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零六章 真面目
    “这么多年了,阿诩你还是老样子!不就是当初我拿了你私自办理的路引关文,用得着这么深仇大恨,一见面就动手?”

    越小四嘴里低低嘀咕了一声,哪甘示弱,想也不想就举手还击,脸上还是嬉皮笑脸没正经的样子。转瞬之间,两人便让人眼花缭乱地交换了十几记拳脚。

    呼呼劲风使得韩昱不得不一把抱起越千秋退开老远。他倒是想劝解这两位身份不一般的公子哥能够停一停,可想想自己这武德司知事的头衔吓吓武林人士完全没问题,可对于这两位恐怕却只能是耳边风,他顿时无比为难了起来。

    “喂,你们两个,够了没有!”

    随着越千秋这个嚷嚷,严诩先醒悟过来。他也不怕越小四偷袭,往后连退三步,跃到了越千秋身边,这才不由分说从韩昱手里把徒弟接了过来,却是连声问道:“千秋,你没事吧?他有没有欺负你?如果是你尽管说,我回去拿陌刀来收拾他!”

    陌刀……

    韩昱以手扶额,无话可说。越千秋则是盯着严诩,发现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架势,这才扶额哀嚎了一声。至于越小四,他简直是气得七窍生烟,三两步赶过来,伸手就想把越千秋抢过去。

    “那是我儿子!“

    “放屁,千秋是我徒弟!”

    眼见严诩眼疾手快,越小四一下子扑了个空。越千秋哭笑不得,同时又忍无可忍。

    尽管他自己刚刚也才戏耍过养父,可眼看这一出全武行要没完没了,他不得不一手按住了严诩的脸,一手对着越小四做了个就此打住的手势。

    这一次,两个刚刚极其不成熟的成年人终于消停了下来。这样点到为止的交手实在是不足以让他们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这会儿你眼看我眼了一会,严诩就怒道:“你搞什么鬼?要回家,要见千秋,有的是办法,干嘛要把人拐到百花街这种下三滥的地方来?”

    “你有胆子跑到外头这百花街上,嚷嚷一声这里是下三滥的地方试试,看人家买不买你这个长公主之子的面子!”

    越小四虽说神色不善,但刚刚的那无名火暂且出了,他就冲着韩昱微微颔首道:“韩知事,有劳帮我去看着点里头的那些北燕人,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堂堂北燕副使竟然是吴人。”

    韩昱已经隐隐猜到,越家这位幺儿只怕就厮混在北燕使团当中,可听说人竟然直接混到那么高层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表情。

    但他即便并不是负责此次北燕使团接待的人,却也知道事关重大,当即答应一声,可正要去厅堂时,他一下子想到了安人青和符贞贞白青青,面色不禁一变。

    “韩叔叔不用担心符姑娘和白姑娘,有安姑姑在,她会嘱咐提醒她们的。”越千秋一眼就看出韩昱在担心什么,当即笑吟吟地说,“实在不行,关了清平馆,另外找个地方安置她们,今天这些北燕人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的事情,也就好交待了。”

    见越千秋说得信誓旦旦,越小四刚想冷哼,严诩就直截了当地说道:“韩知事,千秋说行那就肯定行,你去看着那些北燕的人就好。否则要因为越小四想要戏耍千秋,他的身份就这么败露了……呵呵,他就等着回去之后被老爷子和北燕两边追杀吧!”

    韩昱可不想掺和进这一家三口的斗嘴中,当下也就不再纠结符贞贞和白青青了,一拱手后悄然进了厅堂。显然,这位武德司的知事打算好好清查一下每一个人,如果能在确认每个人都确实被放倒了之外,还有别的收获,到时候铁定是大功一件。

    局外人没了,越千秋本待跳下地,可想想还要仰视越小四未免太弱势了,他也就继续姑且让严诩继续抱着。眼见这昔日的死党彼此还在互相瞪眼,他就咳嗽了一声道:“师父,那个……爹,你们两位到此为止吧。有正事说正事,没正事回去睡觉,这天都快黑了!”

