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零六章 闺怨诗的新用法
    之所以没几个人把主意打到那两位金陵城里同样赫赫有名的大厨身上,一来是因为这两位大厨都是厨艺世家出身,祖上曾经有人被召入宫职,各家达官显贵家中,也常常会有厨子跟着他们学艺,所以和一贯被当成是贱业的戏子,地位自然稍稍有所不同。

    二来则是因为,大厨这种职业,都是活跃在后厨,除非忙完,否则接触不到前头那些贵人。而且,这次永宁楼和天水居的两班人马,早先就有说法,道是他们直接进驻丽水园整整三日,完全不出来,别人也就只能在可以进出的德天社身上下功夫了。

    刘一刀和赵庆水两位大厨彼此关系素来不错,可对外人都有些牛脾气,此次他们原本不是那么好请的,奈何出身各大门派的少年们这数月以来没少在金陵城里“行侠仗义”,还真被他们和两家小辈拉上了一点儿关系,于是两人拗不过高额的报酬再加上几个心爱小辈的死缠烂打,再加上东阳长公主捎了话,他们就带着徒子徒孙来了。

    丽水园是皇家别院,厨下的区域原本就很不小,两家人从上灶掌勺,做点心的,到切配的打杂的,统共二三十号人窝在这偌大的地方,非但不显得拥挤,反而很是宽松。萧敬先和越千秋都没派外人上这儿来负责厨下事宜,然而,东阳长公主却派了得力心腹桑紫过来。

    只凭这一点,从两位大厨到下头的那些人,每个人都能明白,此次的事情到底是谁罩着。

    而在他们忙活的时候,前头咿咿呀呀的唱词声,悦耳的丝竹管弦声,已经飘过几面墙头,渐次传了过来。

    德天社在金陵城乃是头号出名的戏班子,请得起他们的,往往得是顶尖的权贵,即使是刘一刀和赵庆水两位在家也是被称之为老爷子的人,这些年就算是过生辰又或者其他节日,却也只因缘巧合请到过一次,小的们就更加不用说了。

    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不知不觉就分了心。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击掌声突然响起,紧跟着就是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

    “各位师傅,九公子刚刚让我传话,难得唱大戏,各位到丽水园忙三天,如果只得听没得看,那也实在是太遗憾了。不是忙三餐的时候,请各位轮班过去捧个场。尤其是刘师傅和赵师傅,大戏台那儿还给您二位留了座。”

    听到这话,别说两家小字辈的徒子徒孙同时欢声雷动,就连刘一刀和赵庆水也觉得有些意外惊喜。毕竟,名声显赫的大厨固然有人追捧,家里也殷实,平时被徒弟们尊称老爷子,被下人们尊称老爷,可到底地位还没有那么高。

    因此,两个关系不错却常常较劲的金陵名厨彼此对视一眼,最终年纪最大的刘一刀就笑着说道:“那就请桑紫姑姑回头对九公子一声,大伙儿承情了,多谢!这三日里呆在丽水园不回去,咱们保管拿出十八般武艺来,从今儿个午饭开始到第三天的晚饭,八顿饭绝不重样!”

    两位大厨说到做到,这一日中午那一桌桌十几个碟碗盘子攒珠似的席面,吃得总共四五十个少年,外加那些前些日子惴惴不安的教授们个个喜笑颜开,赞口不绝,连看戏的精神都分散了不少。

    而本来就属于吃货的越千秋,更是觉得心满意足,之前他就让桑紫带去的承诺,因此问明饭菜都上齐之后,他就直接派人把刘一刀和赵庆水给接了过来。

    哪怕往常在厨房里说一不二,就连永宁楼和天水居的东家都得倒过来奉承他们,可毕竟不是官身,当两位年纪都在五十开外的大厨被人领到戏台对面那座二层小楼,一级一级上楼梯时,一前一后两个人虽说见过无数达官显贵,却还是有点儿紧张。

    毕竟,那一大一小据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惹是生非的祖宗!

    当看到楼梯口有个俊秀少年郎等着,还笑吟吟地伸手搀扶他们时,两人那紧张的心情这才舒缓了一些。走在前头的刘一刀刚开口叫了一声小哥,打算探听探听里头那两位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就只听那边厢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千秋,两位大师傅还没上来吗?”

    “来了来了!”

    两个大厨听到搀扶他们的少年立刻答应了一声,立时瞪大了眼睛。这个笑得犹如邻家小儿的少年,便是市井之中几乎被妖魔化的那个越家养孙越千秋?

    前头的刘一刀反应慢了一点,竟是硬生生被越千秋拽住胳膊,与其说搀扶,还不如说是生拉硬拽进了那轩敞的凭栏小厅。而落后几步的赵庆水则是愣了一愣,方才跟上,等到进入那小厅时,他就只见刘一刀已经被越千秋按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而在这宽敞的地方,除却主位上的萧敬先,和刚刚进来的刘一刀和越千秋,再加上他,竟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旁人了!

