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零五章 相见动手忙
    传闻中的越小四,越千秋听了很多,但真实的越小四是什么人,越千秋并不了解。

    可刚刚安人青跟着符贞贞和白青青,不动声色药翻了满屋子人,正主儿却借着装醉,早早躲过了这一劫,哪怕也许有付柏虎提早通风报信的因素,可也足够他高看人一眼了。

    但不管怎么说,那又不是爷爷,又没养过他一天,他凭什么被这家伙呼来喝去?

    撂下刚刚那话之后,越千秋也不躲在屋子里,大大方方打开门跨了门槛出去,就这么理直气壮地站在院子里。借助小孩子那良好的视力,他终于看清楚了厅堂中央除却三个女人之外,唯一一个站着的男人。

    和那一手遒劲粗豪的字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那青年瞧着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纪,懒懒散散,歪歪斜斜,站没站相,衣服领子拉开半截,乍一看很像是哪来的街头痞子,光是这一点,越千秋就很容易把人和严诩那个刮胡子修面之后立时如同落魄贵公子的家伙区分开来。

    此时此刻,越千秋在院子里,越小四在厅堂里,两人隔着一大段距离彼此互瞪,谁也没有妥协的意思。他们倒是不嫌累,安人青却觉得自己和符贞贞白青青呆在这儿简直碍事极了。

    看到那两个女人傻呆呆地看看这边看看那边,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手一个把人拖了出去。

    等到脱离了那一大一小的视线,回到了之前初见的厨房门口,她这才压低了声音说:“记住,你们俩今天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明白了吗?否则我也救不了你们!”

    符贞贞和白青青顿时打了个激灵。单单从刚刚两个人那简单的两句对话中,她们就得出了一个让人惊骇的结论——那个北燕的副使有问题!

    此时此刻,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似的。

    就在她们赌咒发誓绝不泄漏任何情报的时候,突然头顶一阵衣袂破空声,抬头一瞧,两人就又发现一个人影倏然飘落。对于今天这清平馆犹如筛子似的被人随便乱闯,她们实在是麻木了,没心情更没能力追究。

    这一次,安人青想都不想就一把将符贞贞和白青青拉到身后。倒不是她真有那么怜香惜玉,实在是生怕这两个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女人被裹挟。

    可那个三十出头的来人四面一看,随即就对她含笑拱了拱手道:“可是安姑姑?在下武德司知事韩昱,敢问九公子人在何处?”

    安人青只觉得额头青筋都快爆了。我比你年纪小多了,你居然还好意思叫我姑姑?

    可是,最后那武德司知事五个字,却把她满腔火气成功浇灭了下去,这下子她算是明白徐浩满脸苦色去搬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救兵了。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继而压低了声音说:“九公子就在前头,但现在,我不建议韩知事去凑热闹。”

    那对父子俩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最好那当爹的把儿子揍一顿!

    韩昱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可随即就笑容可掬地说:“多谢安姑姑提醒,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想我还是过去看看吧。”

    徐浩给他带的越千秋口信赫然是,只要到了,就先过去保着越千秋的安全!

    他实在很好奇,那个妖孽的小孩儿为什么偷偷跑到了北燕使团光顾的清平馆来。而且,这得是遇着什么事,才会有这样大喊救命的架势?

    安人青把两位行首给带走了,越千秋自然不打算再和越小四玩大眼瞪小眼的好戏了。他好整以暇地抱手一站,笑眯眯地说:“虽说安姑姑下药的本事一绝,可说不定里头也有和您一样扮猪吃老虎,没醉装醉的高人,您老人家有功夫和我斗嘴互瞪,还不如先好好看看。”

    “呵,也就是那黑心黑肺的老头子,才能养出你这样的孙子!”

    嘴里这么说,越小四却是脚下飞快地在厅堂中转了一圈,一个不漏地在每个人身上踢了一脚,这才径直出了厅堂。他居高临下地端详着院子中央那个挺淡定的小孩儿,突然微微一眯眼睛,窜上前伸手就想抓人。

    越千秋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眼睛一直都死死盯着越小四,根本就没有一刻放松过。眼见人脚下一动,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从袖子里甩出一包东西扔了过去,自己则是拔腿就跑。

    直接跑到侧面小屋门口,他这才回头。眼见一团白雾渐渐散去,越小四则是面色铁青地直接退到了厅堂门口,他就咧嘴笑了笑:“您老不用担心,我可不会丢石灰那么不孝,那是面粉。”

    越小四简直嘴都快气歪了。想当初他这么小的时候,和人打架顶多是抽冷子打黑拳,使绊子,了不起丢石头,看看老爷子养的孙子干的是什么……丢面粉,他刚刚要不是躲闪得快,这会儿岂不是一身白花花的,还怎么见人?

    “臭小子,你除了丢面粉还有什么本事!”

    越千秋无辜地看着越小四,随即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还带了花椒粉,胡椒面,但这两样丢出来,很可能敌我不分,误中副车,所以我刚才没用,我够孝顺吧?”

    孝顺个屁,老爷子这都教了孙子什么?还误中副车,乱用成语,老子掐死你!

    越小四看到越千秋左右手分别拿了两包东西,虽说知道了也就没之前那么猝不及防了,可一想到花椒粉胡椒面万一进了眼睛鼻子是什么感受,他还是懒得去冒这风险。

    毕竟,他今天让付柏虎去把越千秋叫来给他看看,那完全是一时兴起,又不是真的打算板起面孔当一回教训儿子的爹。就在他没好气地打算说点什么,好歹把越千秋完全带歪的话题给扭转回来,他就只听得一声九公子,紧跟着,一个人影就疾掠了过来。

    越千秋认出来的是韩昱,顿时心头大定,二话不说就把花椒粉胡椒面两包全都揣回了怀里,快步上前去笑吟吟地拱拱手道:“韩叔叔,你总算来啦,劳烦你丢下武德司的事情到这来帮我,实在是对不住……”

    听到越千秋冲着人家这叔叔叫得亲热,刚刚对着自己却是先挤兑后威胁,连一声爹都不肯叫,一点都没有为人子的样子,越小四一张脸顿时更加难看。

    等到得知韩昱是武德司的人,他没等韩昱接口说话,突然恼火地喝道:“什么韩叔叔,他比我小吗?看他满脸沧桑的样子,少说也有三四十岁,你怎么都该叫他一声伯父!”

    此话一出,刚想悄悄和韩昱交流一下北燕使团这回事的越千秋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而韩昱倒没在乎自己被人讥讽太老,反倒琢磨起了对方的言辞,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时倒吸一口凉气。不等他发问,越千秋就抢着说道:“您别问了,就是您想的那么回事。”

    就是我想的那么回事……这么说那是越老太爷的幼子,越千秋的养父?

    他娘的这么一个人竟然和北燕使团混在一起是怎么一回事?

    韩昱差点骂脏话。可就在他这个无数人夸奖精明强干的武德司知事震惊到失语的时候,突然只听得一声暴喝,紧跟着,他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认出是严诩,他还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他就发现对面那张脸瞬间变化了好几种表情。

    意外、惊讶、生气、愠怒……雷霆大怒!

    紧跟着,就只听严诩一声暴喝,抬起右臂朝着越小四就是一记声势凌厉的劈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