    虽然很不爽叫出这声爹,可越千秋想想刚刚好歹小小出了一口气,也就决定退让一下。

    对于徒弟把自己排在越小四前面,严诩非常满意,当下趾高气昂地看着越小四。

    尽管是多少年打过来的老交情,可越小四看着严诩这德行就牙痒痒的,可却还不得不硬压下去那股邪火:“我这次回京,当然也准备回去看看老爷子,可谁让老爷子给我养个儿子还养得惊天动地,金陵城里传扬什么的都有,我当然得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就为这么点小事,你就不惜暴露身份?

    越千秋忍不住盯着越小四,如同看西洋镜似的。之前认为人和严诩不一样,顶着主角模板,好歹已经脱离了当年那任性胡为的日子,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中二病不在于年纪,而在于心态!

    被越千秋看得有些恼羞成怒,越小四只能干脆不去看那个讨厌的小孩儿。他又不想这么暴露身份的,谁知道这初见养子的第一个考验,这臭小子竟然用下蒙汗药这种手段蒙混过关!

    他对严诩不耐烦地说:“现在见着你们两个,家里我就不去了,省得老爷子一看到我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到时候再把家法提出来,我还怎么回北燕当我的驸马?”

    越千秋本来还正琢磨着越小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等听到这句话,他终于华丽地喷了,随即就感到严诩手一松。他慌忙顺势滑落下地,心想若不是自己警醒,这屁股就得摔个八瓣了!下一刻,他就只见严诩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越小四的领子。

    “你不是在北燕拉了一群人马闹得天翻地覆吗?怎么又会成为北燕的驸马?你给我说清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以为打仗那么简单?武器,战马,粮食,基地……就算我在南边有暗中交易这些东西,可要是我在北燕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身份,你以为我能扎根三年,谁也摸不到我一根毫毛?谁知道大寇的真面目是大官?”

    越小四没好气地拍开了严诩的手,见越千秋恍然大悟,他就轻哼道:“看看,我儿子都比你聪明!”

    “是我徒弟!”严诩再次强调了一下,到底没有再质疑越小四的说法,可对于越老太爷要多个北燕公主儿媳,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当即虎着脸问道,“你是真心喜欢那个公主?”

    “我早就和你说过,只要我愿意,天下什么女人娶不回来?”

    越小四得意地斜睨了严诩一眼,成功看到对方一张脸变成了铁青色,他这才耸了耸肩道:“她真正的未婚夫,连人带一整个部族都被别有用心的人屠杀了,我正好瞅准机会冒名顶替,然后用复仇的名义反杀了一场,顺便把下头人洗白了三五百。本来只是逢场作戏,谁曾想……”

    见越小四那张脸上,露出了一丝怅惘,越千秋突然觉得这位养父的形象一下子鲜活了不少,心中倒有些好奇,自己可能永远叫不了娘的北燕公主是个怎样的绝色,竟然能够圈住越小四这样,越老太爷认为根本没什么辔头能够笼住的烈马。

    而严诩则直接把这好奇问出了口:“是个绝色美人?”

    “是个活不了多久的病西施。”

    越小四耸了耸肩,神情复又阔朗了起来:“出不了门,甚至走路都超不过百步,是个徒有金枝玉叶之名,却有些可怜的女人。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开开郎朗,高高兴兴过着自己的每一天,总之,那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索性我就骗到她死了再说,否则虽说她并不是北燕大皇帝宠爱的公主,到底是北燕人,会恨我!”

    可说着没心没肺四个字,他的眼神却分明颇为温柔。但这一抹温柔转瞬即逝,随即就化成了剑刃一般锋利的光芒。

    “阿诩,回去告诉老爷子,北燕又打算南下了,此次使团不过是为了探我朝虚实。我虽说到时候能够在北燕拖拖后腿,但别太指望我那点人真能一锤定音,他要做什么最好快点!尤其是接应刘戴二位南归,动作一定要快,刘方圆和戴展宁的事,未必能瞒得住很久!在北边做内应的,有我一个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