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九章 内讧啦!
    “我真的没想到,大家明明众志成城,希望朝廷严惩卖国贼,可这种时候,竟然有人为了一己之私,和卖国贼的姻亲越家勾勾搭搭,还扔出这一首小令,唱什么春日里没人知道的牡丹,这哪里是什么伤春闺怨,根本就是毫无风骨地想要向人摇尾乞怜要官做!”

    当说到摇尾乞怜四个字的时候,原本疾言厉色的裴南虚那声音提高到无比尖利刺耳。

    “你想要成名,想要著书立说,这金陵城有的是门路,为什么要去向越家摇尾乞怜?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既然这么做了,还厮混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干什么,是想要打探虚实,然后禀报给你的新主子,作为你的进身之阶?”

    听到这里,被叫到这里的七八个书生当中,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一个最年轻的士子便忿然起身怒斥道:“裴南虚,你这指桑骂槐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什么小令,什么和越家勾勾搭搭,你这说话缠枪夹棒的,一个个你字丢出来,指量我们南风集的人都是你的下属不成!”

    他这带头一反驳,刚刚听着不是滋味的其他人也立时起身声援。

    面对这群起攻之的局面,裴南虚连连冷笑,右手拿起旁边小几上的一张纸就用力甩了甩。

    “我指桑骂槐?各位看看这个就知道了,有人私底下把这样的小令送了去给越千秋,今天丽水园中请了德天社唱戏时,已经把这首小令谱过曲当场唱过了!不但如此,越千秋连刘一刀和赵庆水两个厨子都答应给他们出食谱,这小令的作者想要出书成名,那更是不在话下。现在,那个躲在咱们中间鬼鬼祟祟的那个家伙该高兴了吧?”

    刚刚说话的年轻士子先是一愣,随即二话不说冲过来抢了那纸片,等一目十行看完,他方才面色复杂地扫了其他人一眼,却是走回去交给了身边一个满脸疑惑的书生。随着这张纸在人群中传看了一圈,很快,刚刚还对裴南虚怒目相视的众人却不由得都打量起了彼此。

    纵使自视极高的他们,也全都觉得这小令巧妙地将仿佛是哀叹春光无人赏识的闺怨,实则是怀才不遇无人怜的境遇,写得清新脱俗,让人读起来唇齿留香。只看这字里行间的意境,确实绝对是不得赏识的落拓之人写的。

    如此佳作只要经过德天社一编曲,传唱金陵,越千秋再用鹤鸣轩的名义给人出书扬名,转瞬间就能捧起一个名动天听的才子来!

    刚刚还对裴南虚怒目相视的那个年轻士子,就忍不住冷笑一声,一字一句地说:“既然有人想要攀高枝,那自己去攀也就是了,可还混在我们当中,给人当走狗探听消息,那未免也太卑劣了一些!”

    在嗡嗡嗡的一阵议论声之后,终于有人犹犹豫豫地开口说道:“就凭这小令,怎么就一口咬定此人混在我们当中探听虚实?裴兄有证据吗!”

    “我当然有证据!”裴南虚一想到自己的言行举止早就全都落在别人眼中,自己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回头一不留神就可能被越家那对祖孙坑得万劫不复,他就恨得想杀人,当下咬牙切齿地把裴家放在德天社的那个眼线说的原话复述了一遍,末了就狠狠甩了一记袖子。

    “如今越家最焦头烂额的,就是姻亲秦家被我们抓住了把柄,这小令的作者偏生又是自认为怀才不遇,口口声声说会对越家有所贡献,那他不是厮混在我们当中,他还怎么对越家有贡献,难不成他还能把越老儿推到首相的位子上,又或者能打探到其他人的虚实?”

    见四周围有不少人赞同点头,裴南虚就恶狠狠地说:“此事乃是腹心之患,绝不能让那败类出卖我们换取荣华富贵!若是不把这种害群之马揪出来,只会是我们倒霉!”

    “话虽怎么把人揪出来?”

    几乎就在这个疑问响起的同时,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紧跟着,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就撞开门闯进了屋子。他没时间理会那些不满的视线,跌跌撞撞冲到了裴南虚身边,在人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下一刻,众多士子就只见裴南虚瞬间面色惨白,连身体都在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这下子,原本就已经在各自疑神疑鬼的他们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立时有人开口问道:“裴兄,到底怎么回事,你难不成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吗?”

    面对一道道晦暗不明的视线,裴南虚突然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怨恨。自己想要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巴结伯父裴旭,可拉过来的这些人当中却混进了一个心思叵测的家伙,而现在,那个他当成是软弱羊羔的三皇子,又捅来了那样的一刀!

    他呵呵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疯意,竟是狞笑道:“你们想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呵,很简单,三皇子在大殿前纵身一跃,以死明志,说我们是污蔑他和商贾之流勾结,害得他没面目归国,只好以死明志,还说北燕皇帝会率领千军万马南下替他报仇!”

