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十九章 歹竹出好笋
    越千秋看了一眼满脸期冀的周霁月,一本正经地说:“周姑娘,其实我也不大识字。”

    小丫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可想想落霞说过越千秋才七岁,她又沮丧地耷拉了脑袋。

    教她的师父大字不认识几个,再加上一门心思督促她练武,所以她也没时间认字读书,根本不知道纸片上头写着什么。如果不是再次确定吴尚书和越老太爷是对头,又觉得越千秋是好人,不是那种会骗人的大人,她死也不会把东西交出来的!

    现在……怎么办?

    此时,越千秋坦坦荡荡地把那张纸片放回香囊中,随即递回给了周霁月。

    “就算你真是之前官兵搜捕的那个飞贼,你这么小年纪,居然一个人潜入吴府,连个帮手都没有?你家大人是不是太狠心了,万一吴府防备森严,你又失了手,没跑出来呢?”

    “我的家人都没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霁月面色煞白,整个人微微颤抖,连嘴唇都在哆嗦。

    “我的门派六年前被武品录除名,我爹他们都死了,就连师父也被那个狗官让人乱棍打死了。我妹妹和我进京的路上失足落水,我只剩下一个人了!”

    看到小丫头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床上,随即扑到被子上痛哭了起来,越千秋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欺骗小孩子的罪恶感。

    然而,他又不是真正的七岁孩童,也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某些事情,比方说,如果今天不是巧遇,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呢?这个小丫头其实并不单纯呢?

    他状似笨拙地安慰了两句,随即低低问道:“你既然是一个人,怎么想到去吴府的?”

    “到金陵之后……我一直都住在城西的关帝庙,如果不是一家包子铺的伙计好心,每天给我留一个冷馒头,我早就饿死了……我听说,那个狗官要当宰相了,这才一个忍不住……我其实想在吴家放火的,后来运气好进了书房,才想到偷东西……”

    尽管那声音因抽噎而断断续续,但越千秋还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世上最让人绝望的事,无过于自己过得悲惨交加,仇人却飞黄腾达!可听到放火两个字,他还是打了个寒噤。

    侠以武犯禁,怪不得朝廷对门派武人严防死守,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那有人看到你的模样了吗?”

    “我戴了蒙面巾,吴府那个护院高手被我扔了满脸沙子,应该没看清我的样子……”

    越千秋哀悼了一下那位倒霉的高手,最终打定了主意。

    “周姑娘,爷爷病得很厉害,我也不敢把这事告诉家里其他人。”

    他说着顿了一顿,见小丫头抬起头来,眼睛鼻子发红,泪汪汪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却没有露出怨色,他这才继续说道:“但如果你信得过我,就把东西交给我,我想办法弄清楚写的是什么,然后再想办法帮你。”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周霁月二话不说直接把香囊递了过来。他郑重其事接过塞进怀里,这才斩钉截铁地说:“那好,你安心住下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当走出东厢房的时候,越千秋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有些愧疚。

    可这种东西留在小丫头身上,她又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只会成为行走的麻烦。

    看到追星和逐月一个守着院门,一个守着通向鹤鸣轩的那道侧门,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落霞则明显在正房没出来,他不由得万分庆幸今天早些时候自己吓唬她们的那一套伎俩。

    否则万一刚刚又有人闯进来,那番对话被听见,那就麻烦大了!

    当他带着捧了一个大包袱的落霞,再次回到鹤鸣轩时,却和来探病的二老爷三老爷碰了个正着。和大太太之前频频示好相比,一见着他,这两位的脸色立时变得相当僵硬。

    “二伯父,三伯父。”

    “谁是你……”三老爷恼火地迸出了三个字,这才醒悟到这是在鹤鸣轩前头。等看到二老爷旁若无人地径直推门进了屋子,他就更懊恼了,对越千秋重重冷哼一声就跟着快步进了门,心里再次气急败坏地抱怨着老爷子的偏心。

    对于这种冷遇,越千秋这些天已然习以为常。反正从前他与这两位伯父就谈不上亲近,如今也犯不着在乎他们的冷眼。他接过落霞手中的包袱,打个手势示意她快点回去,等人很不放心地一步三回头离开,他正要进鹤鸣轩,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叫声。

    “喂……”

    回头见越秀一冲进了院子,他就似笑非笑地说:“爷爷病了,难道我的名字也变成喂了?”

