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十章 七岁童戏耍吴尚书
    清芬馆东厢房门口,落霞正死死拦着周霁月。

    “周姑娘,你真的不能走,你要是走了,九公子责怪下来,我们怎么吃罪得起……”

    尽管一旁还有追星和逐月一块阻拦,但如果周霁月真的用起全力,要甩脱她们三个,那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可她在越府这些天,三人对她无微不至,此时她唯恐伤着她们,只能一口咬定伤好了要走,心里却满是怒火。

    之前越千秋还说越老太爷和刑部尚书吴仁愿有仇,可现在那吴仁愿竟是越府座上客!

    若不是她从落霞她们口中得知宾客都有谁,还会被蒙在鼓里!越千秋竟然骗他!

    就在这时候,拉拉扯扯的四个人突然只听到外头一阵动静,紧跟着就只见越千秋和越秀一进了院子。落霞先是一愣,等发现越秀一双目红肿,分明哭过,不禁吓了一跳。

    “九公子,您……您又欺负长安少爷了?”

    什么叫做又……他什么时候欺负过越秀一了?

    越千秋又好气又好笑,等发现追星和逐月正拉着周霁月的胳膊,而那小丫头则是用愤怒的目光瞪着自己,他不禁莫名其妙。但转瞬之间,他就想到了一个关键。

    莫非周霁月知道吴仁愿也是今日嘉宾之一?

    他当机立断,没好气地嚷嚷道:“什么叫我欺负了长安?明明是刑部尚书吴老头,他竟然以大欺小,把长安气哭了,简直可恶!”

    此话一出,周霁月顿时愣住了。下一刻,她就只见越秀一羞愤交加地叫道:“九叔,你怎么能说出来……”

    “怎么不能说?爷爷今天不过是碍于面子才请了他这个政敌来,他居然还真当自己了不起了,给你脸色看,还说那种阴阳怪气的话!”说到这里,越千秋就招呼落霞和追星逐月道,“你们来帮长安打盆水洗洗脸,还有,帮我也找一套衣裳出来换上。”

    看到那肩头泪渍,落霞意识到越秀一是受委屈找越千秋哭诉,这才总算如释重负,连忙反身进屋去了,追星和逐月自然忙着招呼越秀一。

    直到这时候,越秀一才来到周霁月面前,又压低了声音。

    “我气不过拉了长安先回来,一会儿回了五福堂之后,少不得给那老东西一点颜色看看。你可别冲动,爷爷身边的影叔只会比吴府的那个高手更厉害。再说,万一你被人认出来呢?”

    周霁月脸上有些黯然,随即不服气地反驳道,“可我的伤都好了,单凭轻功,没几个人逮得住我,我不想老是呆在九公子你这儿吃闲饭!”

    意识到自己刚刚若是来晚一步,这丫头恐怕就真的会闹出什么不可开交的事情,强压绝对不行,越千秋只能迅速合计了起来,最终急中生智有了主意。

    “这样,前头五福堂那边你绝对不能去,万一露出行迹不是好玩的。我正好打听到,吴仁愿和御史中丞裴大人也是死对头,而裴大人和我爷爷也不大对付。”他瞥了一眼正房和正围着越秀一忙活的两个丫头,压低了声音说,“你先回房,我换好衣裳对你说。”

    等到回了正房换了身宝蓝色的天衣阁出品衣裳出来,越千秋故意把落霞也支使过去给眼睛红肿的越秀一收拾善后,自己趁机溜去见了周霁月。

    他直接就从怀里摸出周霁月那个香囊,从中几张纸片中抽出了两张,然后找了张笺纸,把清芬馆到后门的地图画了一下,这才交给了小丫头:“你听我的,咱们这么办……”

    围着越秀一绞尽脑汁消除那红眼睛的落霞等三个丫头,谁都没注意到,当越千秋走出东厢房时,换了衣裳的周霁月,已经趁着他的掩护,迅疾无伦地闪出了清芬馆院门。

    当叔侄俩总算把自己收拾整齐,能再次出去见人了,越千秋方才对落霞嘱咐了一句,道是让她们三人去西厢房找一件玩器——如果他没记差,那东西怎么都能找一个时辰,如此一来,周霁月一来一去的时间绝对是够了,绝对能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入。

    毫无理由失踪了这么久,来到五福堂跟前时,听说越老太爷早就到了,越秀一自是心中惴惴,生怕被人追问。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顶着门前小厮那侧眼非难的目光,越千秋竟是丝毫没有翘班被人抓现行的尴尬,反而理直气壮地径直往里头闯。

