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十二章 吓退拦路虎
    越千秋几乎下意识地看向了对面的越秀一,却只见小家伙还在那兴致勃勃滔滔不绝。

    显然,对方压根没察觉到可能还有别人的叹气声。

    不用琢磨,越千秋就大略能猜到,之前在邱家门口有越影守着车厢,别人不可能进入,只能是越影走后,刚刚两车交汇发生骚乱之际趁机躲藏。

    而车顶这种一览无遗的地方没法藏人,能藏人的大抵就只有车厢底盘了。

    虽说知道下头若是冷不丁捅把剑出来,他和越秀一可就麻烦了,可他更明白,车里就他们两个孩子,只要不声张,对方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然而,听着越秀一在那一边掰手指头,一边回忆那些曾经在推翻卫朝,曾经在抗击契丹时惊才绝艳的门派人物,他却禁不住对车底下那位很可能冒险潜入堂堂刑部尚书府的人产生深刻的好奇。

    是飞檐走壁的空空儿,还是因私人恩怨潜入吴府的门派人士?

    因此,越千秋眼珠子一转,就若有所思地说:“长安,你说吴尚书家如果真的进了飞贼又或者大盗,他会不会恼羞成怒,认为是哪家门派下的手?”

    “可能吧。”越秀一不管怎么说也只是货真价实的七岁孩子,哪有越千秋这么多歪心思。他左思右想,最后不大确定地说:“可要是那个人拿走了吴尚书什么要紧东西,用这个来要挟,说不定他反而不敢声张。”

    两人正说话间,马车先是前行缓慢,最终竟是停了下来。越秀一不以为意,越千秋也没太放在心上,可时间一长就察觉到了。他打开窗帘,再次探出脑袋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前头开路的两个家丁正在小声说话,没想到越秀一又把脑袋伸出来了,不禁交换了一个眼色。前头一个连忙跑了回来,陪着笑脸说:“九公子,上元县衙的差役和殿前司的官兵把前头的路封了,说是应吴尚书府里之请,搜查飞贼和大盗。”

    越秀一刚刚还腹诽越千秋这动辄掀窗帘大叫大嚷实在是丢脸,可听到外头家丁这么说,才在邱家受了一肚子气的他顿时恼将上来。

    因为越千秋扒着一边窗户,他凑不过去,直接推开车门嚷道:“吴尚书府里进飞贼,和我们越府有什么关系?派个人去,让他们赶紧让路!”

    越千秋正琢磨车底下藏着的人听到远处有人拦路搜查,会不会无奈溜走,越秀一这个越府重长孙既然跳了出来打擂台,他也不用想了。人家肯定会继续藏下去……

    笑眯眯地看一个家丁连声应是,一溜烟去远处交涉了,他就咳嗽了一声。

    “今天怎么老有人找我们越家的茬?”

    越秀一深有同感,发狠似的说:“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真当越家软柿子吗!”

    见越秀一拿这么一句俗语比喻自个儿,越千秋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却是越秀一太容易被激将。可就在这时候,他又听到了非常轻微的笑声。

    车厢底下那位仁兄,居然和他笑点相同?

    不过须臾,去交涉的家丁就匆匆回来,脸色铁青,悻悻说道:“长安少爷,那边坚持不肯通融……”

    这一次,刚刚还放下狠话的越秀一终于再也挂不住脸了。越千秋当着他的面,把一个名士,一个前侍郎公子损得大败亏输,他要是连一群打算搜查越府马车的兵卒都拦不住,那岂不是相形之下太弱了?

    他把心一横,直接推开车门正要跳下去,却被越千秋一把拽住了。

    “你想去干什么?亲自找人理论?”越千秋没等越秀一开口就把他噎了回去,“他们是什么人,值得你亲自过去?”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扬声对那家丁说道:“你给我把他们掌总的人叫过来。就说他们要为吴府鞍前马后捉贼,我们无话可说,但我们急着要回家,不想堵在这儿吹风,这马车随他们搜,可要是搜不出他们要的人来,就请吴家和两家衙门给我们越府一个交待!”

