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一十六章 都是女强人!
    一  这一晚的丽水园,终究没有变成越千秋的个人演唱会他唱了两首就毫不犹豫地抢在了众人继续起哄之前,力邀白莲宗周宗主上台献演。后者哪怕恨得牙痒痒的,可是面对平日什么都支持自己的宋蒹葭和峨眉三姝倒戈一击,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登上了戏台。

    平生除却流浪街头那段日子,就没有这么局促过的白莲宗周大宗主,勉为其难唱了一首俗之又俗的民间小调,不出意外地一曲结束之后,又被大群少年用起哄和喝彩声逼着唱了一曲,只是,那一首大江之上寻常纤夫常常挂在嘴边的号子,被她用男声唱了出来之后,竟是丝毫不显得阴柔,而是阳刚意味十足,一时又引来了好些尖叫和叫好。

    萧敬先和越千秋周霁月尚且带了头,其他少年接下来被点到登台的时候,也就大方多了。会唱不会唱的,多少来两句,实在不会唱的,则是求爷爷告奶奶,和人搭档上台去凑个数,免得被点到之后出洋相。从始至终,台上台下笑声不断。

    而已经回到二楼的越千秋,见尚云儿带着义子镜官等在那儿,不用想都知道人家是负荆请罪来的,他没等人开口就摆摆手说:“今天请客的是晋王殿下,抓人的还是晋王殿下,你们父子有什么话尽管找他去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们吃颗定心丸,他既然把镜官和其他奸细区分开来,又当众点穿了他的难处,那么十有八九会网开一面。”

    说完这话,他就当着这如蒙大赦两个人的面,大大伸了个懒腰:“好了,时候不早,只要晋王殿下今晚不召见你们,那就没什么大事,你们回头洗洗睡了就行。当然就算召见也没什么大事,把话说清楚,他不会为难你们的。我实在折腾得累了,就不留你们二位夜宵了……”

    正好从楼梯上来的周霁月听到越千秋明显胡说八道,调侃戏谑全开,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听到里头那父子俩仿佛在连声告罪不迭,分明马上要出来,她想都不想就三两步跃下了楼梯,掩在了旁边的房屋阴影中。等到那一前一后两个脚步声逐渐下来,而后在楼前低低说道了两句,不一会儿就双双离去,她这才重新上了楼梯。

    她已经把脚步放得很轻,可隔着帘子还没进去,她就听到里头传来了越千秋那懒洋洋的声音:“要是夸我就进来,要是骂我就请回,今晚我只接受表扬,不接受批评。”

    “就你惫懒!”周霁月忍不住笑骂了一句,终究还是进去了。眼见越千秋脑袋搁在太师椅的托首上,正在那闭目养神,这会儿她已经进去,他还是不肯睁开眼睛,她就嗔道,“你和晋王串通合演了这么一出戏,现在就全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自己在这躲懒?”

    “我说没串通,你信吗?”越千秋随口呵呵一声,听到周霁月没动静,他这才睁开眼睛,可紧跟着就吓了一跳,因为周霁月正站在他面前,两只手撑着他身体没靠着的那部分靠背,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哪怕他这会靠着的是椅子,不是墙壁,他仍然本能想到一个词。

    壁咚……问题是,他可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大男人,不就是这会儿坐着,所以比白莲宗周宗主矮吗?不过想想也郁闷,他站着也比人家矮……

    越千秋不安地定了定神,勉强干笑道:“霁月,你这是干什么?”

    “千秋,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霁月仿佛没看到越千秋那一瞬间变得愕然呆滞的面孔,自顾自地说:“小时候,你三言两语把我耍得团团转,在我心目中,你自然是个天大的好人。尤其是你和严掌门还有老太爷一起,把白莲宗从覆灭的泥沼中重新捞上来,把七叔救了出来,我就更加感激你了。直到离开你之后,经历了更多的事情,我才知道,当年我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太傻。”

    “可无论你诳过我也好,哄过我也罢,你都是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第一个对我伸出手来的人,都是第一个帮我而且帮到底的人。所以我对自己说,这一辈子我都要还上这份人情,无论要我付出什么。可你是相府公子,我一介孤女又能干什么?”

