒是呛得不轻。

    “咳……咳咳……臭小子,既然没事还这么吓我!”

    “对不住了,师父。”越千秋这次没再和严诩抬杠,突然转身又走到了窗前。可这一次,还没等他探头往下张望,就只觉得两边胳膊全都被人死死拽住,侧头一瞧,得,左边是满脸紧张的越秀一,右边是满脸忧切的周霁月,分明生怕他再次一头栽倒下去。

    “放心,有过一次,不会有第二次了。”越千秋耸了耸肩,再次看了一眼左右,脸上虽仍是一片煞白,但语气却犹带轻松,“师父,你想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对不对?”

    “你还敢说!我刚刚魂都没了!”

    严诩气冲冲上前,一手死死扳住了越千秋的肩膀,眼睛抽空往下头瞟了一眼,就在这时候,他只见那陷身黑衣捕快之中的黑袍神秘人,其一身宽大的袍服突然诡异地鼓起,以他多年在外飘荡的心得,立时为之色变,第一时间喝道:“捂耳朵!”

    越千秋反应最快,当他看到周霁月赶紧捂住耳朵,越秀一则双目圆瞪呆呆地在发愣,他立时没好气地直接伸出双手按在了小家伙的耳朵上。随着自己的耳朵被一双大手死死捂住,他如释重负,可随着尖啸突然想起,他依旧只觉得耳朵极其不舒服。

    即便如此,他的眼睛还是没放过底下的场面。

    就只见一大群黑衣捕快被那贯耳魔音折腾得东倒西歪,那黑袍神秘人陡然之间袍服再次鼓起,趁机直突横扫,轻轻松松击开了一个缺口。而那个打开的缺口不是对着别处,正是对着他所在的这一座酒楼!

    混战之中,他又只见一团烟雾倏的砰然爆开,等烟雾散尽时,他隐约只见三四把刀剑终于追上捅入了那个黑影,顿时几乎连呼吸都摒止了。可当那鼓起的黑袍最终犹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软软掉落在地,里头的人却不见踪影,他方才感觉又活了过来。

    原来是金蝉脱壳……幸好幸好,那好歹是他的救命恩人哪!

    下一刻,捂着他耳朵的那双手就放了开来。

    紧跟着,就是严诩那气急败坏的叫嚷:“让你捂耳朵,你小子就知道添乱!”

    越秀一终于如梦初醒,见越千秋打哈哈敷衍严诩,一脸没事人似的,想到他刚刚才险些掉下楼去,乍然脱离险境却还不忘想着自己,他不禁羞愧地讷讷说道:“九叔,都是我……”

    “行了,咱们谁跟谁,用得着说什么客气话?”

    越千秋笑嘻嘻地拍了拍越秀一的脑袋,转头对严诩做了个鬼脸,这才俯瞰着底下无头苍蝇一般的那些黑衣捕快。眼见四个待决死囚竟是被押回囚车,今日明显不会再行刑了,他就冲着周霁月咧嘴一笑。

    “不管怎么说,我刚刚往楼下那一摔,至少把今天这场看杀头的大戏给搅和没了,这下子,你不用担心你那七叔了。”

    “九公子!”周霁月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我宁可这辈子再见不到七叔,宁可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也不要你那样吓我!”

    这次轮到越千秋愣住了。他倒不会错认为十二岁的小萝莉对自己表白,可是,她把自己看得比那个曾经儿时对其不错,却最终叛门而出的七叔更要紧,他还是挺高兴的。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家收留的孤女老是心心念念惦记着外头的极品亲戚,否则到时候来个人说几句客气话就把人给接走,他不是白忙活……咳,应该说爷爷不是白忙活了?

    严诩看着越千秋一头摁下越秀一,一头安抚周霁月,不禁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太像当年的越小四,简直怀疑人不是老太爷捡回来的,而是把越小四在哪生的私生子给抱了回来。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包厢门被人轻轻敲响,紧跟着就直接被人推开。

    而他到了嘴边的呵斥,在看清楚那个进门的人之后,直接憋回了嘴里。

    谁让进屋的竟然是东阳长公主!

    看到严诩有些别扭地把头转向窗外,越千秋就轻轻咳嗽了一声。可他这不咳嗽还好,一咳嗽,他就听到清晰的呲啦一声。

    刹那之间,他上身的衣裳就从背上豁开成两片,软软垂落到了胸前,样子煞是滑稽。而直到此刻,他方才感觉背后火辣辣的疼痛,却不知是救他的人抓的,还是更前头被人偷袭那一下给打的。严诩赶紧过去仔仔细细看了看,随即就气得骂了娘。

    “他娘的!两处伤,一处大概是给那个黑衣人抓的,另一处小淤青则是被人暗算的,要是我在你身边,怎么也不会放过那出手暗算小孩的家伙。”

    东阳长公主原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不禁皱了皱眉。她仿佛没看到闹别扭的严诩,径直走到越千秋面前,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确定人确实安然无恙,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我那时候反应慢了,桑紫倒是追了出去,可她正好看到了屋檐那个暗算你的刑部捕快,满以为下头那些捕快怎么也会接着你,所以就决定先去追凶,可其他那些刑部的捕快竟是包庇了此人,她非但没抓到人,还险些被刑部的人当犯人拿了。”

    严诩也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是你掉下去之后才发现的,结果比那个神神秘秘的黑衣人慢了半拍。要不是他突然下来救了你,我简直都没法对老太爷交待了。”

    越千秋这才知道还有如此内情,想想东阳长公主口中那个婢女桑紫的选择虽说有些冷酷,却也是很准确的判断,而严诩稍稍慢了点也很正常,毕竟那就是一闪念间的事。

    最重要的是,谁也不会想到,刑部那些捕快,面对个从楼上跌落的小孩却还要杯弓蛇影,如临大敌。而且,暗算他的竟然也是个刑部捕快,这是有人陷害吴仁愿,还是别的?

    就在这时候,包厢外头突然传来了阵阵喧闹,紧跟着,大门就被人粗暴地一脚踹开。

    “全都给我滚出来,刑部尚书吴大人要逐一问话……”

    对方这话还没说完,心头憋着一肚子火气的越千秋一个转身,从桌上抓起一个杯子,随即旋身重重丢了出去。

    他人小,劲不大,可跟着严诩练了十天的武,此时含恨出手,准头却很足,竟是不偏不倚直接砸中了来人的嘴!

    当来人一声哎哟惨呼往后栽倒,他心中倏然一动,生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他一个箭步抢上前去,砰然把包厢门给关了,将后头呼啦啦好几个黑衣捕快独在了门外。当外间砰砰砰砸门声响起时,他就大声嚷嚷道:“不好啦,有人要行刺东阳长公主!”

    那一瞬间,包厢中的其余人一时如同泥雕木塑,包括被越千秋拿来顶缸的东阳长公主。

    嚷嚷了这一声之后,发现外间那疯狂的砸门声戛然而止。越千秋如释重负。

    他瞅了一眼地上呻吟不断的那个捕快,突然冲着严诩勾了勾手。

    “师父,帮徒儿个忙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