    气急败坏的越秀一这才恍然大悟,眼见那家丁亦是瞬间扬眉吐气,立时转身一溜小跑去了,他张了张口想说话,却不防脑袋被越千秋又拍了两下。

    “我好歹是你九叔。一会儿你给我后头呆着去!我反正今天已经得罪了两个读书人,也不在乎再多得罪几个人。”

    越秀一顿时又羞又愧,可眼见得越千秋直接从车门出去了,还反手掩上了门,他不由得第一次抛开了祖母和父母教他的矜持和教养,忘情地从车窗探出头去。

    却只见刚刚见邱楚安时尚且丝毫不以为意的越千秋,这会儿却在那慢吞吞地整理衣裳,做足了世家公子的派头。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越秀一丢下窗帘,推门跳下车去,不甘示弱地和越千秋并肩而立,气咻咻地说道:“我才是越家重长孙,哪有见事就躲的!”

    虽说今天出来的时候,越千秋看这个侄儿还很不顺眼,可看到越秀一在邱楚安和余泽云面前被刺得发懵几乎落泪,听到小家伙讷讷说谢谢,看到人说起秘闻时的津津乐道神采飞扬,再到眼前这非要硬掺一脚,他心气渐平,目光再次落在了越秀一那左手缠着的白布条上。

    甭管这是谁打的,是为了求学时向先生显示越氏家教森严,还是为了给越老太爷和他一个交待,又或者单纯只是为了教训越秀一,也算差不多了。

    小家伙骨子里不算太坏,似乎做不出找人拐骗家里小叔叔的事情!

    不多时家丁就领了一行人来。头前是一个中年军官,后头是五六个兵士,俱是戴着巾子。

    原本还显得怒气冲冲的他们看见越千秋和越秀一站在马车前,越千秋一身大红纱衣,脖子上还挂着沉甸甸的赤金项圈,越秀一则一身竹青衫子,几个家丁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围着,想到刚刚领路的家丁口口声声称车里是越府重长孙,他们就本能地把越千秋认作是正主儿。

    这下子,掌总那军官一时进退两难。刚刚上元县的差役推脱殿前司掌总,不肯过来,如今竟只能他一个人顶缸!

    正当他寻思是不是寻点由头吓住这两个小孩,越千秋却抢先开口了。

    “来人,打开车门,让他们好好搜一搜,省得耽误我们回家的功夫!”

    那军官眼看两个家丁把马车大门完全打开,里头简简单单设着座位和靠垫,一应情形一目了然,他就更加骑虎难下了。

    “二位小公子恕罪,吴府……”

    他刚迸出了吴府二字,不料越千秋立时遽然色变:“吴府抓贼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吴府还把过路的我们当成是贼不成?好好的今天出来一趟,还以为能遇到个德高望重的先生,谁知道却碰到一个徒有虚名的名士,一个厚颜无耻的假清高,回程还碰到这种倒霉事!”

    越秀一见越千秋抢着理论,知道这是人家的强项,倒没有去争,可听到越千秋话里话外还带出了刚刚的邱先生和余公子,他就眼睛一亮,福至心灵地把刚刚越千秋在邱府骂人的一幕给复述了一遍。

    果然,他就只见那军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分明打起了退堂鼓。

    那军官不得不打退堂鼓。邱楚安名声远播,也算是金陵城中风头正劲的名士,余泽云则是前高官公子,可居然还顶不住越府小公子,这是什么概念?

    他帮着吴府捉贼却扛上越府,回头也挨上一番挤兑不说,要是越老尚书再护犊子起来,他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因此,他再次往车上扫了一眼,确定车厢中绝对藏不住人,他就长揖行礼道:“是下头人不懂事,为难了公子,某家这就护送公子离开!”

    越千秋携了越秀一登车,眼见那军官真的带人夹车护送,他不禁捏着一把汗。

    车底下那位仁兄还在不在?若是在,会不会因为支撑不住露出破绽?

    倒是最近几天不曾下雨,金陵城的这些黄土路,经历无数车马碾压,行在干爽的地面上很难看出破绽,这一点不用担心。

    当终于平安通过官兵差役检查的临时哨卡之后,听到车外那军官和几个军士客客气气和几个家丁打招呼,他终于完全放下心来。

    甭管那人是上吴府偷什么的,能让和老爷子不对付的吴尚书吃亏,那就足够了!

    因此,当马车行走在闹市之中,他从车窗中往四周一张望,确定并没有跟踪的人,回头见地上也没戳出把刀子来吓人,他知道对方不是早就跑了,就是一会就跑,这下就更安心了。

    可还不等他想好怎么糊弄越秀一,却只听车外传来了一声嚷嚷。

    “马车碰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