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十一章 侠以武犯禁
    透过窗帘缝隙,越秀一清清楚楚地看到,想要论理的余泽云被越影轻轻巧巧拦住。一众围观人群哄闹喧嚣,几乎把原本宁静的邱家门口给闹翻了。

    扭头发现越千秋安安稳稳抱手坐在那儿,半眯着眼睛仿佛想要打瞌睡,他踌躇良久,终于迸出了两个字。

    “谢谢。”

    “谢什么?你丢脸就是越家丢脸,就是爷爷丢脸。”

    越秀一虽小,却也明白这么个道理,可越千秋这态度让他很不得劲。

    可想想刚刚越千秋竟然把两个成年人抢白得人仰马翻,他哪会再无知到和人斗嘴。

    再想到自己还因此欠了越千秋一个大人情,他只能低头生闷气,心中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被那邱楚安名声所慑,根本没办法反诘。

    骂够了,气出了,越千秋这会儿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马车前行不多久,他就揭开窗帘叫道:“影叔!”

    等到越影过来,他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影叔,要不你先拿今天这事儿去禀告爷爷?我和长安这儿有这么多人跟着,不会有事的。”

    自从认出余泽云,越影就意识到邱楚安发难事有蹊跷。此刻越千秋直接提出,他沉吟片刻,看了看今日跟车的还有六个家丁,最终点了点头。

    “我先去户部衙门,你们好生把九公子和长安少爷送回府里!”

    越影打马疾驰而去,接下来的回程路上,越千秋不像出门时那样兴致勃勃,也没工夫再去逗一旁的侄儿,只从窗帘缝隙中查看一下街景,一心一意地默默验证来时记忆的路线是否出错。脑海中,一幅极其立体的地图渐渐勾勒了出来。

    就在他迅速于脑中记忆地图以备日后不时之需的时候,突然只听得车外传来了阵阵惊呼和巨大的喧哗,紧跟着,车厢亦是剧烈摇晃了起来。

    越千秋虽说正在想事,可他应变极快,此时立刻一只手猛地拽住越秀一,一只手死死撑住一边板壁,同时伸出右腿架住了另一边板壁,整个人顶住两边,斜躺在小小的车厢中。可就是靠着这样一撑,他和越秀一没有变成滚地葫芦,而车厢也总算渐渐稳定了下来。

    当越秀一手忙脚乱再次坐稳时,惊魂未定的他眼瞅着越千秋若无其事爬起身来整理衣裳,简直无法想像在刚刚那一瞬间,对方怎么能表现这样镇定。

    可下一刻,他刚刚生出的钦佩就变成了气恼。

    因为越千秋一把拉开窗帘,怒喝一声道:“怎么回事?长安要摔出个好歹来,谁赔得起?”

    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赶到了车窗旁边,连头都不敢抬就急匆匆地说道:“九公子,前头说有飞贼,还有人嚷嚷说是杀人越货的大盗,所以来路那边一辆马车抢道疾驰过来,车夫和咱们几个措手不及,生怕撞上,这才没能驾驭得了车。长安少爷没事吧?”

    听到又是飞贼,又是大盗,越千秋若有所思挑了挑眉,随即蹭得站起身,几乎半个身子探出了车外。

    看到车外果然一阵骚乱,远处隐约能看到有人大声喊叫,墙头还有人影晃动,他这才在越秀一拼命拖拽之下坐回车里。

    他仿佛没事人似的,若有所思地向那惊呆了的家丁问道:“这里难道住着什么大官又或者富商,居然大白天都能吸引江洋大盗光顾?”

    那家丁见越秀一虎着脸不说话,越千秋倒还和气,也就选择性忽略了越千秋刚刚那动作,小心翼翼地答道:“看骚动的方向,可能是刑部吴尚书家。”

    一听说是刑部吴尚书,车中越秀一轻咦了一声。车外家丁没注意,越千秋却听到了,等人去后,他放下窗帘就故意问道:“怎么,吴尚书家很有钱,居然能招来大盗?”

