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二章 刑场突发事件
    有大侠劫法场?

    有微服私访的高官,甚至白龙鱼服的皇帝老儿发现冤屈,于是高喊刀下留人?

    又或者待决死囚的家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那一瞬间,越千秋的脑海中转动了不知道多少经典的场面。他立时双手扒着窗口,唯恐错过了一场好戏。可是,那一声呔之后,出声的人就没动静了,这简直连雷声大雨点小也算不上,而是还没开始就结束,就和看书刚有个精彩的开头就太监似的。

    然而就在此时,刑场高台上亲自监斩的刑部尚书吴仁愿面无表情一拍桌子。顷刻之间,刑场的高台底下竟是钻出来无数手持钢刀的黑衣捕快,团团将刑场围住。

    更有一队人如狼似虎地朝这座酒楼飞扑了过来,稍有人阻路就被刀柄拍翻打倒,分明是刑部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早有准备。

    而越千秋清清楚楚地看到,在黑衣捕快们动作的同时,吴仁愿的手中,那一枚行刑的签子已经高高抛了起来,在空中旋转翻滚,眼看就要掉落在地。

    而这时候,刽子手那雪亮的鬼头大刀已经高高抡起,仿佛随时都会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取下四条人命。

    说时迟那时快,他就只听到一声尖锐到仿佛能刺穿耳膜的利啸。下一刻,他那属于小孩子那良好的动态视力就捕捉到,一个物体几乎是倏然间出现在视野中。

    那不明飞行物以极高的速度疾速破空,恰恰赶在那枚行刑的竹签尚未落地之前,狠狠撞了上去。顷刻之间,竹制的签子立时解体,在空中爆成了好些碎片激射开来,其中一块碎片甚至准确地击中了一个刽子手的下巴,把人直接击晕了。

    那家伙原本正想要抢着把犯人的头先给砍了,好向尚书大人领功,现在却首先倒了霉。

    这短短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越千秋却只觉得整个人的呼吸都几乎摒止了,甚至连吞咽唾沫的功能也仿佛为之丧失。

    他见识过越影犹如鬼魅的身法,也见识过严诩能够把镇纸当泥巴,捏出个手印的真功夫,可是,这都不如那准确击中那枚民间俗称批死签的暗器。

    刚刚哪怕他就算眼睛都瞪酸了,也愣是没看清楚那不明暗器究竟是什么!

    而就在他心中免不了有些遗憾的时候,他突然生出些许感应,一时侧头往左边看去。

    却见相隔大约两三个包厢的一个窗口,一道人影犹如轻烟似的钻了出来,凌空一个转折,直接窜上了这座三层酒楼的屋顶。几乎是下意识的看热闹本能,他把大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而亏得如此大胆的举动,越千秋看清楚了那个立在屋檐上挺拔身影。尽管对方从头到尾连带脸在内,全都笼罩在一件宽大的黑斗篷中,甚至连身材是胖是瘦都看不见,可他仍是忍不住盯着对方狠狠多看了两眼。

    就在他认为,对方会当众对刑部尚书吴仁愿嚷嚷两句狠话的时候,他却捕捉到了对方探手入怀的动作。不只是他,已经把这座酒楼团团围住的刑部捕快们也发现了这一动作,一时如临大敌。

    顷刻之间,这些人纷纷就地蹲下,或是从怀中,或是从袖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三下五除二一拼接,人人的手中都多了一块如同盾牌似的物体。

    随着每个人都将其高高举在了头顶,从越千秋的角度俯瞰下去,这场景像极了雨天打起来的一把把雨伞。

    可众目睽睽之下,屋顶上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却并未展现出之前一枚暗器打掉批死签的神妙功夫。此人从怀里重新伸出手时,手中抓着一大摞纸片,在空中猛然往下一挥洒。就只见无数纸片犹如雪花一般在空中飘飘洒洒,那场面简直犹如天女散花,煞是好看。

    到了这时候,越千秋已经是完全看傻了。

    如此雷霆一击之后,竟然不是劫法场,而是……撒传单?这完全是抡起大刀砍苍蝇吧?

    不但是他,这边众多包厢中看今日行刑的宾客们,也全都发出了不小的喧哗。

    可比他们更加惊怒的,无疑是刑场上的监斩官刑部尚书吴仁愿。不用他厉喝吩咐,立时就有捕快爬起身往酒楼冲去,而更多的人则是使尽浑身解数去抓空中飘荡的纸片。

    然而,此时恰是一阵风吹来,那原本就因为从高处落下而四散开来的纸片被呼啦啦一吹,立时随风飘落了开来,笼罩了方圆老大一片天空。

    而更让吴仁愿脸色发白的是,那个黑衣人仿佛没发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捕快冲入了酒楼,随手从怀中一掏,恰又是一堆纸片高高往天上一抛。

    越千秋已经是嘴角直抽抽。抛传单很常见,跑高楼上抛传单也很常见,可闹出这么大的轰动,只为了拉风地抛传单,实在是他生平仅见。可即便如此,看到屋顶上已经有动作麻利的捕快追了上去,他还是暗中捏着一把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倒不至于一定这么认为,可要是让吴仁愿得意,他万万不情愿。

    可偏偏在他眼看就能亲眼目睹一场激战的时候,那空中飞舞的纸片无巧不巧,竟是有一张被风一吹,突然朝他飞了过来,直接啪的一声撞在了他的脑门上。

    遭遇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原本就半个身子吊在窗边的他不由得一愣,可下一刻,他仿佛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高空倏然击在背心,这下目不能视,背后又传来了一股大力,他不禁整个人头朝天往下跌了出去。

    越千秋哪曾想会遇到如此无妄之灾。

    当此时,他却也顾不得屋子里东阳长公主的两个婢女是不是有一手很好的功夫,严诩是不是就在隔壁一直都关注着这边,会不会出手救他,下面那么多捕快正虎视眈眈守着,会不会有人恰好接着他……他想到的只有唯一两个字。

    自救!

    可除非是武艺大成的高手,否则要和自由落体的地心引力抗衡,那实在是难如登天。

    头朝下跌出去的他伸出双手,努力想要抓住什么够得着的东西,不管是窗户还是别的。

    可他刚刚那一下是往前翻下去,此时伸出手去,却徒劳地和二楼窗户擦手而过。

    而更让他又惊又怒的是,下头围着的捕快非但没有准备接人,而是呼啦啦四散开来,更有人抽出刀来对准了他,仿佛他一旦落地摔不死,就要上来砍上一刀!

    这辈子第一次落到这般险恶的处境,越千秋反而不得不冷静了下来。

    此时留给他的时间不过瞬息之间,他尽量调整蜷缩着身体调整姿势,力求在着地时能够减缓一下冲击力。与此同时,他在下坠时扯开喉咙的大叫也已经在空中回响了开来。

    “杀人啦!”

    几乎就在那最后一个字出口,自己就要和大地来上一场亲密接触时,越千秋只觉得背后陡然之间被一股大力抓了一把,可随之而来的便是嘶拉一声,仿佛是衣服被撕破了。

    倒吸一口凉气的他还以为最终难逃一劫,可小腹却随之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弹力,等他醒悟到是有人的脚尖在他的腹部轻轻勾了一下时,他整个人竟是不由自主再次飞上了高空。

    从高处看到那个倏然间落在一群捕快中间,身穿黑衣斗篷的神秘人,越千秋简直觉得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飞身下来救他的,不是严诩也不是东阳长公主的婢女,是这个撒传单的?

    卧槽,他今天以为自己是跑龙套的观众,敢情他还是配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