    对于这种根本完全没有意料到的局面,赵庆水不禁空前警惕了起来。他怎么都不觉得,自己两个只会做菜的老家伙有什么值得人家赏识,甚至要单独接见的地方。就在他心中打鼓,只觉得事有反常即为妖的时候,戏台上已经丝竹大起,一个婉转的声音再次唱了起来。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縻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疑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声溜的圆。”

    这短短几句,刘一刀顿时悚然动容。他一向是爱听戏的人,这次答应邀约,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据说萧敬先这边竟是请来了等闲不赴普通人家堂会的德天社。此时,他下意识地一拍大腿赞叹道:“真真好唱词,德天社什么时候请动了这等妙人给他们写出如此好词来?”

    赵庆水却比老兄弟更加谨慎些,听到下头叫好不断,而中间那主唱的身段窈窕,瞧着像是德天社这两年力推,不少世家公子捧过的一个名伶,他见萧敬先和越千秋对视一笑,便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唱词听着新鲜,敢问晋王殿下,九公子,莫非是武英馆哪位才子做的?”

    “武英馆那些‘才子’,也就只能骗一骗钟小白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他们要是能写出如此好词来,那就可以去考状元了!”

    越千秋嘿嘿一笑,若无其事地说:“这世上的才子多的是,一个个自叹怀才不遇,只可惜没有碰到伯乐。今天德天社的人一唱,回头这首小令就能传遍金陵城,再接着,那位自叹青春蹉跎的才子,就能够名动京华了!”

    此话一出,赵庆水大吃一惊不说,刚刚已经早一步坐下,却因为唱词而赞口不绝的刘一刀更是瞪大了眼睛:“真的是新词?而且是尚班主今天刚在这儿拿到,现编的曲儿?”

    “那是。”越千秋笑眯眯地说,“是新剧牡丹亭,一大早德天社过来的时候,我才刚把几段词给尚班主,没想到尚班主在编曲上那么有天分,竟然这么快就编出了一段新曲子来。”

    萧敬先则是不动声色地接口道:“我倒觉得,你们这些南边的读书人就是不够直接,要自荐直接上就是了,偏偏要写什么宫怨诗,写什么伤怀的小令,拐弯抹角到费尽心思,这才送到你面前,人还扭扭捏捏地不肯露面,这不是婉转,这是矫情!”

    “谁让越家之前的鹤鸣轩出品,已经成了京城的一块招牌?每逢鹤鸣轩出书,多少文人雅士都想着一睹为快,或者说挑刺点评?人家就算是想要展露才华,也得防着我拿过去之后,一口咬定是鹤鸣轩出品,所以才只肯给一段。当然,相形之下,这小令还不算是投名状。”

    越千秋一面笑眯眯地说,一面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即冲着赵庆水和刘一刀狡黠地挤了挤眼睛道:“其实我请二位上来,除了请你们看戏,还有一件事相求。”

    终于来了!

    赵庆水心中一跳,生怕老兄弟被蛊惑住了,贸贸然开口答应却陷了进去,连忙重重咳嗽一声,在萧敬先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九公子是什么事?”

    “你们有没有兴趣出一本食谱?”

    听到是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赵庆水顿时目瞪口呆。良久,他和刘一刀交换了一个眼色,见刘一刀竟是陡然之间兴奋了起来,他大叫不好,可已经来不及了。这位多年和他齐名的金陵名厨一下子跳起来,大叫一声道:“有兴趣,当然有兴趣!”

    眼见刘一刀兴奋地和越千秋接洽起了挂到鹤鸣轩名下出食谱的种种事宜,纵使赵庆水之前心中如何警惕,发现越千秋竟是一本正经说起了出书事宜,他渐渐也动了心。这年头寻常书生固然想要出书,可他们这等已经功成名就的大厨,何尝也不想让自己名垂青史?

    因此,在一来一往询问了几次之后,当赵庆水听到越千秋不但要出食谱,还打算出农书,出算经,出各种杂记……他终于把之前的顾虑丢到了九霄云外,竟是和迫不及待的刘一刀没什么两样,以至于当萧敬先笑眯眯地叫了人上来把他们带下去吃饭,他都有些不情不愿。

    这两位年纪很不小的大厨带着几分失魂落魄下了楼,戏台旁边的尚云儿立时注意到,自己戏班子里两个被裴家塞进来的眼线悄悄靠近了过去,竟是急不可耐地和那两位兜搭起来。他看在眼里,却没有露出任何异状,直到赵庆水和刘一刀吃完饭离开,那两人才重新回来。

    “尚班主,刚刚那首曲子的唱词,真是之前你刚拿到的?”

    “没错。”尚云儿仿佛不明所以似的点了点头,“是九公子给的绝妙好词,特意让我编曲的。说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书生所写的一部戏,这只是里头的两首小令,如果九公子肯给他这部戏谱曲出书,他不但会把全本奉上,还能对九公子有其他贡献。”

    闻听此言,那两个裴家的眼线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拔腿就走,另一个则恼火地瞪着尚云儿道:“尚班主,相爷吩咐过,你和越千秋还有萧敬先若是见面,事无巨细都得对我们把话说清楚,你最好放明白一点,若再有这样知情不报的,你自己知道下场!”

    眼见那人撂下这话扭头就走,想到越千秋和自己说话时那笑眯眯的温和口气,萧敬先揭他过去时的不动声色,虽说知道自己把眼前这么个小角色和那一大一小两个大人物比实在是很无稽,可尚云儿还是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就是有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狗腿子,裴相才永远斗不过那位出身微寒的越老太爷!