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七章 宰相斗殴,皇子跳楼
    丽水园中,武英馆的师生们因为萧敬先履行承诺,而进入三日狂欢之际,这一天的早朝却一再延迟,最终推到了将近午时方才开始。这是近年来少有的情况,

    然而,考虑到政事堂首相赵青崖已经上书请丁忧,而次相越老太爷又身陷姻亲被士林指通敌卖国的丑闻,在帝党内部,更是被兵部侍郎钟亮从背后捅了一刀,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理解皇帝推迟朝会的无奈。

    可是,当大大小小的官员终于站在了各自的站班位置,方才有人进来通知,道是北燕三皇子之前血书请求谒见,皇帝已经同意在今日见他。这下子,四下里顿时一片窃窃私语,立时有人发现,之前皇帝亲自封爵赐官的晋王萧敬先,今天竟然并没有登场。

    尽管正儿八经的大吴亲王们都没有什么实权,就算没有被分封去封地,留在京师金陵城里的例如英王李易铭这个皇子,也并不经常出现在朝会上,可萧敬先竟然真的不上朝,煞有介事在丽水园中和一群出身江湖的少年们胡闹,这还是让众多文官们嗤之以鼻。

    而裴旭更是仿佛没看到站在自己前列的越老太爷,轻蔑地冷笑道:“那萧敬先不过是想要撇清自己和三皇子的关系罢了,可他生于北燕长于北燕,现如今却连家国都不要了,这种人哪里值得信任!也只有利欲熏心,贪得无厌之辈,这才会重视这等样人!”

    越老太爷虽说头也不回,可后背有多少视线射过来,他却清清楚楚。他照旧一如既往揣着双手,随即淡淡地说:“裴相还请慎言,给萧敬先封爵赐官的,是皇上,你想用你刚刚那两个成语,讽谏皇上用人不当吗?”

    裴旭没想到越老太爷竟然能如此厚颜无耻地曲解自己的意思,顿时气得直发抖。可他好歹还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只能硬梆梆地冷笑道:“北燕贼子狼子野心,岂可轻信!”

    “哦,那当初是谁主张和狼子野心的北燕媾和,边境上死几个无关紧要的草民不要紧,只要把北燕皇帝出兵的借口堵回去,人家就不会打过来的?”

    裴旭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就大骂道:“老匹夫,你这是断章取义!”

    “我不过是复述你当初的原话,你就气得说我断章取义,要不要多找几个人来对质,又或者去问问御前奏对时原封不动记录的起居郎,让他来做个见证?”徐徐转过身来,见裴旭那脸色涨得如同猪肝色,越老太爷却似笑非笑地又踏前了一步。

    这下子,身材和裴旭一般高的他几乎和对方面对面,说话那热气都能轻易喷在彼此脸上。而他却没有直接挑衅,而是先咧开嘴,露出了满口保养得相当不错的白牙。谁也不知道,这位早年苦日子里挣扎出头的当朝次相,没有青盐刷牙,怎可能有这么一口好牙。

    看得裴旭心里发毛,越老太爷这才不紧不慢地说:“裴相,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儿,政事堂首相的位子就算你看上,这辈子也别想染指。我就算真的阴沟里翻船坐不上去,你也休想。你可不是我,你们裴家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某些人死个七八回都足够了!”

    “越太昌,你敢威胁我!”裴旭本来就不是脾气好的人,此刻一时暴怒,竟是再也克制不住心头被撩拨起来的火气,猛地抡拳就往越老太爷脸上砸去。

    对于这一幕,后头那些调入金陵不久的中层官员中,有不少都吓了一跳,而前头的高层官员,却都见怪不怪,兵部尚书叶广汉甚至有些牙疼似的轻轻用中指和拇指捏了捏自己面颊,目光完全低垂了下来。可偏偏在这时候,他听到耳边传来了钟亮的话。

    “叶大人,如今首相大人上书请丁忧,次相和三相竟是不顾体统,在这朝会上大打出手,您……”

    “关我什么事?”叶广汉眉毛都没动一下,口气却满是讥诮,“你想要和越老儿争,就自己捋袖子上,别来撺掇我。以为我是会被人随随便便指使的蠢货?”

    钟亮差点没被叶广汉这口气给噎得呛着。他原以为叶广汉当初和越老太爷争过儿媳妇,而且还闹得越老太爷的幼子离家出走,据说两个人从来针锋相对,还曾经动过手,必定是死对头,谁知在如今这个关系到越老太爷是否能成为首相的节骨眼上,叶广汉竟当起缩头乌龟!

    他正在暗自气恼时,却只听前头这位尚书大人突然又呵呵一笑:“再说了,就裴旭那养尊处优的小身板,斗得过曾经亲手打死过山贼的越太昌?”

