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八章 争先
    “就差一丁点,北燕三皇子就死在了我大吴皇宫,各位觉得,那时候会是怎样一个情形?”

    从前只有三四品高官能够进来的大殿中,此时此刻却破天荒犹如菜市场一般挤了上百号人,差不多六品以上官员全都被皇帝召进来了。一贯言辞温和到有些软弱的皇帝,在疾言厉色问出了这句话之后,见底下鸦雀无声,他便重重捶了捶身下的座椅,随即站起身来。

    “越千秋是奉朕的命令,去接触北燕三皇子,希望能够将这个素来以软弱无能著称的皇子笼络过来,大吴只要少许扶持一下他,虽说不奢望他能够入主东宫什么的,但只要他能够野心勃勃在北燕做出点什么事,牵制一下北燕皇帝,那么也就够了。”

    皇帝毫不讳言自己对越千秋的吩咐,见底下顿时传来了嗡嗡嗡的议论声,他就怒斥道:“可三皇子到底也不傻,知道若是被人传出和我大吴有什么勾连,回去之后势必更加举步维艰,毕竟,当初楼英长就直接把他丢下不管!所以他一直都不冷不热,难得千秋成功把他拉去见秦家两兄弟,结果就是这一出围堵卖国贼的猴子戏,把什么都砸了!”

    不管皇帝往日如何温和好说话,此刻这前所未有的愤怒态度摆在这,谁也不想贸贸然站出来做这出头鸟。哪怕对皇帝原本意图不以为然的那些人,一想到之前三皇子险些死在当场,也能明白这种严重事件的后果。

    就算三皇子曾经被人认为是面团团似的没用人,可是,当初这位素来软弱的北燕皇子既然能够直接杀了那个飞扬跋扈的内侍,今天又能那样决绝地纵身一跃,他要求死谁拦得住?

    真要是北燕皇子就这么死在了大吴,哪怕北燕国内叛乱据说还没解决,那位本来就刚愎的皇帝振臂一呼,不顾一切引数十万雄师南下,谁来担负这个责任?

    没人怀疑三皇子是与人配合做戏,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齐南天并不是早就在栏杆底下等着接人,而是在距离颇远的地方,而且若非那一记飞脚和两下掌击减弱了下坠的速度,这会儿三皇子说不定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在一片寂静之中,最先站出来的却是户部尚书李长洪,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沉声说道:“北燕三皇子和秦家兄弟见面的事,理应不曾声张出去,那么,那些书生围堵殴打秦家老二,如今又将秦家大门团团围住闹事,这背后总归脱不了有人指使。此事绝对该彻查!”

    早些年还有人指望李长洪这个户部侍郎制衡一下越老太爷这个户部尚书,可直到越老太爷荣升次相,而李长洪却成了户部尚书,人们却失望地发现,李长洪不但没起到作用,反而成为了越老太爷的代言人!于是,这个彻查两字一出,底下立时传来了反对声。

    其中裴旭的反应最最激烈:“这万万不可!士林学子又不知道朝廷大事,他们也只是为了一腔义愤这才站出来的,纵使做得有些出格,让学官出面申饬就行了,如果大张旗鼓地彻查,只会激起反面效果……”

    他这话还没说完,一旁就传来了兵部侍郎钟亮那阴恻恻的声音:“裴相如此激烈反对,莫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生怕被人查出了幕后主使?”

    裴旭没料到越老太爷尚未跳出来,钟亮竟是直接当了马前卒。可下一刻,他就意识到钟亮不是为越老太爷冲锋陷阵,而是因为揣摩圣意皇帝分明是由于三皇子险些身死而雷霆大怒,钟亮自然想博取天子欢心。当然,说不定人是想要混淆视线!

    又气又恼的他暗骂了一声狗腿子,也顾不得自己和钟亮鹬蚌相争,会不会让越老太爷渔翁得利,打足了精神反唇相讥道:“钟大人,早先你在国子监冬会上指使令侄闹事,昨天又在武英馆大放厥词闹了笑话,现在你还敢给我扣帽子,我看这事情背后是你指使!”

    老虎没打着,反而惹得一身骚,钟亮两眼圆瞪,心里却意识到不能让越老太爷置身事外。正当他拼命开动脑筋,想要把越老太爷拉进来时,他就听到了那个不紧不慢的可恨声音。

    “查是要查的,毕竟三皇子都险些以死明志了,虽说未必需要给北燕一个交待,可各位不觉得,不应该给皇上一个交待?既然裴相和钟大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你们两个不妨联袂去一趟秦家门口,和那些书生唠唠嗑,问问他们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

    越老太爷这话前半截刁钻,后半截刻薄,而裴旭和钟亮闻言却无不觉得,越老太爷这看似挖苦的表态,是因为事情完全与己无关,所以才挑他们相斗。

    气咻咻的两人你眼瞪我眼,却都觉得对方最最可疑。想起自己此次无端背黑锅,不等皇帝最终做出决断,两人就齐齐主动请缨。

    “皇上,臣愿意前往……”

    “皇上,臣也愿意……”

    “好,既然你们两个愿意担纲,就你们联袂去查吧!”

