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章 四两拨千斤
    鹤鸣轩门口,青草满脸不安地来来回回转着圈,心里七上八下。

    尽管刚刚青茵的话等同于亲口承认偷了书,而且还直接跑了,可她想到自己是走了向妈妈门路上来的,却还是不敢做什么多余的事。更何况,越千秋就仿佛没事人似的,根本就没有在意跑了的青茵,这也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兴许九公子只不过因为被青茵冒犯,所以才揭破了她偷书,并不打算闹开呢?

    也正因为如此,当她远远看到青茵跟了个中年妇人往这边来时,连忙提了裙子一溜小跑迎了过去。

    面对这位容长脸,高颧骨,薄嘴唇,长相极其一般,一身簇新的绸缎衣裳却显得很体面,手上还戴着一只赤金手镯的内院红人,她赔笑屈了屈膝,这才说道:“姨妈,您来了。”

    “养了这么个连话都不会说的蠢丫头,我能不舍下这张脸过来一趟吗?”向妈妈嘴里骂着青茵,眼睛中却流露着刻薄的寒光。

    她的女儿,她的儿子,怎么能让那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哪个乡野草民的小杂种威胁?

    “九公子真是出息了,刚气走了长安少爷,现在又拿着鸡毛当令箭,吓唬起了丫头!”

    向妈妈冷笑一声,看也不看青草一眼,径直往前走去。直到鹤鸣轩门前,她才稍微犹豫了片刻。

    如今管府里庶务的是三老爷,在内当家的则是三太太,可大老爷是整个府里除却老太爷之外,官当得最大的一个,已经是一郡太守,因而大太太虽只管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和几个儿女,在这家里的地位却不可动摇,就连她这个大太太心腹也是走到哪里,别人都敬上三分。

    可这鹤鸣轩不是别的地方,这是老太爷起居坐卧的内书房兼寝室!

    虽说心里犹豫,但最终,想到越千秋那卑贱寒微的出身,想到他身上并没有越家的血脉,向妈妈还是挺直了腰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迈过了门槛进去,就只见越千秋竟是坐在左面第一座书架的顶上,一只脚还垂了下来直晃悠,手中正捧着一本厚厚的书,仿佛看得津津有味。

    发现越千秋旁若无人,根本看都没看进来的自己一眼,向妈妈顿时恼将上来,抬起头就叫道:“刚刚是九公子说这鹤鸣轩的书少了?”

    越千秋这才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往向妈妈脸上瞥了一眼,他就不感兴趣地一手托着下巴,径直看向后头的青草问道:“青草,爷爷的鹤鸣轩什么时候阿猫阿狗都能乱闯了?”

    此话一出,别说青草变了脸色,就连青茵也气得七窍生烟。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拉着母亲的袖子叫道:“娘,你听听,他明明见过你,却还装蒜!”

    向妈妈同样怒火高炽,可她终究还有点城府,一把将青茵拨拉到了身后,却是仰着头说道:“我是跟大太太的……”

    没等她把话说完,越千秋就饶有兴致地说道:“哦,是大伯母身边的人?原来家里有这么个规矩,大伯母身边人能管爷爷鹤鸣轩的事?”

    向妈妈这才意识到,越千秋人小却狡猾,刚刚这一字一句全都是死死扣着老太爷来压她。知道自己小觑了这野种,她便收起了轻慢之心。

    “九公子不要口口声声拿着老太爷唬人,您在这府里是晚辈,白日里老太爷不在,这鹤鸣轩里既然出了事,大太太过问一声也是正理。”

    见越千秋果然不吭声了,她满以为自己压住了对方的气焰,当即昂首挺胸地说:“这书房里就数九公子你呆的时间最长,听青茵说,每日里也不知道要损耗多少书,就算真的少了一本半本,焉知不是被折角翻烂没法摆在架子上,于是她和青草两个收拾了出去?”

    “再者,九公子不会是自己忘了,把鹤鸣轩的书带回清芬馆了吧?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九公子嚷嚷开来,府里人心都乱了!”

    说到这里,向妈妈自觉这番话有理有据,从各方面堵住了越千秋的嘴,正自鸣得意时,却不想听到了几下清脆的击掌声。抬头看去,她就只见越千秋正拍着巴掌,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鹤鸣轩但凡有字的东西,都是影叔经管。青茵和青草不识字,平常就是擦擦灰,打扫屋子,就算真有什么书被我翻烂了撕坏了,也轮不到她们理会。你说我把书带回清芬馆去,等爷爷回来,我请他叫影叔去我那找找好了,反正我又没出过门,这书也不会长腿跑了。”

    越千秋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脸色渐渐铁青的向妈妈,托着腮帮子说,“而且,鹤鸣轩丢了那么多书,这居然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向妈妈终于感到后背心有些发热,额头也不知不觉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这是第一次正面和越千秋打交道,直到此时才发觉,她有些想左了。

    她强装镇定地吞了一口唾沫,说出口的却是一句异常色厉内荏的话:“好,九公子既是这么说,我去回禀大太太就是!”

    青茵做梦都没想到,母亲气势汹汹而来,可被越千秋三言两语之后,竟是这样轻轻巧巧就败下阵来。眼见得向妈妈气冲冲地出了鹤鸣轩,她终于生出了深深的恐慌,竟是愣了一愣方才转身飞奔去追。她们母女这一走,站在屋子里的青草顿时进退两难,简直想要哭了。

    “爷爷大概快回来了吧。”

    听到越千秋这句嘟囔,青草慌忙看了一眼门外,等意识到此时已过了申时,她终于一颗心渐渐沉了下来。如若老太爷不回来,向妈妈兴许还能借着大太太的势,捣鼓出一些对策来,可在这老太爷随时可能回府的当口,向妈妈能打的牌还能有几张?

    就在这时候,她只见越千秋将手中那本书搁在了脚底下的那一层书架上,随即敏捷地从楼梯上爬了下来。

    当双脚落地之后,越千秋轻轻拍了拍手,随即笑吟吟地看着青草说:“青草,鹤鸣轩这儿的活计应该挺轻省的,你说是不是?”

    青草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这位年少的九公子问这种问题,一时竟是完全呆住了。

    她一会想到向妈妈是大太太面前的红人,一会想到昨日老太爷问都不问清楚,就把那个声称是越千秋舅舅的人送去了应天府打着问。可正犹豫时,她看到那看似满满当当,实际上却缺漏极多的书架,猛地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

    九公子就算身份再尴尬,此次至少没犯错,错的是竟敢从鹤鸣轩偷书的青茵!

    就在这时候,她就只见越千秋毫无风度地盘腿坐下,若有所思地捏着头上的头发。

    “向妈妈跑到鹤鸣轩大吼大叫,确实够威风。说不定一会儿她还会冲去清芬馆,惹出一场轰动越府的闹剧来。听说你娘和向妈妈是姐妹,一道跟着出嫁的大伯母过来的,脾气却好得多,怎么她和向妈妈境遇就相差这么大呢?”

    想到母亲一向被精明外露的向妈妈压一头,青草终于做出了决断,当下低眉顺眼地屈膝行礼道:“九公子,奴婢突然想起有些事情,想回去一趟。”

    “嗯,早去早回。”

    越千秋抬起头,看着青草那一溜烟跑开的背影,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昨儿个越老太爷已经出面解决了一桩强盗风波,今天这窃书事件怎么能再让老爷子出马?

    而且,他想看看,昨天那个丁有才后头除了向妈妈,到底有没有府里人人发怵的大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