    果然,随着叶广汉这话,已经敏捷躲过了裴旭三拳头的越老太爷突然冷笑一声:“事不过三,所有人都看到,我已经让你三次了。你自己要找死,那可不怪我!”

    随着这句话,就只见越老太爷骤然抬手出拳,那迅疾的出手速度,根本看不出他是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而这一拳不偏不倚,直接打中了裴旭的下巴,以至于刚刚还暴怒想要还嘴的三相大人中拳之后脑袋一仰,牙齿一合,直接重重咬住了舌头。

    这下子,他痛得整张脸都纠结在了一块。

    眼见裴旭竟是捂着下巴蹲在了地上,连呻吟惨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向越老太爷的目光中生出了深深的畏惧。而一击制胜的越老太爷,却只是吹了吹拳头,这才不动声色地说道:“老了,力气小了,想当初我一拳勉勉强强也能捶死一个人。”

    你老人家当年是个仓吏,可不是屠夫吧?

    就在无数人心中疯狂腹诽时,随着不断传来的击掌声,刚刚还乱哄哄犹如菜市场的偌大地方逐渐安静了下来。就连刚刚蹲在地上的裴旭,也勉勉强强站起身回到了原位。

    今日皇帝乃是御殿上朝,可本朝宫殿并不算雄伟壮观,别说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大隋,就连后来的卫朝也及不上,所以,那小小的大殿,也就只够容纳三四品以上高官。

    至于其他官员,大多得在风地里等在外面,竖起耳朵听里头到底在说什么。

    好在大吴历代皇帝都是体恤臣子的人,朝上不说废话,而且此时这上朝的时辰延迟到了午时,又早就吩咐给官员们备了点心,因此这会儿人们倒是不至于腹中空空等着。眼见前头的高官们进入了大殿,就有人听到一个内侍出来,高声大叫道:“皇上宣见北燕三皇子!”

    随着这个声音,本来还剩下最后一丝窃窃私语的室外顿时鸦雀无声。处于最后列的人悄悄往后张望,却并没有立时三刻见到人影。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们方才感觉到有一个人影从身旁走过。北燕的服饰本该比南边更加紧凑,或者说紧身,可每一个看到三皇子正面、侧面或者背影的人,全都能够清清楚楚地发现,这位三皇子不但脸色不好,而且惊人的消瘦。

    那身原本应该紧身的皇子冠服,竟是被他穿出了宽袍大袖的感觉!

    然而,就在每个人都觉得,三皇子会径直进入大殿的时候,拾级而上的他却在走完最后一级台阶时,直接站住了。他旋风似的转过身看着下头无数官员,声嘶力竭地吼道:“我受父皇之命出使大吴,却先被奸佞楼英长陷害,被撇在金陵,而后越家小贼又陷我于不义!”

    他也不管底下一时如何哗然,自顾自地重重提起右臂抡拳叫道:“我堂堂大燕皇子,天潢贵胄,竟是被一群酸腐儒生污蔑勾结商贾之流,简直是辱我太甚!今天我便在此赌咒发誓,我的父皇,大燕皇帝他日必然会挥师南下,洗干净我今日溅血于此的羞辱!”

    说完这话,在众多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就只见三皇子敏捷地翻上了一旁高高的栏杆,随即闭紧眼睛纵身往下一跃。那一瞬间,惊呼声此起彼伏,甚至有年迈官员因为看到这一幕惊骇太甚,直接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眼看从高处跳下的三皇子就要血溅当场,引发一场无法弥补的血案,高处殿前值宿的侍卫当中,两人慌忙飞跃而下,而下头广场上亦是有几个侍卫疾呼连连扑上前来试图救人。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声暴喝,一个人影从旁边出来,后发先至,一下子窜到三皇子正下方。

    然而,和所有人以为的接人不同,此人竟是在情急之下飞起一脚,凌空踢向了那位北燕皇子的屁股!随着人被他这一下踢得坠势稍减,他又往上啪啪两掌,正好打在了三皇子背上,眼见人因为这几下反弹的力道而再次飞起,他立时屈膝蹬地,猛地一跃,勾手把人稳稳当当接了下来。在这几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后,他方才把三皇子交给了两个侍卫看管。

    直到这时候,其他人方才认出,那赫然是左将军齐南天。可还不等有人生出这是做戏的嘀咕,靠旁边两人架着才能勉强站立的三皇子却用虚弱而怨毒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迸出了几句话来。

    “今日我不死,明日我也会死!我若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旦夕且死,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无信无义,无胆无勇的南朝君臣,能够得意到几时!”

    此时此刻,刚刚闻讯从大殿中赶出来的裴旭登时脸色铁青。

    昨日那一桩原本对他非常有利的突发事件,因为今日三皇子这极其惨烈决绝的一跃,很可能即将滑落到他难以预测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