    此话就犹如冬日寒流一般瞬间席卷了整间屋子,纵使再胆肥的人也不禁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足足好一会儿,方才有人结结巴巴地问道:“那三皇子怎么会……他真的……”

    “人是没死。”见众多人都松了一口气,裴南虚虽说是笑着,可那声音嘶哑得比哭还要难听,“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他纵身一跃,也不知道多少人听到了他的诅咒,毕竟,只差那么一丁点,他就真的死了。现如今裴相和兵部钟大人奉命过来这边……”

    他这话还没说完,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裴南虚,这事情本来就是你一个个找的我们,说是什么抓住和三皇子串通一气的卖国贼,我们就是吴人心目中的英雄。谁知道你竟然是信口开河,险些惹出了天大的事情,这全都是你的责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四周围竟是诡异地先安静了片刻,紧跟着,也不知道多少双目光朝那个声嘶力竭为自己开脱的家伙看去,裴南虚更是嘿嘿笑了起来。

    “果然,我只不过把这个消息一说,立刻就有人自己跳了出来!陆兄,陆公子,原来那个自怨自艾满园花开无人知的人是你?也是你出卖了大伙儿?”

    那个被称作陆公子的圆脸年轻书生顿时吓了一跳,他慌忙后退了两步,随即使劲摇手道:“不是我,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是不想替人受过……”

    然而,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只见裴南虚已经飞扑了过来,直接就是一拳打来。他虽说总算是避开了要害,可还是被打中了肩膀,往后倒的同时,见和自己交好的两个人慌忙上前阻拦疯狂的裴南虚,他只觉得又气又急,当即大声嚎叫了起来。

    “你们还没看出来吗,裴南虚拿出来的东西也许根本就是假的!他早就知道了三皇子的事,生怕我们质疑他,这才瞎掰出什么我们之中有人投靠了越家,有人出卖我们之类的鬼话!他就是想利用我们把他伯父推上去,现在出了事又想推卸责任!”

    这话无疑让本来就互相猜疑的众人更加一片哗然。随着拉住裴南虚的人越来越多,挣扎起身的陆公子仿佛是刚刚被打得实在是恨极了,竟是踉踉跄跄上前去,冷不丁狠狠一脚踹在了裴南虚的小腹上,这一脚顿时激起了一连串反应。

    眼看裴南虚和陆公子竟是扭打成了一团,有人便借机想要悄然离开,可才刚走到门口却被人发现。这下子,人立刻被怀疑成是通风报信的内鬼,这一打又是一团乱。

    两拨厮打的人都有各自的同伴,随着有人到门口嚷嚷,不多时,这座毗邻秦家,被一群读书人临时作为“指挥部”屋宅那叫一个热闹。

    而猫在屋顶上监视的小猴子简直是目瞪口呆,不只是他,就连庆丰年也觉得这情景有些匪夷所思。只有对这些勾心斗角很不擅长的令祝儿,此时此刻非常无趣地坐在树上,直到小猴子突然惊咦了一声。

    “咦,打出去了!这些家伙嫌屋子太小,直接出去打了,哎呀,牵扯的人越来越多了!”

    令祝儿不屑地哼了一声:“一群连打架都不会的废物,除了打黑拳,踹黑脚,顺带扯人头发拉人耳朵之类的动作,这些百无一用的家伙还会什么?怪不得宫主从前常说书生误国,真是一点都不假!”

    庆丰年虽说没见过萧卿卿,但他却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位出身北燕的霍山郡主诱拐了令祝儿三年,此时忍不住就责备道:“师妹,你已经不是红月宫的人了,别一口一个宫主,这样很不好!”

    “怎么不好?我不跟宫主了,但这并不能抹杀她这些年教导提点我的情分!”令祝儿理直气壮地把庆丰年顶了回去,随即立刻岔开话题道,“我不想和你吵!小猴子,我们在这蹲了一晚上和半个白天,除了那个从丽水园来的,没别人见过他,还要在这继续看猴子戏?”

    又是小猴子,又是猴子戏,小猴子不禁心里犯嘀咕。可他也并不是擅长决策的人,只能挠了挠头,随即不太确定地说:“要不,我和庆师兄在这儿继续守着,令姑娘你去把这儿的事情告诉九公子,然后问他一声?”

    令祝儿巴不得暂时撇下习惯性唠叨发作的庆丰年,答应一声就立时如同灵活的燕子一般从树梢飞掠了出去。当翻过墙头离开此地的时候,她回头瞥了一眼,远远只看见庆丰年神情有些懊恼,而那只小猴子则是正在唾沫星子乱飞地对他说着些什么。

    虽然听不出具体细节,可她还是难免有些心情怅惘,暗想只是这段时间的相处,终究是难以弥补这多年不见的距离。

    就在她心不在焉走在路上时,突然只觉得肩膀上搭了一只手。如遭雷击的她刚想运功相抗,就听到耳畔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祝儿,我有话要对你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