    他一时进退两难,可越千秋自顾自打起门帘之后,又回头对他努努嘴道:“长安,咱们一块进去见爷爷。”

    越秀一只犹豫了瞬间,就咬咬牙跟着越千秋跨过了门槛。但只见偌大的地方高朋满座,放眼看去都是朝中朱紫人物,不少直接穿官服来的宾客晃得他眼睛都花了。

    他倒是听祖母说过,今日拜师宴时,一人面前设一几案,如此互不相扰。正寻思着座次是谁安排的,会不会出岔子,他冷不丁觉得有人拽住了自己的袖子,等回过神时,他已经被越千秋拖到了越老太爷跟前。

    越千秋笑嘻嘻地拱手道:“爷爷。”

    “太……太爷爷!”越秀一慢了不止两拍,这才慌慌张张叫了一声。

    “千秋,你怎么一声不吭就溜得影子都没了?”

    越老太爷刚刚一来就没看到越千秋,连带重长孙越秀一都不见了,此时见着这叔侄俩,他不禁吹胡子瞪眼质问道:“跑哪钻沙去了?还带坏了长安?”

    当着满堂无数目光,越千秋非常无辜地说:“长安好端端却被大哥训,我去安慰他了。”

    越秀一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敢情越千秋之前不说,是在这里说来让他丢脸?

    越老太爷却知道养孙的慧黠,此时也不在乎四周围的窃窃私语,眯着眼睛问道:“哦?你大哥为什么训长安?”

    这一次,就连越廷钟也是如坐针毡,下意识地站起身来。

    可还不等他解释,越千秋就一本正经地说:“刚刚我和长安在五福堂门前迎客,正好遇到了刑部吴尚书过来,张口就说,五福堂……越老儿起的名字还真够浅薄的……”

    从吴尚书出场开始,他噼里啪啦将之前五福堂前那番老少交锋给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尤其是越秀一那段解说五福,他更是咬文嚼字,字字句句都是越秀一的原话。

    他记性很好,表演能力更好,越秀一最初的理直气壮和后来的委屈,他表现得淋漓尽致,吴仁愿那傲慢和清高,他老气横秋演绎得极其到位。就连越廷钟的无奈和求全,他也没漏过。

    这下子,就连之前以为自己是被越千秋设计的越秀一,当看到吴仁愿那张黑如锅底的脸时,他就恍然醒悟了过来。

    越千秋竟是当众演出这一场替他出气!

    原本还端着的越老太爷眼看四座宾客听到吴仁愿被小孩子怼了就迁怒于人,一时面色各异,他终于禁不住笑骂道:“你个促狭小子,好得不学,学人说话!”

    骂归骂,越老太爷看到越千秋给自己做了个鬼脸,随即还涎着脸伸出手来,他知道小家伙是向自己要承诺,不禁笑呵呵地一巴掌拍在那手上。

    就你鬼机灵,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清了清嗓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吴仁愿道:“老吴,你居然把平日对我的那一套搬到小孩子身上了?我这重长孙才多大,刚刚这尚书洪范篇里的五福他难道说错了,值得你这么给人脸色看?怪不得别人说,连小孩子都能气哭的人,多半是人厌狗憎。”

    越千秋故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来这么一手,就是给老爷子借题发挥的机会。可老爷子这直接开炮的强大战斗力,还是让他自叹不如。于是,眼看那位吴尚书拍案而起,他二话不说一把拽住越秀一,直接躲在了老爷子后头,像极了受惊的懵懂孩童。

    吴仁愿还没来得及反击回去,旁边就立时有人上来说合打圆场,即便如此,他仍是忿忿不平地叫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都看见了,分明是越老儿教唆的孙子……”

    “这怎么能赖爷爷,大伙都看见了,爷爷早就来了,可我和长安这才刚进来!”

    越千秋从越老太爷背后伸出脑袋,毫不犹豫地嚷嚷道:“我虽才七岁,但也知道为人要诚实,绝不能说谎话。明明是您鸡蛋里挑骨头,和长安一个小孩子过不去。吴尚书您倒说说,我刚刚演给大家看的哪一句话记错了?您只要说出来,我当众给您磕头赔礼!”

    “你……”

    一次两次被个自己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小孩子顶得人仰马翻,吴仁愿简直气得吐血。偏偏就在这时候,外间传来了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

    “老太爷,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该让九公子给老师行礼了?”

    话音刚落,吴仁愿想都不想地打断道:“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