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十六章 太贱了!
    当越千秋风风火火冲进清芬馆通往鹤鸣轩的那道月亮门,他就只见丫头仆妇满满当当站了一院子,人人屏气息声,只能隐约听见屋子里的动静。

    确定越老太爷昏迷的消息不是外头瞎传,他只觉得两条腿瞬间犹如灌了铅似的,完全挪动不了步子,满心都是难以名状的恐惧。

    这七年来,长房二房和三房都发生过孩子夭折,可因为他一直和人保持距离,那又不过是名义上的侄儿侄女又或者弟妹,他的伤心自然有限。

    可那个他一直叫做爷爷的老人却不同。

    他是被越老太爷亲手抱回来的,他的名字也是老人亲口取的。在这样一个放眼看去全都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越府中,是越老太爷的荫庇,他才能够衣食无忧,平安长大!

    他一直都在想怎样还上那份抚育之恩,难道就没有机会了吗?

    好容易稳定了情绪,越千秋方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往鹤鸣轩走去。可没过多久,他就被人拦住了。

    “九公子,老太爷如今病情不明,老爷太太们都在里头商量事情,您就别去添乱了。”

    越千秋抬起了头,认出那是三房的管事媳妇冯氏,他就立时冷笑了一声:“添乱?这倒是奇了,你敢说这鹤鸣轩里如今就没有三房的四哥和七哥?”

    冯氏没想到越千秋竟是直接把自己顶了回来,顿时恼羞成怒:“四少爷和七少爷与你怎么一样!”

    “怎么不一样?”越千秋此时心里憋着一团火,不禁直接一步跨上前去,竟是硬生生把冯氏给迫退了几步,“你是想说,家里其他人都可以去看爷爷,唯独我这个四房的养子没资格?你敢当着这所有人的面,把这句话明明白白说出来吗?”

    冯氏登时面色煞白,忍不住再次连退两步。意识到越千秋的声音大得足够让里头各房的主人们听清楚,她登时心慌意乱:“我不是这意思……”

    “爷爷还在,你就敢拦着我去探病,你是什么居心!”

    冯氏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阻拦是多么愚蠢,可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错到底:“九公子不要血口喷人,我这是……”

    “这家里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指手画脚!”

    随着这个声音,鹤鸣轩的门开了,却是大太太稳稳当当迈过门槛出来。她先是冷冷扫了一眼向二娘,见这位自己新提拔上来的管事妈妈诚惶诚恐低下了头,她这才恨铁不成钢地斥道:“让你守在外头,不是为了放纵这些碎嘴的长舌妇!”

    冯氏骤然被安了个碎嘴长舌妇的罪名,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看到大太太身后,身量娇小,容貌秀美的三太太已经出来,那刀子一般的目光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出两个洞来,她终于再也扛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再也不敢吭声。

    “千秋过来,我带你见老太爷。”

    见大太太朝自己招了招手,越千秋无心理会她为什么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只惦记着越老太爷到底情况如何,他甚至都没有多看面色不自然的三太太一眼,急急忙忙跟着大太太迈过门槛进了鹤鸣轩。

    在他身后,三太太缓缓关门的同时,却还用凌厉的眼神扫了一遍院子里的仆妇和丫头,警告似的说道:“全都给我放明白点,别再乱说话!”

    往日宽敞的鹤鸣轩中挤满了人,越千秋没功夫留心那些汇聚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径直随着大太太进入里屋。当看见自己偶尔也会用来午睡的那张床上,越老太爷正双目紧闭躺在那儿,他只觉得脚下一个踉跄,随即就跌跌撞撞冲了上去。

    可就在他快要接触到那最熟悉亲近的老人时,一个人影却突然挡在他身前。

    然而,那气息和动作的主人越千秋实在太熟悉,当初蹒跚学步,闲极无聊时,他还童心大发地与越影在这鹤鸣轩中玩过捉迷藏,因而他几乎是本能地蹲下身斜跨一步,随即就敏捷地从那腋下钻了过去,直接出现在了床前。

    没拦下越千秋,越影却面无表情地拦住了大太太和三太太:“老太爷刚醒过片刻,特意吩咐我说,如今大老爷不在,二老爷颇有几分书呆,三老爷对官场上的事不那么熟悉,所以外头的事情就请大太太多担待一些。”

    他也不管这会儿一股脑儿跟着进来的其他人听到这话是什么反应,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路上我就让人拿着老太爷的帖子,去请太医院素来和老太爷相熟的徐太医,一会儿徐太医来看病之后,鹤鸣轩就不用留这么多人,九公子陪着就行了。”

    越千秋顿时为之错愕。

    就算他知道老爷子对自己确实亲近,可在这种突发重病的时候,不要亲儿孙侍疾,却留着自己这个年方七岁的养孙,这怎么说得过去?

    此事必有蹊跷!

    果然,越影话音刚落,越三老爷登时遽然色变:“爹这是糊涂了吗?哪有他这样亲外人疏儿孙的?”

    他这话仿佛是起了个头,一时间屋子里一片哗然,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在这时候,一记响亮的咣当声打断了所有人的议论。

    众目睽睽之下,大太太直接砸了一个杯子,见众人安静了下来,她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太爷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形,怎么发病的,朝中那些对头都是什么反应,你们一个个没工夫去打听这些要紧的,却都有空在这争孝子贤孙的虚名?”

    越三老爷面子下不来,急忙辩解道:“大嫂……”

    “知道我是大嫂,那就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和个七岁孩子争宠,你也拉得下这张脸!老太爷是越家的参天大树,这是内耗的时候吗?”

    三言两语逼退了三老爷,知道二老爷还没回来,大太太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冲着两个妯娌说:“就按着老太爷这话,二弟妹你家中人脉广,差人去各处打听打听,三弟妹你多多照管家里。这时候要紧的是不能乱,也不知道多少人正幸灾乐祸看着咱们家!”

    大太太拿出了平日很少显露的精明强干,把上上下下的事情全都分派了下去,就连小一辈的也都轮流分派了读书和过来问候的时间。

    越千秋眼看她强势地把人一个个撵了回去,催了二老爷三老爷看看徐太医来了没有,自己亲自收拾了地上碎片,临出门时,却还冲着他微微颔首,不由得心生赞叹。

    怪不得家里人人怕她!

    可这时候,越家其他人准备怎样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他却懒得多思量。

    随着大门关上,他直接蹬掉鞋子爬上了床,不等越影反应过来就窜到了靠里头的那边,直接在越老太爷身边跪坐了下来。

    “爷爷,人都走了,你就没什么话想说?”见老太爷双目紧闭一声不吭,他就突然一把捋起了袖子,亮出了拇指,“我看书里说,掐人中能让昏迷的人醒来,爷爷是不是要试试?”

    阿弥陀佛,希望他没猜错,希望老天爷没那么不长眼睛!

    刹那之间,床上刚刚还气息微弱的越老太爷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他快速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头一回装病,憋死我了!”

    尽管这是之前已经猜到七八分准的答案,可此时此刻面对一个生龙活虎猛然坐起的老爷子,越千秋还是有些牙痒痒的。

    天知道他刚刚多伤心!

    这老爷子,能把装病这种事说得理直气壮,简直是……太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