    看到皇帝顺势准了,其余官员无不松了一口大气。几乎大多数人认为煽动那些书生的是裴旭,一小部分人认为是野心勃勃的钟亮。至于刚刚那场裴旭大败亏输的斗殴,此刻竟是再没有一个人提起,就连裴旭也只是用手遮挡下巴,即便口中舌头再疼也不得不暂且压了下去。

    大事要紧!

    今日早朝原本就没有什么其他大事或者说,真正的大事也不会放到这种纯粹礼仪的场合来谈,而是早就分别沟通而后决策了下去因此,在这突发事件后,皇帝阴着脸拂袖而去,其余人等自然是纷纷而散。

    李长洪本打算和越老太爷单独说道几句,却没想到有几个翰林围了过来。他刚想要走,可袖子却冷不防被越老太爷一把抓了个正着,知道老上司意思是让他留下,他只能无奈照办。

    “越老相爷……”

    没等其中一个翰林把话说完,越老太爷就似笑非笑地打断了:“赵相的好意,我很感激。只不过,各位既然心不甘情不愿,那么合作两个字也就无从谈起。我这个人就算要结党营私,也不要别人施舍的善意,也不会接纳似乎我欠了他八百两那种别扭人!强扭的瓜不甜!”

    见几个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越老太爷就顺势拉起李长洪,笑吟吟地说:“老李,走吧,我给你看看千秋倒腾出来那本算经,这小子真是从故纸堆里翻出花来了!”

    直到前户部尚书和现户部尚书联袂而去,几个连话都来不及说就被拒绝的翰林中,方才有人狠狠骂了一声:“果然是泥腿子,还没当上首相就如此猖狂,若是让他当上了那还了得!”

    “他猖狂又怎么样?他是算准了我们不会去投靠裴旭和钟亮!”

    “裴旭也就罢了,毕竟家世显赫,而且官位一直显赫,钟亮算什么?连自家侄儿都要利用,此等薄情寡义的小人,哪里是能够倚靠的?可恨,赵相爷怎会如此倒霉,如若太夫人能够再长命百岁一点那就好了!”

    在同伴们七嘴八舌发牢骚之际,其中一个翰林却突然轻轻吸了一口气。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都跟着他离开大殿。等到了外头,见四周围没有别人,他才轻声说道:“这次赵相爷丁忧,政事堂少了一个人,他推举了谁?”

    尽管几个人都是赵青崖的门生,可如此隐秘的事,就连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当下就有人没好气地说:“赵相爷除了让人带出过话,让大伙儿小心谨慎,别上窜下跳,对越老儿客气一些,别的就什么都没说,谁知道赵相爷推荐了哪位。”

    对于这样的回答,那个示意众人出来的翰林这才嘿嘿一笑,随即信誓旦旦地说:“我说一个人选,各位自己心里斟酌,兵部尚书叶大人,赵相爷推荐的人,十之八九就是他!而且按照这位老大人的资历,他是有资格和越老儿还有裴旭掰腕子的。和他一比,钟亮算逑!刚刚越老儿和裴旭打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钟亮在后头挑拨,叶大人理都没理他!”

    当越老太爷和李长洪走进户部衙门的时候,顿时引来了好一阵骚动,也不知道多少小吏急匆匆地迎了出来,一时间,老太爷的呼声不绝于耳,以至于那些在越老太爷离任之后方才来这里任职的各司郎官全都为之咂舌。

    而到了政事堂也一直都分管户部,却几乎再没有亲自回到这儿来的越老太爷,此时也褪下了在人前的冷淡,笑吟吟地挨个叫着众人的名字。等进了李长洪平日理事的那座小厅,背着手的他这才突然头也不回地问道:“你有兴趣到政事堂占个位子吗?”

    李长洪正在低声嘱咐一个跟自己的心腹小吏去沏茶,乍然听到此言,他那张脸顿时完全僵住了。再看那小吏比他还要紧张惊骇的样子,他连忙摆摆手吩咐人退下,随即就疾步上前道:“这种话岂是能随随便便乱说的?”

    “我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做没把握的事!”转过身的越老太爷说得掷地有声,心里却想,在朝中这一亩三分地,没把握的事也要说得有把握,做得有把握,这才是处世之道。

    见李长洪一脸纠结,分明是不知道该说感兴趣,还是若无其事表示没兴趣,他就冲着这个老下属哂然一笑,自己再次转身,徐徐来到了正中一副挂着天下财计的匾额下方。

    毫无疑问,这是他亲自写的!

    “我虽说提拔过不少人,但大多数人官位还不太高,至于我家老大……呵,本朝就没有过父子宰相。这次难得政事堂空位子,为免你觉得我有好事不照顾自己人,我总得和你把话说清楚。如果推你进去,好处在于你跨了最后一步,坏处在于排位靠后。可不推你进去,好处在于你可以像叶广汉一样把根基垒坚实一些,坏处在于不知什么时候有位子腾出来。”

    他重新扭过头来,眉头的皱纹都笑得舒展了开来:“当然,不管你选择哪一种,就像现在赵青崖推叶广汉一样,我日后下来的时候,也自然会推你。所以,你得自己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