    “你知道我在当上白莲宗宗主之后,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不是因为老太爷和严掌门一直在帮我,不是因为七叔一直在背后推我,也不是因为我一直都想着要对得起祖宗的基业,而是因为……我不知道几年之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很怕他日再见的时候,我还是当年那样的傻丫头,你却早已英雄盖世,我们再也说不上话。”

    饶是越千秋脸皮绝厚,当年都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把一个可怜的小飞贼给哄回家,还引得对方主动吐露自己的身份,现在还能更加肆无忌惮地蒙人骗人,可现如今听到周霁月这么说,他仍是觉得双颊一如火烧。

    他当然知道,当年的小丫头长大之后,他那些小伎俩一定会被识破,他想过再见时会被嗔骂,会被人追着算账,又或者她会云淡风轻再不提起,只归结于他们已经长大。而码头相见,玄刀堂比武看日落之后,事实也证明他是对的。可他万万没想到,她不是忘记了过去,而是恰恰因为太刻骨铭心,所以竟是那样高看他!

    “你……我……”

    越千秋一贯伶牙俐齿,可此时此刻,他却觉得自己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笨拙到一如自己从来瞧不起的那些嘴拙笨鸟。

    “你是什么人?你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宰相的孙子;你是玄刀堂的掌门弟子,严掌门的爱徒;你是在皇上面前肆无忌惮,连堂堂皇子和皇孙都拿你没办法的人;你是很多人爱戴的大师兄,你是很多人尊敬的九公子;你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再次听到朋友这两个字,越千秋忍不住再次呆了一呆,一时竟是哭笑不得。

    她这是真心话呢?还是纯粹在戏耍他呢?不带这么玩人的!

    “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还是不了解你。”周霁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缓缓松开了手,直起了腰。刚刚她居高临下,几乎距离越千秋那张脸不到半尺,连彼此的呼吸都仿佛能感觉到,此时此刻,她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可疑的红晕,硬生生地让一向英华外露的周宗主露出了几分小儿女的娇媚。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比从前更加了解你的,非得抓住你的破绽不可!”

    眼见得撂下狠话的周宗主扭头就走,越千秋不禁头大如斗。咱们是朋友,不是敌人啊,什么叫做非得抓住我的破绽不可?难不成你还想揪出我是穿越人士的狐狸尾巴来?要不要这样认真啊,就算做朋友,也得有点距离,也得有点各自的小秘密好吗?

    就在越千秋哀叹今天实在是无妄之灾的时候,已经走了的周霁月没有再回来撂什么狠话,但他却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笑声,顿时空前警惕了起来。

    这会儿外头少年们那乱七八糟的演唱会还在继续,可此时这笑声分明是萧敬先的,他自然不会认为这家伙是刚到这个武艺绝高,性格恶劣的家伙,很可能很早就没有在那戏台上,而是在旁边偷听,这时现出行迹,只不过是因为偷听不让人知道,会很没有成就感罢了。

    就在他打算喝骂两句的时候,就只听耳畔再次传来了萧敬先的声音:“英雄如虎,美人如玉,既然已经有一个美人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了,那么我就再送一个给你。你可别拒绝,好容易她下定决心回北燕去,你要是气得人留下来缠死你,你家老爷子也非得捶死你不可!”

    越千秋一听这话就知道来的是谁,不禁把国信所那儿的守卫给骂了个半死哪怕他知道自己这是迁怒,毕竟,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如果没有皇帝的默许,谁也不可能把十二公主给偷运到丽水园这种皇家别院来。

    从这种角度来说,这几天外间发生的事也可以说是最好的遮掩,十二公主再也不如刚出现在金陵时那般显眼了。

    然而,在萧敬先的声音沉寂下去之后,他还以为十二公主会立时三刻闯进来。可出乎意料的是,那轻步上楼梯的声音却持续到门口,就最终停住了。隔着一层帘子,他却隐约听到了那帘子背后的呼吸声微微有些乱,足足经过好一阵子调节,这才最终稳定了下来。

    “千秋,我知道我这会儿进来,也许看不到你的好脸色,所以我就不进来了,哪怕我确实很想再看你一眼。”说完这话,便是一段颇长时间的停顿,紧跟着,十二公主方才再次开口说道,“我这些年其实喜欢过不少人,但真正上心的,长珙哥哥是第一个,你是最后一个。”

    越千秋已经在心里咆哮:你要是知道咱们两个是名义上的父子,你就该来追杀我们了!

    “但只有你,真正告诉过我别人从不曾说过的道理,还有爷爷……说实话,就连父皇都没有那样教训过我!我知道现在的我配不上你,因为我除却一个公主的虚名,什么都没有。

    我会跟着三哥回北燕的,哪怕他从前再弱小,可我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所以哪怕为了我自己,我也会狠狠推他一把。现在你拒绝我,是因为我不够强大,但下次我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再也没机会拒绝我了!”

    而听得外间那急促的脚步声倏然远去,越千秋简直哭笑不得。

    喂喂,他这算是惹出来两个未来女强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