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十四章 你们要与败类为伍?
    尽管之前越老太爷拎耳朵训人时,越千秋就意识到,自己那天在邱府门前实在是只逞一时之快,可眼下面对这么一大群读书人堵门,他就知道,自己还是错估了这年头的舆论风向。

    看到一旁的马上,越金儿抱着的越秀一面色苍白,显然也对这样的后果措手不及,他从车窗缩回了脑袋,沉吟片刻,便对外头那个不知所措的车夫吩咐道:“停车,开门!”

    随着马车停稳,越千秋一把推开车门正要下去,突然发现越府大门口有人出来了。

    尽管隔着老远一段距离,但小孩子的目力那是何等敏锐,他一眼就认出,那个身穿天青色蝙蝠纹滚边圆领衫,头上戴着马尾纱逍遥巾,赫然满头大汗的中年人,正是越三老爷。

    越三老爷在他这样的小辈面前,平素一直都保持威严,这会儿面对一大堆堵门的读书人,那分明早已是铁青的脸上却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诸位说的,我已经听人禀报过了,想来定是市井中人以讹传讹……”

    这话还没说完,他就直接被领头的一个读书人堵了回去:“以讹传讹?如今满金陵城都已经传疯了,谁不知道越老大人一副对联损尽天下读书人?”

    “越老太爷若是不给个交待,等明时明日,那就不是我们堵门讨公道了,朝中那些科举出身的读书人,全都要登门讨公道!”

    面对这鼓噪不已的人群,越三老爷那张脸自然是涨得一阵青一阵白。

    越老太爷突发重病,连越二老爷都几天没出门,只顾着老太爷的病,更何况是他?

    因为大太太封锁消息,他只晓得那一日越千秋和越秀一叔侄去邱家拜师铩羽而归,为此还背地里暗自叫好。也就是今天大门口被人堵了,他这才把那天送两人的家丁叫到面前严词追问,弄清楚越千秋究竟做了怎样惊世骇俗的事!

    此时此刻,他权衡利弊,一下子做出了决断。他重重咳嗽一声,大声叫道:“诸位静一静,静一静!家父在朝为官多年,一贯为人谦逊,怎会讥讽读书人?这是家中不肖子弟假借老太爷的名义胡作妄为,回头我一定禀明家父加以严惩!”

    尽管越千秋对越三老爷素来没好感,此时此刻对方面对汹涌舆情直接把他给卖了,可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不满的。事情是他做的,也是他一时口滑对余泽云说对联是老爷子送人家老子的,现在出了事自然不可能让爷爷去顶缸。

    可他这么想,后头却传来了严诩的一声痛骂。

    “无耻!愚蠢!这种时候居然还想推诿塞责,越老太爷怎会生了这种儿子!”

    越千秋听出严诩的忿忿不平,他若有所思瞥了一眼这位如今颇有些仙风道骨的中二名士,这才跳下了车去。等来到越秀一和越金儿同乘的那匹马旁边时,他看到越秀一竟是有些失魂落魄,便清清嗓子叫了一声。

    “长安!”

    越秀一猛地回神,等发现越千秋已经下了车来,他先是一愣,继而就脸色发白地阻止道:“你……你不要冲动!就算三叔爷把责任全都推在你头上,还有太爷爷,还有祖母呢!再说那些人也不会相信三叔爷的话,认为对联是你做的……”

    几乎是与此同时,比刚刚更大几倍的喧嚣声就立时传了过来,果然,那些堵门的读书人对越三老爷的辩词不屑一顾,纷纷指摘越老太爷把收养的孙子推出来太过厚颜无耻。

    眼见越三老爷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越千秋对越秀一微微一笑:“放心,我没这么傻。”

    他转身走到马车前,却是对严诩唱了个大喏:“严先生,您能不能帮我个忙?”

    严诩眼睛一亮,立时捋起袖子问道:“什么忙?是要我出手把他们打走?”

    越千秋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好歹是小时候立过豪言壮语要考状元的世家子弟,在江湖打滚了这么些年之后,居然动不动就只会拿拳头解决问题?