    越秀一顿时面色一红,站定之后就期期艾艾地说:“九……九叔,我能不能见太爷爷?”

    听到那个称呼,跟在越秀一身后的两个丫头恰是面面相觑。

    邱家求学的事因为大太太吩咐,不曾声张开来,所以她们怎么都不明白,长安少爷从前分明最讨厌九公子,前几天还吵了一架气呼呼从鹤鸣轩回去,今天从外头回来之后,怎会先是乖乖跟去清芬馆小坐,这会儿居然还叫出了一声九叔?

    越千秋却没理会丫头的狐疑目光,大太太之前分派了各房来鹤鸣轩探病的时间,越秀一得排到晚上了。所以,越千秋一看他就知道是根本没知会大太太,而是偷偷跑来,

    他略一沉吟,就冲着越秀一点点头道:“进来吧。”

    有了越千秋这句话,越秀一顿时喜上眉梢。

    可他跟着越千秋一进里屋,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声呵斥。

    “长安,你不在晴方院好好读书,到这里做什么?”

    越秀一在两位叔爷面前当然不敢耍横,一时讷讷难言。

    见二老爷板着一张脸,越千秋斜跨一步挡在越秀一跟前,淡定地说道:“是爷爷说,想瞧瞧长安,和他说说话。”

    三老爷顿时暴跳如雷:“胡说,老太爷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二老爷这次也不再是单纯地忽视了,沉着一张脸斥责道:“千秋,老太爷虽说点了你侍疾,可鹤鸣轩还容不得你一个晚辈自说自话!”

    “我说得是真的。”越千秋毫不理会那快要戳到鼻尖上的手指,张口大声叫道,“爷爷,您说句话呀,长安是不是您叫来的?”

    二老爷和三老爷没想到越千秋竟敢直接嚷嚷,一时又惊又怒。然而,正当三老爷一个箭步上前,想要去捂住越千秋的嘴时,听到的却是咚的一声。扭过头去的他骇然看见,老爷子眼睛睁得老大,死死瞪着他,一手还捏拳抵着床板,分明刚刚捶过床!

    而在这当口,二老爷已经抢在他前头跪在了床前。

    “爹,您真的醒了!”二老爷一副大孝子的派头,又惊又喜地说,“我刚刚还以为千秋是在打诳语,没想到您真的……”

    “我还没死呢!”老爷子气息虚弱地嘟囔了一声,瞥见三老爷双腿一软,跟着二老爷直接跪下了,他气恼地扫了一眼三老爷身后,满脸无辜看着他的越千秋,嘴里直哼哼,“我要真死了,你们还不得直接在我灵床前头打起来?”

    “儿子不敢!”

    “你们已经敢了!让千秋和长安陪着我,你们出去把小影叫来。就连他也躲懒去了,不像话,我还没死呢!”

    老爷子说得有气无力,却是反反复复强调自己还没死,二老爷和三老爷忙不迭磕头认错。

    接下来,越千秋按照老爷子的吩咐,把这两位面色很不好看的长辈送出鹤鸣轩,随即直接把外头大门给关了,这才回到了里屋,却只见越秀一已是长跪在了床前。

    “太爷爷……呜呜呜……我担心死了……祖母不让我来看您……可我就是忍不住……”

    面对哭得如同大花猫似的越秀一,越老太爷着实有些手足无措,眼瞅越千秋站在后头笑得满脸幸灾乐祸,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兔崽子,假借他的名义把越秀一领进来也就算了,居然还在那看笑话!

    可相比次子和三子的私心,看着哭得伤心的重长孙,他还是生出了几分真心的喜欢。

    “歹竹出好笋,除了千秋这小兔崽子,总算家里这块烂地还有根没长歪的苗!”

    这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那小兔崽子的好心提醒:“爷爷,您这话把自己也骂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