    越秀一没好气地瞪了越千秋一眼:“别胡说八道!吴尚书从前当过两任巡武使,从武品录上除名了两个门派,现在又当着总理天下刑名的刑部尚书,兴许是得罪的人趁机闹事。”

    不就是老爷子口中那个人厌狗憎的无人缘吗?

    刑部尚书吴仁愿和担任户部尚书的越老太爷那是死对头,老爷子几次受气后回到鹤鸣轩破口大骂,越千秋当然心中了然。可越秀一说什么巡武使,什么武品录,他顿时愣住了。

    他记得在鹤鸣轩中翻书的时候,在某本私人笔记上看到过相关名词,与此相关的还有百多年前一段狗血满满的故事,可他一直当是戏说而已,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

    想到这里,他立刻对越秀一问道:“长安,戚悠然这个名字,你听到过没有?”

    越秀一顿时皱起眉头:“什么戚悠然,你从哪听来的?”

    “爷爷说的。”越千秋理直气壮推到越老太爷头上,随即有意激将道,“看来你不知道啊,孤陋寡闻了吧?”

    “谁说我不知道!”越秀一顿时火了,“卫朝末年,幽帝少年即位,不爱老臣爱年少,朝中清一色都是年轻官员当家。他喜欢看比武,广选天下武人参加御前比武。正好那时候天下不是叛乱就是盗祸,朝廷镇压不住,往各大门派求师学艺的人本来就有大把,所以参加的人很多。第一次比武,摘得头名的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戚悠然,那时候人才二十四岁!”

    见越千秋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仿佛意外他的博学广闻,越秀一不禁说得更得意了。

    “那时候天下最有名的门派是少林、青城和峨眉,可却让戚悠然占了先。他对幽帝坦白师承说是出身佛门的俗家弟子,却有人揭发他其实出自弥勒教,是邪教传人。可幽帝只看重戚悠然武艺高强,长得又一表人才,立时留在身边当了侍卫,其他人就赐金还乡了。这还不算,后来第二次第三次比武,戚悠然次次下场,从无敌手,最得幽帝宠信。”

    越千秋简直有些唏嘘了。这故事他当初看的时候觉得太传奇范了,压根没想过是真的。

    结果它好像就是真的……

    不知道越千秋已经开始疯狂腹诽,越秀一自己也说得越来越起劲。

    “那些落败的虽说疯狂诋毁戚悠然,可他深得圣眷,幽帝还收了人当义子,他的官一路越当越大,反而收拾了不少人,连三大派都被压得不成样子。各大门派不得不服软,一面把最厉害的高手送到幽帝身边讨好,一面却和当地豪强勾结,策反官吏,拉起义军造反。”

    “那个戚悠然虽说颇为能干,亲自率军平乱好几次,可后来不知怎的和幽帝起了龃龉,被幽帝设伏杀了,那弥勒教也被各大门派杀得烟消云散,可天下已经彻底乱了。就连咱们大齐太祖皇帝也曾经隐姓埋名到各大门派学艺,成立义军的时候,还拉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师兄弟随他征战。开国七家国公,四家都是这样来的。”

    越千秋笑了一声,懒洋洋地接口道:“是啊,可紧跟着就是太祖登基之后想限门派是不是?结果北边西边都不太平,动不动就得打仗,打仗就需要兵,门派出来的武人不少都投效军中,上上下下牵涉太大,最后也限不下来,只能左一条右一条定规矩,还出了武品录。”

    “武品录是后来才出的!”越秀一不满地反驳道,“听说开国的时候,下九门可是下十八门,武品录出来这五十年,已经少了九家下品门派了。现在的上三门,中六门,下九门,能拥有的田亩都有定数,能收的弟子也有定数,每三年还有巡武使去考核评定,主持升降除名。”

    越千秋心不在焉听着这些条例,想到自己一度把那本笔记当成小说看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就在这叹息声出口之际,耳朵很好的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又一声叹息。和他的怅惘不同,这叹息中饱含愤懑和不甘,就仿佛游魂一般。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