    可他眼下确实想借助严诩的拳头:“我想请严先生给我保驾护航,否则就算我说得过他们,回头说不定他们恼羞成怒,像严先生说的那个榜眼一样对状元动起手来,我可受不了。”

    看到越千秋满脸无奈地瞅瞅短胳膊短腿,严诩哈哈大笑,竟是随手把羽扇扔在了一边,纵身跳下车,直接把越秀一给抱了起来:“好,我就和你去会一会那些耍嘴皮子的读书人!”

    再一次认识到自己是个小孩子的悲惨事实,越千秋没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就这么让严诩抱着过去,他自己倒无所谓,可实在是毁了这位名士的画风。

    随着人群渐近,严诩双手抱着他,仅仅靠着肩膀左格右挡,脚下行云流水,硬生生从围着越府水泄不通的读书人中闯出了一条路来。

    当最终挤出人群时,越千秋看到越三老爷一下子认出了他,嘴唇气得直哆嗦,他就笑吟吟地说道:“三伯父刚刚指责胡作妄为的越家不肖子弟是我吗?”

    “你……”越三老爷老脸一红,可想到如今老太爷还在床上直哼哼,越家却遭遇这么一大帮子读书人兴师问罪,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禁把心一横道,“这是你闯出来的祸事,你说怎么收拾!”

    “我当然会收拾。”

    越千秋说着就对严诩嘀咕了一声,等人抱着自己转过身来,他瞅了一眼这百十个读书人,心想一会儿要真打起来,那还真够呛。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相信下头这位的战斗力。

    当下他清了清嗓子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越千秋是也!之前在那个邱楚安门前,送余泽云那幅对联的,就是我!”

    他那清亮的声音顿时盖过了喧嚣的吵闹声,可紧跟着,人群就一下子沸腾了,各种谩骂和训斥混合着唾沫星子,全都朝他倾泻了下来。

    然而,越千秋哪里怕这个,当下不紧不慢地说道:“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我代爷爷送给余泽云的确实是这副对联,但这是爷爷告诉我的,却不是爷爷做的。”

    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有人大声骂道:“孺子狡辩!”

    越千秋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怎么狡辩了?这幅对联出自爷爷的鹤鸣轩里,一卷孤本笔记里写的一个故事,爷爷只不过是借用一下,骂一骂厚颜无耻的余家人而已。”

    “胡说,哪有那样的故事!”

    “你没听过,那是你自己孤陋寡闻!”这次把人怼回去的是严诩。不得不说,严郎君尽管丢掉了羽扇,如今站在那里依旧风仪出众,光彩夺目,此时一言既出,竟没有反击的。

    怼完了人,严诩就好奇地向越千秋问道:“那故事怎么说的?”

    一大堆读书人顿时晕了。敢情你也不知道!

    自己已经不讲理了,可严诩实在是更蛮不讲理!越千秋撇了撇嘴,很淡定地说:“前朝幽帝末年一把大火,也不知道烧掉多少孤本,大家没听说过情有可原,但怎能污蔑我爷爷?”

    “这故事说的是前朝有位清官,上任之后,有一个皇亲最爱放养。一次恶犬撕咬路人,其中一个秀才眼看就要丧命,路过的一个屠夫见义勇为,一刀把恶犬杀了,却被皇亲绑了送到官府,要给他的恶犬赔命。那清官秉公直断,判那屠夫无罪,皇亲还得赔汤药费给秀才。”

    “可那皇亲不服,要求重审。连那个秀才也在重审时突然改了口供,说自己和皇亲的狗相好,那一日不过嬉戏玩耍,诬赖屠夫无事生非,杀狗有罪。那清官觉得事有蹊跷,将秀才重杖一顿,最终问出实情。原来那秀才不思救命之恩,却因为收了皇亲的钱改了口供。”

    说到这里,见那些读书人中,不少显然措手不及,越千秋就提高了声音说:“事后,那位清官提笔写下判词,屠夫无罪,秀才与狗相好,认狗做友,恩将仇报,革去功名,给皇亲当狗!判词最后,清官大笔一挥题了副对联,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各位口口声声说是这幅对联损尽天下读书人,难不成各位认为,天下读书人和那秀才是一路人?难道你们要与败类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